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先生(上)

绿谷出久×轟焦冻
《先生》
  
学生×老师
没有英雄的现代日本。
OOC注意
  

2017.11.02 修改


  ————
  
  轟焦冻,男,23岁。
  
  从国内重点大学的文学部毕业后便来到本市的雄英高中执教,现在担任三年A组的国语老师兼班主任。
  
  特征是半红半百的头发,以及招致从高一到高三女生们不懈告白的容貌。
  
  轟老师今天也被学生的告白困扰着。
  
  刚当老师不太懂,请问被男学生告白了该怎么办?
  
  轟焦冻不合时宜地想起了可能会在各种论坛首页出现的标题。
  
  他来教室拿刚才忘在讲台上的教案,然后打算去回家的路上新开的荞麦面店解决一下晚饭。
  
  如果他现在没有被那个大胆的男学生堵在墙角的话。
  
  “老师,我喜欢你!”头发卷卷的、长着可爱雀斑的小个子校服男生在他面前站得笔直,第三次发出了他的告白宣言。
  
  “我明白了——绿谷同学,可以冷静一点听我说吗?”轟焦冻叹了口气。
  
  第一次被学生告白的时候,他因为不知道如何应对,只冷冷地回了一个“哦”,结果不得不花了一个小时安抚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学生。如果除了递手帕以外只是站在旁边看着也算安抚的话。
  
  平生第一次告白的绿谷出久眼神坚定,实际上却是紧张得要命。大脑以平生最快的速度超负荷运转着,努力去分析轟焦冻对他说的每一个字和每一个表情。

  虽然轟焦冻平时的表情少到让人担心他的面部神经是不是有问题,但是绿谷出久总能从细微的变化里读出差别来。
  
  「进教室的脚步声比往常轻快一些,看来轟老师今天心情不错。」「眉间的距离缩短了一些,是不是不舒服啊?」「刚刚说话时停顿了一下,是对书上讲的内容有什么疑虑吗。」……诸如此类。
  
  绿谷出久平时就有收集和分析的嗜好,所以当他发现自己对班主任的关心多到不可思议的程度时,已经无法再从初次萌发的感情里拔身出来。
  
  他都来不及纠结自己怎么会喜欢上同性的问题,满脑子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幻想,心底的冲动一天比一天热烈。
  
  所以他方才借着年轻的无所畏,捧着一颗赤诚心,压着声音里的颤抖,向他最喜欢的老师告了白。
    
  他一手撑在墙上,将轟焦冻围在手臂和墙角之间,仰头看着那双平静的眼睛,脑子里嗡地炸成一团。
  
  啊啊啊怎么办我说出来了可是轟老师似乎没有被感动到的样子!之前在同性恋网站上看到说“追求喜欢的男性的话就要强势一点展现出自己强大的一面这样才能让对方动心”,但是怎样才算强势啊我明明都壁咚了为什么他还能一脸冷静啊啊糟了感觉脸好烫我是不是已经脸红得不行了怎么办不想被轟老师看到这么丢人的样子……话说轟老师的皮肤好好啊好想摸一摸嘴唇看起来也软软的好想亲一下啊……
  
  亲一下……?
  
  绿谷出久的大脑在此刻彻底由于过热暂停了运转,于是脑海里只留下“亲一下”这个念头。
  
  轟焦冻见绿谷出久红着脸一时没有别的动作,稍微松了口气。其他小女生的告白他也见识过不少次,可是来自男性学生的这还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首先,他很清楚自己对男生不感兴趣这个事实,所以即使他平日还挺关照这个格外认真的学生,却是对他完全没有过其他方面的想法。
  
