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酒后乱……?

  绿谷出久×轟焦冻
  《酒后乱……?》
  出→轟|出←轟 双向单箭头前提
  
  昨晚和朋友在酒吧喝到半醉的时候冒出来的梗
  有不合理处见谅,找一个能把这群好少年拐到酒吧的理由太难了……
  
  ————
  
  今天下午最后一节是英雄基础课。英雄科1·A精力旺盛的少年少女们在被高强度训练狠狠蹂躏了一个小时后仍显得精神饱满。
  
  消除英雄相泽消太一边感叹着青春期的孩子真是太可怕了一边宣布放学。
  
  “你们都给我早点回家哦!”
  
  “是——”
  
  孩子们齐声回答,然后目送着老师离开,教室立刻变得闹哄哄一团。
  
  “呐呐小梅雨,你说我今晚是穿短裙好还是牛仔裤好呢~”
  
  “……作为班长我是不赞成你们去的,不过出于你们的安全考虑,我还是会跟你们一起去的……”
  
  “同学们,今晚七点半哦!七点半!!!”
  
  “啊吵死了信不信老子炸了你们啊!!!”
  
  ——时间倒回前一天的午休时间。
  
  “同学们!明天就是周五了!我们一起出去玩嘛——”青山优雅踩在椅子上,优雅地甩了甩他的刘海。
  
  “诶——去逛街吗?”“去游戏厅吧!”“不如去爬山好了……”“最近有部很棒的电影来着!”
  
  “NONONONONO!!!亲爱的同学们!有个你们肯定没去过的好地方!”青山在同学们一片表示不相信的嘘声中神秘地压低了声音,“我表哥的酒吧前几天开业了,他说我带同学去的话就给我们超低优惠哦!”
  
  喧闹的教室确实静了那么一两秒,然后瞬间爆发出比之前更为热烈的讨论,赞成和讨论的意见都有。
  
  最先表示支持的是以峰田为代表的一帮男生。光是想到能看到班上女生们喝醉的样子并且能够浑水摸鱼对她们做一些这样那样的事情……峰田实就恨不得举双手双脚表示坚决赞成。其他几个男生倒没有他这么龌龊的理由,只是单纯觉得刺激。
  
  “未成年可是禁止饮酒的!而且我们还是雄英的学生诶,会被认出来的!”班长饭田腾地站起来表示反对。
  
  “没事啦,我们可以从后门进,不会被发现的~”青山做了个“安心”的手势。
  
  “绿谷,你去吗?”轟偏头问道。刚才绿谷找他聊天,就搬了把椅子坐到他座位旁边了。
  
  “嗯,听起来挺有意思的。轟同学呢?”绿谷出久看着大家兴致高涨的样子,也有点心动。不管个性多强,毕竟都是一群正值青春的少年们,每天重复着训练和学习的日常也是很枯燥的。
  
  “那我也去。”轟松了口气。虽说班上同学都对他很友善,但他仍然没有习惯和他们亲密相处,但绿谷出久不一样。
  
  只有绿谷出久不一样——他暗暗喜欢上这个热血又温柔的少年很久了。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不经意间就常常望向他的身影,等回过神来,自己早已经陷了进去。
  
  既然喜欢的人也去的话,那他就姑且期待一下酒吧之行吧。
  
  ——
  
  19:00 绿谷家
  
  绿谷出久,15岁,正为平生第一次去酒吧而苦恼着。
  
  他已经在衣柜前站了十分钟了。这位欧尔麦特疯狂崇拜者的衣柜里有一半是各种欧尔麦特的周边款,一小部分是校服,日常服其实只有那么几件而已。
  
  “会不会穿得成熟一点比较好啊……”他瞄上之前参加毕业典礼时穿的那套西装,然后摇了摇头,“这样肯定会被同学们笑话的。”
  
  “嗯……T恤配休闲裤的话,就跟平时没什么区别了啊。”
  
  “啊,对了!”他拿起书架上一本男装时尚杂志。这原本是因为表纸是欧尔麦特才买的。
  
  15分钟后。
  
  绿谷出久站在玄关,扯了扯身上的浅绿条纹衬衫。衬衫束在黑色八分裤里,显得干净利落,脚上则是一双棕色的低帮马丁靴,露出一截脚踝。仔细看的话,那头肆意生长的绿色卷发也用沾水的梳子打理过一遍了。
  
  “糟,要迟到了!妈妈!我出门了哦!”
  
