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宿命論(19-21)

  19.
  
  “喂喂,今天去我家打游戏吧土方君!”一如既往上课打瞌睡下课打鸡血的坂田银时兴奋地朝土方十四郎提议道。
  
  这是今天最后一节课前的下课时间,两人习惯性地一起去洗手间,又并肩走回教室。
  
  隔壁三年B组的孩子们刚下体育课,大概是兴奋劲儿还没过,追追打打地在走廊上跑着。
  
  “不去,今天作业太多了。”土方目视前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来嘛来嘛,我不也没写嘛~”
  
  银时自然地将手搭在土方肩上,却被对方横跨一步闪过了。
  
  “废话,反正你也是抄我的……啊!”
  
  因为突然往旁边闪了一步,隔壁班的爆炸头小子没收住步伐,结结实实地跟土方撞了个正着。
  
  “喂,小心!”银时眼疾手快捞了土方一把,好歹没有摔倒。另外那小子就惨了,他本来追着同班的另一个同学,速度还挺快,这么一撞立马摔了个四仰八叉,懵了两秒才搞清楚情况。
  
  土方十四郎吓了一跳,赶紧伸手拉他起来,却被一把甩开。
  
  “我自己能站起来!”
  
  周围围上来几个爱看热闹的同学,围观的人群里传来几声没忍住的笑。爆炸头叫仓田胜勇,在三年级姑且算是有名,是个老师们都拿他没辙的问题儿童。
  
  说起来仓田和银时他们住在同一片街区,每天带着附近的一群孩子上蹿下跳,隐隐有着称霸街区的架势。只不过我们的两位小朋友没兴趣跟一群同龄的小屁孩胡作非为,再者也不是容易被欺负的性格,顶多也就是不跟仓田一伙玩罢了,平时并没有什么交集。
  
  仓田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小心地揉了揉摔疼的屁股,龇着牙瞪向土方:“喂,撞了人都不道歉的吗?!”
  
  原本还有几分歉意的土方十四郎听了这话,把到了嘴边的“对不起”又咽了回去。除了跟坂田银时吵架的情况以外,他平时安安静静的,又长得纤细清秀,对老师同学也礼貌得体,平常的小事都不会激起他太大的情绪波动。但是——
  
  他其实是一个自尊心极强,脾气又非常硬的孩子。
  
  ——这一点坂田银时深有体会。所以即使他们关系好到就算每天互怼也会自然而然的和好,坂田银时也绝不会戳土方真正的逆鳞。
  
  “道歉?撞人的明明是你吧混蛋!谁让你在走廊上乱跑!”坂田银时迈前一步,不甘示弱地顶了回去。
  
  “哼,你小子算什么……”被四周的人指指点点,仓田脸顿时涨得通红,他一急,揪起眼前银发孩子的衣领,“你是那个叫坂本……不,坂田的家伙吧?!”
  
  “就是本大爷,怎样?”银时也揪起仓田的衣领,另一手在身后晃了晃示意土方不用帮忙。
  
  两人对峙了三秒,旁边的职员室的门唰的一声被拉开了,顶着半秃脑袋的年级主任壮硕的身躯出现在门口。
  
  “那边的小鬼,在干什么?!”
  
  围观的孩子们顿时轰的一声散了,仓田也悻悻松开坂田的衣领,扫了土方一眼,小声说了句“给我等着”,就往自己班级走去。
  
  坂田银时翻了个白眼,整理了一下衣领,也拉着若有所思的土方走向教室。
  
  “仓田那傻逼,反正也干不出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们小心一点不要被恶作剧了就好。”他小声道。
  
  “嗯。”土方附和着点了点头。
  
  
  20.
  
  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就是很容易被吸引注意力。所以到了放学的时候,两人已经完全把前不久发生的不快抛在了脑后。
  
  “十四郎~来我家嘛~来嘛来嘛来嘛~”
  
  回家路上,银发的孩子用近乎肉麻的语气邀请着身旁一脸正气不为所动的黑发男孩。
  
  “不去,不去,不去,你死了这条心吧。”
  
  被一再拒绝的男孩像受了委屈的小狗般垂下毛绒绒的头。他好不容易说服妈妈买了最新的游戏的说!买回来没有人陪他一起玩也太难过了吧!
  
  “哎……那今晚的炸虾只好我一个人吃了。”
  
  土方眼睛一亮。炸虾!那可是蛋黄酱最佳搭配之一!!!
  
  “好像还有炸猪排盖饭呢……”
  
  “那就一个小时。”土方咽了口口水,做出最大让步。
  
  “耶!太棒了!”银时欢呼道。只要来了,他就有办法把一个小时变成一个晚上!
  