  大概是自己平时和绿谷走得比较近,结果造成了青春期男生对他产生了过度的依恋吧……
  
  绿谷出久是个很明白事理的孩子,大概跟他好好讲清楚道理,然后等过几个月毕业了,很快就能忘记对自己的感情了吧。
  
  轟焦冻一边思考着措辞,一边按住绿谷的肩,打算将他推开,没想到对方却攀住了自己的手臂——
  
  然后踮着脚将脸凑了过来。
  
  一对柔软的唇瓣压在他的唇上,留下一个两秒不到的颤抖的亲吻。
  
  没有轻浮,也没有深入,只是一个郑重的、带着少年荷尔蒙气息的吻。
  
  轟焦冻足足愣了三秒,确定自己刚刚不是出现了幻觉,然后下定决心一把推开绿谷出久,无视对方带着期待的眼神,将他按在一旁的椅子上,自己也拉过一把椅子,坐在他对面。
  
  “谢谢你,绿谷同学,但是我首先很明确地告诉你,我是不可能跟你交往的。”
  
  宛如小兽般的绿色眼睛出现了明显的动摇,然后转变成淡淡的委屈,以及一句“为什么?”
  
  “第一,老师是不能和学生谈恋爱的。第二,我不喜欢同性。第三,你才高三,还没有成年,这段感情可能只是你的一时冲动而已,老师觉得你应该再认真考虑一下。而且再过几个月就要高考了,不管是作为你的班主任还是作为你的朋友,我都希望你能集中精神去迎接考试。”
  
  “可是……”绿谷出久嗫嚅着,带着点哭腔,“我是真的很喜欢老师,真的真的……”
  
  “你喜欢我什么?”轟叹了口气,有些好奇。
  
  “……从第一眼见到老师起,我就觉得你很特别,老师又高又帅,还很会讲课,对我也很好。一开始,我只是觉得遇到了一位非常好的老师,现在发现,不仅仅是这样,我对你,不仅仅是学生对老师的仰慕……”
  
  少年仿佛不知道自己说的话有多撩人心弦,只是一个劲地陈述着一直潜藏在心底的喜欢。
  
  轟默默听着,竟然觉得脸上有些发烫。他没有想到自己的教学方式能给学生带来这么大的影响……但总之,对于学生的告白都是要好好拒绝的。他清了清嗓子,打断了少年仿佛无休无止的情话:“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高中老师而已,相信你以后还会碰到比我更好的人的,绿谷。”
  
  说完,他腾地站起来,拿上自己的包和外套。
  
  “我也该下班了,绿谷同学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也早点回家吧,不要让家里人担心。那么,明天见。”
  
  他匆匆打开教室门走了出去,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脸上的炽热还未褪去,路过教学楼的玻璃门时,他照了照自己的脸,觉得自己需要去洗手间给它降降温了。
  
  ——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居然因为学生的话动摇了。何况对方还是同性。
  
  被独自抛下的绿谷出久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呆坐了许久,过热的大脑如同被当头泼了盆凉水般迅速降温,而比大脑冷得更快的则是他的心。
  
  他现在只有一个小的可怜的愿望——
  
  希望老师不要因此讨厌我啊。
  
  ——
  
  时间照常流淌。
  
  两人的关系一如既往,只是隐约多了些尴尬和抵触,绿谷出久跑到国语准备室来的次数也明显减少了。
  
  可相反地,不知不觉间轟焦冻发现自己对绿谷的关注度在逐渐升高。
  
  上课的时候,路过教室的时候,总会趁对方将视线移向别处的时候偷偷瞟去一眼。批改作业的时候,偶尔就会盯着绿谷工整的字迹发一会儿呆。
  
  比如说现在。
  
  绿谷出久在交上来的作文里写道:“将来我想成为一名教师,像轟老师一样。”
  
  对于自己能出现在某个人的梦想里这件事,轟有些不知所措。
  
  良久,他在作业本的空白处缓缓写下:“如果做好了决定,希望你能坚持下去。”
  
  不久之后的高考,绿谷如愿考上了第一志望的G大。然后在毕业典礼后,他拿着毕业证书,跑到轟跟前,说:
  
  “老师,等我。”
  
  那时的轟笑着点了点头,心里想着,等你大学毕业,就会忘了我吧。


————

TBC。

老阿姨沉迷清水

评论(2)
热度(65)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