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泣き虫カレシ

绿谷出久×轟焦冻

《泣き虫カレシ》爱哭鬼男朋友
  
·清水短完。
·出轟已经是恋人的设定。

没粮吃,太饿了,自己产点。

(绿谷君虽然爱哭其实是很可靠的!!!我也想要这样的小男友啊!!!(滚
  
  ————
  
  多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了——
  
  不知自己置身何处,找不到支点的意识被忽冷忽热的力量不断击落向无底的深处。
  
  眼前骤然出现纷乱的色彩,如同儿时玩过的万花筒。数不清的色块拼成一个个人影,倏忽又变成了一个个怪物。而转瞬间一团巨大的火焰骤然袭来,艳极火光夺去了所有的色彩。
  
  似乎因为这团火焰的关系,覆盖半边左脸的旧年伤疤也仿若被炙烧般疼痛起来,比这更叫人痛苦的是随之被唤起的那段记忆。
  
  轟焦冻企图挣扎,四肢却虚软无力使不上劲。
  
  不知过了多久——
  
  有什么凉丝丝的东西落在了他灼热的左脸上。些微得几乎可以无视的凉意不仅没有被火焰烘成蒸汽,还渐渐平息了被火炙烧的痛苦。
  
  沉陷的意识渐渐浮出火海,然后轟焦冻就感觉到一只温凉的手正搭在自己脸上,舒服得很。
  
  他下意识地蹭了蹭那只手,想要汲取更多的凉意。
  
  然后做了好一番努力,终于撑开了眼皮。
  
  柔和的光和带着些颤抖的声音一同闯入。
  
  “轟君……?”
  
  轟眯了眯眼,因为不适应光线,泪腺渗出生理性的泪水,让他的视野里折射出一些粼粼波动的光斑。
  
  这样模糊的视野里,出现一丛绿色乱发,以及同样墨绿的噙着泪水的一双眼。
  
  “轟君你终于醒了!你疼不疼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我我我去叫医生?”
  
  眼前的少年惊喜地凑了过来,几乎要将上半身伏在他身上。随着他这一系列动作,原本含在眼眶中的泪水也顺着长着雀斑的脸颊滚落下来。
  
  轟焦冻有些无奈地扯起嘴唇表示自己没事,然后抬起一只手抹去少年脸上的泪水。抬手的瞬间,他便注意到自己手指上缠着的绷带,然后不以为意地让水痕浸湿了它。
  
  绿谷出久也注意到自己的失态,连忙不好意思地用手背蹭了蹭眼睛,笑道:“不好意思,因为轟君都昏迷一天了,一下子太惊喜了……就……”
  
  “呀,轟同学醒了?太好了,我们还以为你今天醒不过来了正打算走呢。”病室的门被推开,上鸣电气傻呵呵地走进来打了个招呼,然后被耳郎响香啪地揍了一巴掌。
  
  “什么‘醒不过来’,你就不会说点好话吗?真是的。”
  
  “听说轟同学受伤了,我们都很担心呢,看来现在……没事了?”丽日一脸松了口气的表情。
  
  “嗯……大概是没事了,谢谢你们。”轟稍微挪动了一下四肢,似乎都没什么大碍,然后笑着向来看自己的同学们致谢。
  
  记忆里,似乎是在和绿谷一起回家时遇上了敌人的袭击,因为过度使用个性而被过强的力量反噬了。
  
  细节已经不太记得清,唯一记住的大概就是将他护在身后的绿谷出久的背影。
  
  说起来,绿谷出久那时似乎也受了伤——像以往一样因为无法控制好个性而折了手臂。
  
  那现在怎样了?伤得重不重?
  
  他心里一紧,上下扫视了一眼床边的绿谷出久。
  
  和自己一样穿着医院的病服,看来是住院了。左手缠着厚厚的绷带,鼻梁上贴了块创可贴,似乎没有别的严重的伤了。
  
  被他这么一看,绿谷少年的脸上不禁泛上一丝红晕,两人间的病室里顿时漫上一股微妙的酸臭味。
  
  最先嗅到恋爱酸臭味的八百万不禁扶了扶额。自从这两个人在一起之后,大家没少被当众塞狗粮。
  
  “既然轟同学醒了,我们就放心了,待会我们会告诉相泽老师的,这里就……留给你们两个人了。”善解人意的八百万小姐姐加重了“两个人”三个字,然后挥了挥手催促着同学们一起离开了。
  
  被单独留下的两人非常默契地跟同学们道了别,然后不约而同地沉默了。
  
  “那那那那个,轟君……要吃点水果吗?大家送了一些来,有苹果和葡萄。”
  
  “……我想喝水。”
  
  “哦哦好的!”
  