  和谐幸福的坂田家,今天也迎来了邻居家的小客人。
  
  系着围裙的坂田妈妈摆好了饭菜,笑意盈盈地招呼孩子们:“十四郎,银时,吃饭了哦~”
  
  两个孩子抛下游戏手柄,奔向饭桌——
  
  “坂田银时你这混蛋——!
  
  今天明明是吃冷荞麦啊!!!!”


  21.
  
  今天难得坂田大少爷起得早,慢悠悠地吃过早饭后,神清气爽地叼着一瓶草莓牛奶走进教室。当然,是和隔壁家的土方君一起。
  
  “早上好——咦?”
  
  拉开教室的推门,已经有一些同学稀稀拉拉地坐在位置上,正有几个女生聚在一起像是讨论着什么,见到他们进来似乎愣了愣,然后默默散了。
  
  土方跟在银时后面进来,没看到那么多小动作,只觉得有几道微妙的视线遮遮掩掩地朝这边看来。
  
  银时只觉得奇怪,大大咧咧地走向平时关系还算好的女同学:“七海酱,你们刚才在聊什么呀?”
  
  “没、没什么……啊!车站对面不是开了家甜品店吗,我、我们在说那个呢。”叫做七海的女生明显有些慌乱,她推了推眼镜,也不敢与银时对视。
  
  “这样啊!好吃的话请务必告诉我!”银时咧开嘴露出八颗牙。
  
  “嗯……嗯!”七海点头,松了口气,还好坂田同学喜欢甜食,这下也不再追问了。
  
  看着坂田走回座位坐下,七海小心地看了两眼坂田身边的土方。
  
  真是没想到,那样的土方同学竟然……
  
  ——
  
  土方十四郎觉得今天有哪里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跟班上一些同学有目光交集的时候,对方总是慌忙错开视线。帮前座的女生捡起掉在地上的橡皮擦时,对方忙不迭反复说了四五次“不好意思”。
  
  不过今天和往常一样经过走廊的时候,碰到了隔壁班的仓田胜勇,对方似乎没有找自己麻烦的意思,冷哼了一声就走了。
  
  到底是怎么了呢……
  
  “土方同学,今天放学后能到数学准备室来一下吗?”讲台上的数学老师收好讲义,笑着朝土方道。
  
  “是。”土方点头道。这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因为成绩好又听话,他经常被数学老师叫去帮忙改小测验的试卷。
  
  “喂,今天你先回去吧。”改试卷的话,肯定要晚些回家了,所以碰上这种情况,坂田银时就会一个人先回家。
  
  “哦——”趴在桌上的银时懒洋洋地应道。
  
  他虽然像平时一样瘫在桌上半睡不醒的样子,实际却是在悄悄观察班上其他同学。他就坐在土方旁边,多少也察觉到了其他人的怪异态度和土方周围的低气压。
  
  好像很麻烦的样子啊……嘛,先看看情况吧。
  
  放学了。
  
  由于不跟土方一起回家,也没人催他,银时由着性子慢慢地收拾着课桌和书包,打算等班上同学走得差不多了再出去。
  
  “呐,坂田同学,可以占用你一点时间吗?”
  
  说这话的是七海。她不知什么时候就凑到了银时近前。
  
  “啊?……啊,随便。”银时不置可否道。
  
  “那个……关于土方同学的事……坂田同学你知道吗?听说你们从小在一起长大。”
  
  “什么事?”银时明显地皱起了眉。
  
  七海深吸了口气,像是下定决心般看着银时的眼睛:“土方同学跟妈妈两个人一起住不是吗?”
  
  “是这样没错。”
  
  “据说土方同学的爸爸是……杀人犯,在监狱里?”
  
  “你说什么??”银时瞪大了眼,他可从来没听说过这种事。
  
  “大家今天在传的就是这件事,我想坂田同学可能也不知道这件事,所以来问问你……”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和土方同学……和杀人犯的儿子玩在一起比较好吧……”
  
  “我、我只是提醒你一下哦。”她越说越小声,瞄了一眼坂田的表情,那双懒洋洋的血瞳此时似乎正闪烁着火光。
  
  “你是听谁说的?”坂田银时强压着怒火,平静地问道。
  
  “我早上来的时候就听大家在说这件事了。啊!好像他们是听隔壁班的同学说的。”她怯怯道。
  
  “谢谢你,我知道了。”
  
  「隔壁班的同学」,怎么想也只有那个可恶的爆炸头了。他会传出这种谣言,想必也是要报复土方。虽然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谣言,但是……
  
  但是,绝对不能让土方听到这些东西。
  
  “没有这种事,土方的爸爸,才不是什么杀人犯,不要再乱传了。”他有意提高了一点声音,让几个还留在教室里的同学能听清楚,然后便提着书包走出了教室。
  
  仓田那个混蛋……!
  
