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先生(下)

绿谷出久×轟焦冻
《先生》
  
学生×老师
没有英雄的现代日本。
OOC注意


2017.11.02 修改  


  ————

  清晨拥挤的电车充斥着令人不愉悦的气息。
  
  年轻上班族喷过量的古龙水气味也好,大叔油腻腻的头油味也好,女学生们唧唧喳喳的声音也好,明明都是司空见惯的场景,却都让轟焦冻感到烦躁不已。
  
  一切的源头,都是今天早起了二十分钟。
  
  原本每天七点钟准时起床的生物钟,因为昨天突然被通知今天要开朝会而打乱了。睡眠不足的早上,他总是会莫名地烦躁易怒,概括来说,就是起床气。
  
  轟焦冻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场,从车站步行到学校。
  
  在走进会议室前,他稍微收敛了一下自己的不悦,然后转动了门把。
  
  朝会还没开始,大概半数以上的老师已经到了,三三两两聚在一起闲谈。轟此时没有跟同事们交流感情的兴趣,找了个边角的位置坐下后便开始玩手机。
  
  约莫过了三四分钟,会议室半开的两扇门被砰地一声全部打开,校长欧尔麦特爽朗的笑声吸引住了所有老师的目光。跟着校长一同进来的还有几个生面孔的年轻人,
  
  等老师们差不多都坐定,欧尔麦特便用他标志性的大嗓门开始介绍:
  
  “早上好,我普通地走着进来了——咳咳,今天让大家过来,是为了给大家介绍一下从G大来的实习老师。接下来的两周,将有十位年轻人在我们学校实习,希望各位老师能加以帮助和指导。那么,G大的各位,先来自我介绍一下吧。”
  
  轟向开始自我介绍的学生们投以必要的尊重的目光,思绪却已经飘远。
  
  四年前那个说着要像他一样成为老师的孩子,现在还坚持着那样的目标吗?
  
  和他唯一的联系,大概就是过年时收到的贺年状以及教师节时收到的短信了吧。
  
  虽然没有去了解他的近况如何,想想以绿谷的头脑和认真劲,想必在大学里也是出色的那一列吧。说不定也已经交到女朋友……或者男朋友了?
  
  第九个人自我介绍完毕,校长也布置了一些工作安排,短短十五分钟的朝会就这么结束了。
  
  轟焦冻清理了一下混乱的脑袋,回到办公室拿好教案,然后开始了上午的工作。
  
  ——
  
  轟焦冻在离车站不远的地方租了一间公寓,过着自在的独身生活。他没有精力也没有兴趣带便当到学校来,所以中午就和学生们一样在食堂解决。
  
  他看了看手表,想着下午第一节还有课,便咽下最后一口荞麦面,将餐具送到回收口后快步走回教学楼。
  
  今天天气很不错,正当午间,炽烈的阳光却被云挡住了,徐徐吹来的风带着沁人心脾的凉意。
  
  轟的心情连带着也变得有些愉快起来。
  
  走到国语准备室的门口,发现门半掩着,看来是有哪位老师已经先来了吧。明明离上课还有半个多小时的时间。
  
  轟的办公桌紧靠着一扇采光良好的窗,在那窗沿摆着几盆他偶有闲心时买来的绿植。
  
  一名穿着西装身材挺拔的年轻男人正饶有兴味地打量着其中一盆长势茂盛的绿萝。
  
  男人背对着门,那头绿色的卷发让轟立马想起了绿谷出久,可轟完全无法将这个人和记忆里的少年的身影对上号。
  
  他走上前去,男人大概是听到了背后的动静,转过身来,面露喜色。
  
  “老师,好久不见!”
  
  “绿谷……出久?”
  
  “是我,老师。”已经长成青年的绿谷在轟直直的视线下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傻笑。
  
  眼前的男人清澈的墨绿双眸和记忆里的少年重合起来。他已经和自己差不多高了,穿着一身合体的黑西装,领带打得不再像高中时那样蹩脚,娃娃脸消瘦了些,有了立体的线条,而那几颗雀斑让整个人显得活泼起来。
  
  轟让他坐下,并且趁给他泡咖啡的时间平复了一下起伏过大的情绪,然后问他怎么会突然跑到母校来。
  
  “哦,是这样的,从今天开始我也要在雄英高中实习了,今早因为突然有些别的事,没有能参加朝会。老师……很出乎意料的样子?”
  