  绿谷出久立马站起来给轟焦冻倒了一杯水,然后剥了一颗葡萄递到人嘴边,分外殷勤。
  
  轟就着男友的手吞下葡萄,甘甜的汁水给他补充了些许糖分,接着便唤醒了饿意,于是他就没有拒绝绿谷不断递上的葡萄。
  
  稍微恢复了一点体力,他才惜字如金地开口:“那天……?”
  
  绿谷立马理解了他的意思,手上剥葡萄的动作不停,简洁地讲道:“那天轟君昏过去之后,我也挨了敌人一拳——啊,不过没什么大事,不用担心——尽可能拖了他一会,等到其他的职业英雄赶来救援,就没我什么事了。”
  
  轟眼前又浮现记忆中绿谷出久的背影。破破烂烂的校服有一小部分是被他失控的火焰能力烧毁的,一条手臂伤痕累累,还向下滴着血。那时挡在自己身前的身影并不高大,却格外坚实可靠。
  
  “啊对了,医生说轟君手上的伤这几天都尽量不要碰水哦。需要的话我会帮你的,比如……洗澡……什么的。”绿发少年的声音越来越小,仔细一看耳尖都红透了。
  
  “好,那就拜托你了。”轟轻笑。
  
  害羞中的绿谷少年像是突然想起什么,耷拉下肩:“都是我不好,不该拉着轟君绕远路的,不然也就不会遇到了……还害你受这么重的伤。”
  
  “不是的,不怪你……出久。”轟用嗫嚅般的声音念出了恋人的名字,随后正色道:“我是因为没有控制好个性才受伤的,这是我能力不足的问题,被连累的是你才对。当然,如果出久不赶紧学会熟练地控制力量的话,也一样会受伤。如果你受伤的话,我也会难过的。”
  
  “轟君……”
  
  眼看未来英雄绿谷出久同学的眼里又要飙出喷射泉,轟焦冻苦恼地拉住他的手让他冷静。
  
  “绿谷,真的很容易掉眼泪啊。”告白成功的时候也是直接抱着他哭了出来。
  
  “对不起……”真是太难为情了,绿谷出久想,总是在喜欢的人面前哭鼻子什么的。
  
  “不过痛的时候倒是完全不会哭呢。”
  
  不管受了多重的伤,不管被打倒多少次,这个人总是会一次次爬起来啊……
  
  说着,轟扯过绿谷的衣领,吻了上去。
  
  凉凉的、甜甜的、柔软的恋人的唇瓣,像是蜜糖一般。绿谷出久一边加深这个吻一边想着。
  
  青涩的少年们用唇齿摩擦传递着热烈的感情。
  
  互相对视的两双眼里,盛满了亮晶晶的喜欢。
  
  ————
  END。
  
  一点碎碎念。
  这几天差不多把能找到的出轟粮都吃完了……第一次吃这么冷的CP请大家多多指教(哭唧唧)
  写之前好好地思考了一下这两位少年的相处模式。我本命是强攻强受,出轟这对有些弱攻强受的意思吧……但我绝对不主张刻意强化攻或者弱化(娘化)受,我喜欢的都是原原本本的他们。
  像绿谷这样容易被感动、看上去畏畏缩缩但其实非常可靠又强大的男友……其实很可爱啊!
  轟也是,看起来冷冰冰的其实是个非常温柔非常细心的孩子啊,主动直球的部分也……可爱到爆炸!!!
  嗯虽然现在绿谷的性格还有些怯懦和不成熟,但我想他一定会成为一个非常强大的人,期待他的成长(特别是身高……一定会长高的吧,拜托了!攻比受矮的身高差我真的萌不起来……)
  加油成为立派的青年吧,绿谷出久!
  
  PS.「泣き虫カレシ」这首歌我超喜欢的!推荐大家去听!

评论(2)
热度(88)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