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宿命論(24)

  24.
  
  “喂,银时,待会一起去游戏厅吧!”收拾好书包的桂小太郎朝银时这边挥了挥手。
  
  坂田银时有些为难的朝土方十四郎投向询问的目光。对方则回以“随你的便”的表情。
  
  银时惆怅地叹了口气,回道:“今天就不去啦,还有作业要写呢。”
  
  “银时这小子什么时候开始写作业了。”高杉晋助不满地啧了一声。
  
  “是啊,银时最近也老实过头了吧。”桂若有所思地看着银土二人离开教室的身影。
  
  “啊,坂田君最近好像是在备考学习呢,”坐在银时后座的井上推了推眼镜,难得地发话了,“还让土方君给他制定了学习计划什么的。”
  
  高杉和桂对视一眼,不出意料地看见了对方眼里的疑惑。
  
  “说起来,之前银时好像说过要去城北诶。”桂小太郎道。
  
  “好像是有这么回事……”
  
  「原来那是认真的啊!」×2
  
  ——
  
  从下定决心以来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虽然偶尔会小小地偷一下懒,但总的来说还是坚持下来了。
  
  因为银时原本就几乎不听课,尤其是数学基础奇差,所以一开始土方十四郎找来了以前的教科书从头给他讲解,后来发现这家伙只要认真起来,其实脑子也挺好使的,就变成坂田银时自学为主,土方只是监督而已。
  
  吉田松阳也发现从不听课的坂田同学开始上课做笔记每天按时交作业并且持续了好一段时间,他也很奇怪,难道自己的一句话能起那么大作用?
  
  不管到底是什么让坂田银时开始上进,总归是件好事。银时是个不错的孩子,悟性也很好,所以松阳一直为不能好好引导他而伤脑筋。
  
  借着这个契机,松阳也开始更加关照这个学生。
  
  ——比如上课多提问啊下课多留作业啊什么的。
  
  看着充(叫)满(苦)希(连)望(天)的坂田银时,吉田松阳十分开心。
  
  
  秋去冬至,冬去春来,转眼就是小学的最后一天了。
  
  说是上课,其实是学生和老师们的告别会。
  
  尚且稚嫩的孩子们刚刚明白了“离别”的意思,却还未曾理解这个词的沉重。只不过就要离开熟悉的环境和共度六年时光的老师同学们,淡淡的不安压在他们心上。
  
  所以出现在吉田松阳眼前的,就是三十个面色沉重得像是来参加他的葬礼的学生。
  
  他只得苦笑着拍了拍手:“好了好了同学们,虽然今天我们要分开,这也不过是暂时的,大家以后都有机会再见到的嘛~”
  
  说到这里,同学们的情绪更加低落,已经有女生开始抹眼泪了。
  
  吉田松阳也有万分感慨。这是他担任班主任带的第一届学生,倾注了他不少心血。不管以后再教多少届学生,可能都不会像第一届这样让他投入全副身心了吧。
  
  不知道多年后再见,这些可爱的孩子们会长成怎样的大人呢。
  
  他的视线从每张熟悉的脸庞上滑过,最后扬起一个微笑:“好了,大家排好队去礼堂合影吧!”
  
  ——
  
  毕业典礼折腾了一天,下午放学后又和关系好的几个同学在附近玩了一圈,回到家时已是晚饭时间。
  
  吃过饭洗过澡,坂田银时拉开书桌前的椅子坐下。
  
  这几个月来他也习惯了每天晚上在桌前学习的日常,何况明天就是考试了,总得抱抱佛脚吧。


  “看来今晚得熬个夜了……”

  
  他拉开书包,从里面抽出两本书,然后拉开笔袋——
  
  从里面滑落出一张纸片来。
  
  见惯的笔迹似乎带着些不耐,显得有些潦草。
  
  【混蛋天然卷:  今天不用看书了,赶紧睡吧!   Mayo】
  

————

TBC。

关心幼驯染又扭扭捏捏的土方君。

虽然很短但是下章突入初中生了所以单独发出来!


评论
热度(5)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