  “有点吧。”轟点了点头。回想起早上并没有在实习生里发现绿谷出久时自己的失望,轟焦冻突然明白了自己一直在期待着什么。
  
  “因为我曾经是轟老师的学生,所以校长先生让我直接来找您了。接下来请您多多指教!”
  
  绿谷出久站起来鞠了一个躬,句尾带着些颤抖。天知道他在确定能来雄英实习之后在脑海里幻想了多少次和轟焦冻重逢的场景,并且还在前一晚彻底失眠了。所以,刚才那一大段流利顺畅的发言也只不过是他早就演练过无数遍的内容。
  
  而他日思夜想的男人只是轻轻“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开始给他讲起了自己带的班的情况,以及实习期间的注意事项。
  
  绿谷一个字不落地全部默默记下。他不是没有幻想过两人相见立马打开心扉互相倾诉三年多来点滴思念的场景,但怎么想这种展开也不会发生在他们俩身上。
  
  不过,至少有了个好的开始吧。
  
  “那么,绿谷君,麻烦你拿上教科书和点名册,要上课了。”轟吩咐完,就径自站起来向门口走去。
  
  “啊?哦……”绿谷出久手忙脚乱地在桌上一排书中找着,一边急道:“老老老老师您等等我!”
  
  轟收住脚步,一只手已经搭在门把上,他转过身,语气有些愠怒:“你还想要我等多久?”
  
  绿谷愣了愣,然后在看见轟禁不住微微上扬的嘴角时突然明白了什么。
  
  “是!再也不会让老师等了。”他觉得自己幸福得要开始膨胀了。
  
  ————
  END。
  
  【小彩蛋1】
  
  “轟老师,这是昨天的作业。”戴着眼镜的可爱女生将一沓作业本放在轟焦冻的办公桌上,鞠了个躬后打算离开。
  
  “等等,井口同学。”男人犹豫了一下,叫住了值得信任的女班长。
  
  “老师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新来的实习老师,怎么样?”
  
  “怎么样……嗯,长得很帅,人也很有趣。听说绿谷老师以前是老师您的学生吧?上课的风格还有口头禅都和老师您很像呢。——啊,对了,他还说最喜欢老师您了!”
  
  “好,谢谢你,赶紧回去上课吧。”轟的表情还是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挥了挥手让女生回教室。
  
  等听见女生关上门的声音,轟忙不迭拿起桌上摊开的书,遮住了脸上的红晕。
  
  绿谷这家伙,真是什么都敢说啊……
  
  ——
  
  【小彩蛋2】
  
  雄英高中的两个男老师约好了下班一起去喝个小酒。
  
  两人肩并肩走过一排空荡荡的教室。突然绿发的那个扯了扯同伴的衣服,指着旁边的一间教室:“焦冻,你看。”
  
  “在学校不要叫名字。”被拉住的男人顺着他的手指看去,有些疑惑,“怎么了?”
  
  “反正都下班了有什么关系嘛~——这间教室是以前我跟你告白的那间没错吧?”
  
  “……你特意拉我绕远路就是为了让我看这个?”轟焦冻皱起好看的双眉,为对方的幼稚感到无言。
  
  “有什么不好的嘛,就当回顾一下青春。”绿谷出久不由分说地拉着恋人的手进了那间教室。自从他正式通过面试成为雄英高中的教师之后,两人的相处时间就理所当然地多了起来。
  
  教室的陈设和当年似乎没有什么不同,就连窗外晚霞的颜色似乎也与记忆里一模一样。
  
  绿谷出久关上门,拉住轟的手,凑近吻了上去。
  
  现在的他已经不用踮脚,也不用怀揣满腔忐忑,只用稍稍一转头,就能亲吻他的爱人。
  
  轟在绿谷面前没有什么防备,不知不觉间,就再次被曾经的学生抵到了墙角。
  
  探进嘴里的舌头变得富有攻击性起来,他感到有些不对,想要推开压在身上的人,却发现绿谷出久早已不是那个他能够轻易制服的少年了。
  
  “喂……你要干……”
  
  “什么”两个字被堵了回来,轟怒瞪着他,两只手却被紧紧按在墙上不得动弹。
  
  一条腿挤进了自己的两腿之间,膝盖小幅度地摩擦着那处要命的地方。
  
  “我要干你啊,老师。”绿谷出久理所当然地回答道,弯起的眼睛里燃烧着滚滚火焰。
  
  ————
  实时刹车。
  如果以后有空的话可能会单独煮一锅肉放出来的。

评论(5)
热度(78)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