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宿命論(22-23)

  22.
  
  后来尽管坂田银时尽他所能地藏掖,还是被细心的妈妈发现了身上的伤口。虽然拿“只是体育课受的伤”勉强搪塞过去,也少不了挨了一顿训。
  
  而仓田被“教训”了一顿之后,便也没有继续再传那些毫无根据的谣言。但谣言风波也过了好几天才消散下去,所以土方也从其他同学那里听到了一些风声。
  
  但他没有像坂田那样找谁报仇,甚至也没有公开澄清说“我爸爸不是杀人犯”。
  
  因为连他也对自己的父亲一无所知,他又怎么有立场去反驳呢?
  
  对父亲最初也是仅有的印象,就是很小的时候,妈妈拿着一张旧相片悄悄躲在房间流泪。
  
  刚刚懂事的他担心地拽了拽妈妈的衣角:“妈妈,你怎么了?……这个人是谁?”
  
  皱巴巴的相片如今想来大概是被揉成一团后又展开的,像是某处景点的背景上,一个穿着休闲西装的男人摆着剪刀手的pose。男人钢色的头发梳得整齐,宝蓝色西装显得十分张扬,而更显眼的则是那双灰碧色的眼,嵌在深深的眼眶里。
  
  当时匆匆一瞥,连容貌都没记住,唯独记住的就是那双独特的眼睛。
  
  妈妈抽噎了一下,将儿子搂在怀里,轻声说:“这个人是你爸爸,孩子。”
  
  “那他在哪?他为什么不来找我们?是他抛弃了我们吗?”他急切地问道。每次问妈妈自己的爸爸是谁的时候,妈妈总是默不作声,或是拿别的事来转移话题。
  
  妈妈摇了摇头,将照片反面朝上放进一个小匣子:“不,不是的,是我们抛弃了他。”
  
  那之后妈妈对他说了什么,他已经记不清了,那后来他也再没有发现过妈妈一个人偷偷哭泣的样子。
  
  这个事件的又一后遗症,就是坂田银时似乎打开了什么开关,从此走上了讲不赢道理就直接上拳头的道路。
  
  虽然他平时待人还算和善,每个月也总有一两次要挂彩。——除了他单方面看别人不爽以外,其中也有那么几次是因为别人说了土方十四郎的坏话。
  
  土方也不忍心看发小在外面被揍(银:才没有被揍!)之后回家还要被坂田叔叔打手板,所以每次都义务给他处理一些小伤口,还帮他作证“真的是不小心受的伤”。
  
  
  23.
  
  “喂,下次再受伤我就不管你了哦。”土方驾轻就熟地收好医药箱,“啪”地给了银时的脑袋一巴掌。
  
  “是是是,下次会注意的,嘿嘿。”银时摸了摸手指上的创可贴,听话地点头,反正下次土方照样会帮他包扎就是了。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土方家门,土方要去卧室放医药箱,银时则负责吸引土方妈妈的注意。
  
  “……104号台风预计明日午间将登陆我市,请广大市民做好防台准备……”电视里年轻的女播音员用柔和的嗓音播送着天气预报。
  
  “又是台风啊……”银时哭丧着脸,“还约好明天去踢球来着呢。”
  
  “你可拉倒吧,还不抓紧时间往你空空如也的脑袋里多塞点知识——松阳先生不刚找你谈过话吗?”土方十四郎递给他一杯冰麦茶,冷冷道。
  
  “这个……不急不急。”
  
  两人已经到了要升初中的年纪。
  
  土方想去的是离家比较近教学条件也好的县立城北中学,银时虽说也想跟他上一样的学校,却被班主任吉田松阳直截了当地告知——
  
  “银时,以你现在的成绩,恐怕是不行的。”
  
  虽然以坂田家爸爸的话来说就是“区区一个破初中而已管他什么成绩不成绩的”,但是——那个“破初中”好歹也是县立重点学校啊!!!以你儿子的烂成绩人家是绝对看不上的好吗!现在可是竞争激烈的社会啊老爹!
  
  坂田银时在心底这样哀嚎着。
  
  虽然充分认识到自己成绩烂的事实,但懒散惯了的坂田银时完全提不起一丝要学习的冲动。
  
  土方盘起腿坐在沙发上,拿起遥控器随意地换着台。银时则握着杯子呆呆站在他身后出神。
  
  土方十四郎成绩很好,所以是一定能进他理想的学校的。假如……假如两个人没能进同一所学校的话,就没法像现在这样理所当然地从早到晚在一起了吧。
  
  虽然这家伙脾气不好味觉崩坏还有一大堆臭毛病,但是如果平时都要跟他分开的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呢。
  
  空气中的水汽争相挨上冰冷的杯壁,一颗颗水珠结成流顺着他的手腕砸向地板。他这才中止了胡思乱想,绕开沙发,将不断滴水的玻璃杯放在茶几上。
  
  “呐,土方。”
  
  “干嘛?”
  
  “我也要去城北?”
  
  “啊???”
  
  “啊什么啊,我要去城北中学啊,就字面意思。”
  
  “我知道啊,你不是早就说过了吗。脑子坏掉了?”
  
  “所以啊……教我学习吧土方君!”银时双手合十举过头顶,诚意十足地请求道。
  
  ——
  
  考前辅导这种事,以前也不是没有过的,只不过那基本都是坂田妈妈看不下去儿子破罐子破摔,才拜托土方十四郎的。往往也因为银时并没有要学习的意思,最后不了了之。
  
  但这次既然是坂田银时自己开的口,情况就不一样了。
  
  虽然不知道这小子能坚持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星期,姑且算他突然脑子开窍了吧。
  
  土方十四郎带着老母亲般(划掉)的欣慰微笑,翻了翻墙角的蛋黄酱主题挂历。
  
  “除去假期,从现在开始还有大概三个月的时间。做好觉悟吧!少年!”
  
  银时突然有了不好的预感。


——

TBC。

最近调子很好!

想赶紧写到长大后的剧情啊……


评论(3)
热度(10)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