  “呜哇,坂田刚才的眼神好恐怖……”班里的同学见他走了,这才小声地交谈起来。
  
  经过三年B组的教室,探头往里面看了几眼,那个标志性的爆炸头并不在,想必已经回家了。
  
  不过他们住在同一片街区,回家的路也基本一样,走快一些说不定能追上去。坂田银时想着,加快了步伐。
  
  一边快步走着,他也一边考虑着可能产生的后果,只不过在他想清楚之前,那颗恼人的爆炸头就出现在他视野内,瞬间点燃了他的理智。
  
  “喂!混蛋爆炸头——!”
  
  银时三五步追上他,揪住仓田的后领,一拳落在对方惊愕的脸上。
  
  “坂、坂田银时?!”仓田踉跄了几步,捂着被打的左颊诧异道。
  
  “那些没头没脑的谣言是你散布出去的吧?”不待对方承认,银时就立马敲定了罪名,“敢打本大爷朋友的主意,看我今天不揍到你屁股开花!”
  
  说着,他又是一拳过去,只不过这次被有防备的仓田闪了过去。
  
  “哼,早看你们不爽了。土方十四郎呢,他都没来倒是你来找我?怎么,你爸爸也是杀人犯吗?”仓田一边和坂田缠打在一起,一边不怀好意道。
  
  “放你的狗屁!”坂田银时飞起一脚。
  
  两人扭打在一起,一时分不出上下。小孩子的拳脚虽然绵软,打在身上也是疼的,何况两人在地上跌滚,也弄得狼狈不堪。总算有别的大人经过,将他俩分开并且训了一顿。
  
  坂田银时得意洋洋地看着仓田胜勇顶着半边乌眼圈耷拉着肩回家的样子,庆幸自己脸上并没有挂彩。
  
  “这么帅的脸要是被破坏了可就不好了啊……嘶——”他一走动,就牵动了膝盖上渗血的伤口,那是他摔倒的时候磨破的。
  
  这样回家又要被爸妈骂了,怎么办呢……
  
  ——
  
  土方十四郎从数学准备室出来的时候已经放学一个多小时了。
  
  因为是夏天的缘故,距离天黑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他嘴里叼着个香橙味的棒棒糖,兜里还揣着个草莓味儿的。这是数学老师给他的犒劳费。
  
  嘴里的棒棒糖融化到还剩一丁点的时候,他已经走到了离家最近的拐角处,站在这里已经能看到坂田家的屋顶。
  
  坂田银时那家伙早就回去了吧……现在大概在打游戏吧。
  
  坂田银时……
  
  “坂田银时?!”
  
  比往常更加凌乱的银色卷毛头窜进他的视线,仔细一看,身上的衣服也是灰扑扑的,手肘和膝盖上都有擦伤的痕迹。
  
  “哟,土方同学。”蹲坐在墙边的银时露出一个标准的笑。
  
  “你……跟人打架了?”土方有些不可置信。他这位发小虽然吊儿郎当不像什么善茬,可却是从小到大没有打过一次架——学校的空手道课不算。
  
  “嗯,看起来是这样的。”坂田银时揉了揉头发。
  
  “能站起来吗?”土方伸手去扶他,似乎没打算刨根问底,不知道他是没有兴趣,还是已经明白了什么。
  
  “谢谢。”银时毫不客气地握住那只手,借着土方的力,扶着墙站了起来,“就是……这样有点不太方便回家。”
  
  “等着。”土方想了想,直接朝自己家走去。两分钟后,他提着医药箱蹑手蹑脚地从家门口走了出来。
  
  “我妈在做饭,没发现。伤不严重吧?把袖子挽上去一些。”银时乖乖听话。
  
  “啊,对了。”土方拿起碘酒瓶又放下,从口袋里掏出个粉色的棒棒糖,三两下拆了糖纸,强硬地塞进坂田银时嘴里,面无表情地再次拿起消毒棉和碘酒,“给你的。”
  
  “唔,谢谢。”好像有了糖分补充之后,伤口也不那么痛了呢。
  
  ——在涂上碘酒之前。
  
  “啊啊啊你轻点啊!疼!!!”
  
  “闭嘴!”


————

TBC。

下次见(不知道什么时候)

评论(1)
热度(5)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