  正在厨房洗碗的绿谷妈妈还没反应过来,就听见家门砰地一声关上了。
  
  “这孩子,大晚上的,也不说清楚去哪……”
  
  当绿谷小跑着到达约定集合的路口时,已经迟到5分钟了。路口空荡荡的,只有几个散步的老太太。
  
  “不会吧……大家都先走了?”绿谷停下来,在原地喘着粗气,正准备拿出手机联系青山同学,就看见眼前不远处站着一个熟悉的人影。
  
  “轟同学?”绿谷出久喘着气,可疯狂跳动的心脏却并没有因为变得顺畅的呼吸而减慢下来。  
  
  藏青色的立领衬衫和黑色的细背带长裤包裹着高挑的身材,一旁的行道树在他的脸上投下深深的阴影,如果不是那显眼的头发,轟焦冻几乎要隐没在夜色里了。
  
  今晚的轟同学……非常好看。绿谷出久在心里得出这么个结论。
  
  “大家先进去了,我在这里等你。走吧。”轟解释道。
  
  如果没看错的话,刚才轟同学似乎还对自己笑了一下?
  
  绿谷出久捧着一颗狂跳不已的小心脏跟在轟后面,努力平复情绪。
  
  两人没走多远,拐进一条小巷,就是酒吧的后门了,门半掩着,里面传出些许喧闹声。
  
  “对不起大家,我来晚了。”两人走进离后门最近的一间包厢,看来A班的同学都已经到了。
  
  “哦哦,绿谷君和轟君……对吧?我是优雅的哥哥,很高兴你们今天能来玩。”一个金发的男人走了过来,要跟他们握手。
  
  “之前在电视上看到过你们哦,雄英运动会的时候。轟君那个半燃半冻的个性超厉害的,绿谷君的拳头也是!”男人说着做了个挥拳的动作,看起来是个很好相处的人。
  
  “嘿嘿,谢谢夸奖啦……”绿谷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冷不防被旁边的爆豪炸了一下。
  
  “傻笑个屁啊废久!看着就来气!”
  
  “小胜?!……”
  
  “那各位同学们,我就去前面忙了,如果有事的话让优雅来叫我就好啦!”青山的哥哥打了个招呼便走了,酒吧八点钟开门,他得准备去招呼客人了。
  
  等绿谷和爆豪这边闹完,除了表示自己坚决不喝酒的饭田天哉以外,大家已经聚成几桌开始玩了起来。
  
  稍微环顾一下,他就不假思索地加入了轟焦冻在的那桌。
  
  毕竟大家都还是未成年人,青山的哥哥就给大家准备了度数较低的啤酒,以及女生特供的莫吉托和金汤力。
  
  “轟同学之前有喝过酒吗?”绿谷出久端起面前的生啤喝了一口,他没喝过酒,不知道自己酒量怎么样,不过啤酒意外地感觉还不错。
  
  “没有。”轟摇了摇头。他在家当然是不可能沾酒的,而从小到大都没什么朋友的他,就更没有这种机会了。
  
  他们这桌依次是叶隐、上鸣、芦户、常暗、轟和绿谷。
  
  芦户看起来情绪十分高涨,说着“我们来玩山手线接龙吧”,然后就擅自开始定了主题,“第一次的主题就用水果好了!输的人罚半杯酒哦~”
  (游戏规则:按照顺序,根据指定的主题进行词语接龙,期间众人要拍手打节奏,跟不上节奏或是接了与主题无关的词就算输。)
  
  第一局的题目太简单,所以轮了两圈后,因为叶隐一着急咬了舌头才算结束。第二局的题目是“大阪的名产”,这回是绿谷输了……几轮下来,整个包间里的气氛都变得火热起来。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去的青山端了一托盘的子弹杯进来,走到绿谷他们这一桌,道:“因为爆豪那家伙说想喝点烈的,所以我让哥哥调了一打轰炸机,度数有点高哦,不过据说甜甜的,你们这里要吗?”
  
  “啊,给我们两杯吧!下局就用这个作为惩罚好了!谢谢啦!”有点微醺的上鸣电气挥了挥手道。
  
  “嗯……这局的主题定什么好呢……”芦户想了想,然后拍手道:“好,就‘火系的英雄’吧!我先来!——”
  
  听到题目的时候,绿谷就在心里拟好了几个备选答案,几个比较有名的英雄名字转眼被答完,不过好在以他对英雄的研究,混过第一轮还是没问题的。他一边在脑海里搜刮着火系英雄的名字,一边和众人一起打着节拍,但在快轮到他的时候节奏就断了。
  
  他转头,原来是卡在了轟这里。
  
  “诶——轟同学竟然这么快就输了!来来来这杯归你了哦!”
  
  轟平静地接过了酒杯。说到“火系的英雄”,他脑子里就冒出来安德瓦那令人烦躁的炽烈火焰,一下子走了神,于是输了。
  
  酒液分三层,满满的一小杯,是要一口气喝下的,他小心地将杯口凑到了嘴边以免洒出来。
  
  “如果不行的话慢慢喝就好了,不要勉强自己!”绿谷的声音从耳边传来。
  
  “没事。”他摆了摆手,仰脖一口饮尽,混合的酒液在口中的感觉过于奇妙,于是他也不细尝,就慌张地咽了下去。
  
  “怎么样?”周围的几个好奇宝宝们齐刷刷盯着轟。
  
  “嗯……还好吧,有点甜。”
  
  一入口确实是甜得发腻,甜味过去后就是酒精的辛辣,刺刺地灼烧着口腔和食道,一直蔓延到胃。
  
  绿谷出久有些担心地看了他一眼,不过见他似乎没什么事的样子,就什么也没说,接着进行下一局游戏了。
  
  酒精的灼烧感渐渐退去,取而代之的是些微的头晕和无力,脑子也快要跟不上游戏的节奏了……这大概就是醉了吧?
  
