绛河

【出轟】什么时候才能有二人世界啊?!

是君だった系列的番外。

带小孩日常,其实脱离前文也可以看啦!

好像没有提过,是儿子!名字是晴朗(はるおharuo),简称(小名?)晴。

有一点肉。


  1
  
  事件被报道后,虽然招致了不少针对雄英高中乃至职业英雄的非难,但人们总是更在意结果。欧尔麦特传人的强大有目共睹,而轟焦冻的事情则被极力压了下去,世人都只知道他被绑架了而已。
  
  而关于这两个人毕业的问题,经过商量决定让绿谷出久先继续学业。绿谷出久回到雄英的时候已经到了高三最后的一个月,倒是赶上了毕业季,但是之后还得接受针对性的补习。与此同时,他也顺理成章地搬进了轟家的宅子,过着极·其·现·...

一个新置顶

姓名:绛河

可以叫我绛河、河、绿谷出久的老婆,叫最后一个的话我会很开心(。


目前只发小英雄相关。

我的信条:喜欢他就让他当攻!


🍀

个人喜爱角色top3:绿谷出久→轟夏雄→轟焦冻

(只要久和夏哥一定站左边,其他人想上谁被谁上我都ok)


🍀

关于CP:

出all爱好者。

小英雄难道不是后宫?(不是。)

但是不吃BG,能上绿谷出久床的【女人】只有我!!!

基本只会写出轟。也有写过出轟+出胜。

不吃别的轟受,但是也许有一天会写夏雄×焦冻。


🍀

关于绿谷出久:是我的光。我基本一直在夸他所以这里就不多说了。


🍀

关于轟家:除了安德...

【出轟】君だった(完)

在轟轟生日这天送出我的HE!!

注意:最后的对话里我用了中日双语(。),我脑子里还是日文的感觉比较合适,但是看中文在大意上也没差啦。

我再也不要写假装正剧的OOC雷文啦!!!!!!!


    ————


  (十八)
  
  轟焦冻梦见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他被拜托去老师办公室拿作业的时候,正好听见相泽老师含着怒意的声音。
  
  “你不要命了?”
  
  轟焦冻偏头去看,缺席了一上午课的绿谷出久就站在那里,缠着绷带的上半身只披了一件校服外套,脸上还贴着消毒纱布,正低着头挨训。他身边还站着一起教育绿谷出久的欧尔麦特,但是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在...

【出轟】君だった(十七)

我不知道我又怎么戳到老福特的Gpoint了

总之走这

【出轟】君だった(十六)

    祝大家新年快乐!!!!


  (十六)
  
  绿谷出久抱臂靠在副驾驶座的椅背上,他正在一辆卡车上,而驾驶座坐的是荼毘。
  
  气氛很尴尬。这是他跟荼毘发生争执后第一次一起执行任务,任务的内容是他们现在要去帮助他们有合作关系的一伙人逃脱,他们因为违法炼制药剂正在被追捕。
  
  绿谷出久并不是很支持这次行动,他明白他们所说的“药”是包括毒品的。
  
  荼毘摸出一支烟咬在嘴里,然后用个性点燃了它。烟草的气味充斥了车厢。他们不走公路,因为那会增加他们暴露的风险,可是荼毘在这条弯弯曲曲的窄路上也开得很快,绿谷出久甚至有点怀疑他是不是想跟自己同归...

【出轟】君だった(十五)

  (十五)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看见轟焦冻的脸上恢复了血色,我想他应该没事了,总算松了一口气。
  
  毕竟我真的不知道去哪里拐一个医生来然后用除了杀了他以外的手段让他忘记在这里看到的一切。
  
  我很少这样跟他安静地相处,他总是对我保持极大的警惕。
  
  我们靠得这样近,所以他信息素的味道也很轻易地灌满了我的鼻腔。他的信息素是玫瑰。
  
  他是这样危险又美丽的生命,但只要...

我不想看到任何痴汉久了😅

为什么没有举报ooc的功能?

😁😁

痴汉攻我没意见,可是朋友你不要乱套CPokay??

开一个700fo点梗

是出轟或者出all就行啦!

感谢大家!!


我不会写的:黑久,mob,受女体化


截止到元旦


(占tag致歉)

【出轟】关系

很久以前点梗的监护人×被监护人

算是400fo感谢(とっくに過ぎたわ…)

BE预警

背景是无个性现代社会

我算的是 轟妈去世的时候40岁,轟5岁半左右,久22岁,所以出轟的年龄差大概是16岁


——————


如果我没有遇到过他就好了。


那是二十年前的一个梅雨天,我站在滴水的屋檐下,看着一些人来了又去。我陪着我妈,她躺在我身边的灵柩里。


她是自杀死的,因为压力过大而失控,朝着当时只有五岁的我泼了沸水,后来她受不了内心的愧疚和丈夫的指责,在医院里上吊自杀了。


大人们不让我见她最...

【出轟】君だった(十四)

ABO

前文见合集


 (十四)


  2-1-2

  轟的指尖一笔一划地滑过墙面,写下这几个数字。他指尖的皮肤微微泛白,被冰凉的墙壁夺走了温度。

  第212天了。他计算着从绿谷出久“失踪”后的时间,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迎来尽头。

  墙上不会留下任何痕迹,他顺着手指看向自己的手臂。

  因为缺乏锻炼,原本紧绷的肌肉已经变得有些松懈,而长期没有接触阳光,让皮肤看起来病态地苍白。

  指甲和头发也变长了。垂下来的刘海时不时阻碍着他的视线。

  如果这个房间有镜子的话,他也许会难...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