  就在轟强撑的时候,两个女生起身说要洗手间,游戏暂停。
  
  “绿谷……”轟拉了拉身旁人的胳膊,小声道,“我有点头晕。”
  
  “诶?你喝醉了?没事吧?”绿谷出久立马凑了过来,端详他的脸色,昏暗灯光下,看着似乎是有些酡红。
  
  “嗯,没事……”
  
  酒吧里嘈杂的音乐和喧闹的人声仿佛水泥般灌进耳朵里,让他的意识越来越混沌。
  
  人在喝醉的时候,就会干一些平时不敢干甚至不敢想的事情。至于是因为真的烂醉如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还是借着醉意壮胆,就不得而知了。
  
  所以当绿谷出久的脸凑上来的时候,轟焦冻产生了强烈的“就现在!只有这一次机会了!”的念头。
  
  对方皱着眉,表情有些担心,嘴巴张合着,自己却一时理解不了那一个个音节拼凑出的是什么意思。
  
  他心一横,义无反顾地按住绿谷出久的肩,贴上了对方的嘴唇。
  
  他听见自己烈动的心跳,听见周围人震惊的声音,但他也什么都听不到。
  
  就在这短短五秒内,他的世界里仿佛天地失声。
  
  轟焦冻不知道该怎么接吻,可光是和喜欢的人保持这样亲密的动作,就已经花光了他所有的勇气。
  
  所以就让他在那双绿眸中的惊讶变成冷漠甚至厌恶之前,逃离这里吧。
  
  轟扔下一屋石化的众人,几乎是小跑着出了包间。
  
  绿谷出久看着轟的背影消失在视线,一时脑海里像是被爆豪胜己的最强爆炸炸过几十遍一样乱成一团。
  
  天哪刚刚发生了什么我是在做梦吗轟同学亲了我这是真的吗他是喜欢我吗还是只是因为喝醉了不知道我是谁可是他之前叫了我的名字那他应该知道我是谁既然他知道我是谁那就说明他喜欢我不不不绿谷出久你冷静一点不要以为你喜欢人家人家就一定喜欢你啊可是轟同学到底为什么要亲我呢不行我得问清楚不然以后都没法见面了!
  
  他得出结论——先追上轟再说!
  
   绿谷出久抄起桌上的杯子灌了自己一大杯生啤,然后腾地站起来走向门口。
  
  “喂绿谷!对我们的班花好一点哦!”切岛不嫌事大地在后面喊道。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DEKU君加油!”丽日为好友应援道。
  
  ——
  
  轟从酒吧的后门跑出来,凉凉的晚风吹得他稍微清醒了一些。
  
  意识到自己刚刚干了什么的他,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无助。
  
  这样一来绿谷一定明白自己的心意了,虽然解决了自己迟迟不敢告白的问题,可是更大的问题来了。在坦白心意之前,无论如何他们都还是好朋友,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之后……
  
  绿谷能接受这样的自己吗?
  
  他应该会喜欢丽日那样的小女生吧,如果被自己这样毫无可爱之处的男生喜欢,会不会……觉得恶心呢?
  
  他蹲在路边垂着头,不知何去何从。
  
  “找到你了,轟同学。”
  
  熟悉过头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吓得他差点没直接跳起来逃走。
  
  绿谷出久在轟旁边蹲下,拉开对方挡住脸的手臂:“不舒服吗?我扶你站起来吧。”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轟小声说着,却没有甩开绿谷的手。
  
  深夜的道路上鲜有行人,背后酒吧里传来隐隐约约的音乐声,路灯的光慷慨地洒在两个少年身上,当他们目光相对的时候,两人不约而同地开口。
  
  “刚才的……”“我也喜欢你。”
  
  心跳仿佛停了一下,然后越跳越快。
  
  “轟同学笑起来很好看。”
  
  被这么一说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高高扬起嘴角的轟再次红了脸:“那我争取以后多笑。”
  
  “只对我一个人可以吗?”
  
  “……”这样太狡猾了吧。
  
  “嘛,总之,作为男朋友第一件事就送轟同学回家好了。”
  
  “好。”
  
  ————
  END。

      看到标题是不是以为会有车?!但是并没有哈哈哈哈(被打死

      最后的对话可能有点OOC就当是他们喝醉了比较大胆吧。


      这可能是本咸鱼最高产的时候了【躺】

评论(7)
热度(114)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