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反向箭头

绿谷出久×轟焦冻

《反向箭头》


短打。

本来打算睡觉了但是脑洞开起来就想写出来

一个小时的成品,有点粗糙,见谅啦


      ————


  绿谷出久中了敌人的个性。
  
  是非常奇特的个性,能让亲近的人瞬间反目成仇。相泽消太从保健室回来的时候,对1-A的学生们解释道。
  
  具体来说,就是会对原本喜欢的人产生厌恶的情绪,并且之前越是喜欢,就会越是憎恶对方。
  
  这个个性的时限是三天。所以,虽然可能会有点艰难,这三天希望大家能和绿谷出久好好相处。
  
  宣布完后,相泽便将绿谷叫了进来,准备继续上课。
  
  走进教室的绿谷出久脸上贴着一小块医用胶布,大概是之前遇袭时受的伤,除此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
  
  ——虽然这么说,但同学们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课堂上了。
  
  以至于刚一下课,绿谷的座位边就呼啦啦围上一大群人。他很明显地皱着眉,用陌生的眼光环视着众人,然后定格在轟焦冻身上。
  
  他知道他跟轟已经交往了好几个月了。他现在非常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喜欢上这样一个恶心的人。
  
  “绿谷……”轟上前一步,开口道。
  
  “让开,别挡路。”绿谷有些粗暴地推开旁边的人,绕开轟往教室外走去。
  
  “喂!”还没有习惯这种语调的轟下意识地转身拉住对方的手臂,然后被用力甩开了。
  
  “别拿你的脏手碰我,啧。”绿谷出久脸上的不快和厌恶更加明显了。
  
  安静的教室里清晰地响起众人倒吸凉气的声音。
  
  “喂DEKU君!你怎么能对轟同学说这种话呢!他可是你的……”丽日站出来指责道。
  
  “我说什么跟你没有关系吧,丽日。”绿谷斜了她一眼,继而冷笑,“他是我的什么?男朋友?”
  
  他转过身看着轟,又抛下一句话。
  
  “光是想到我和你接过吻,我就恨不得买一瓶消毒液来漱口。”
    
  教室里响起比之前更大的倒吸凉气声。他们仿佛看到他们可亲可爱的绿谷同学下一秒就被冰和火轰成渣滓的场景。
  
  轟与绿谷对视了五秒,然后冷着脸转头走了出去。
  
  “——诶轟君你去哪?”
  
  “去给他买瓶消毒液。”轟面无表情。
  
  “轟同学你冷静啊绿谷现在说的话都是反的啊你再忍两天就好了!!!”几个男生冲过去拖住了轟,生怕他做出什么想不开的事情。
  
  “喂废久,你这混蛋——”连一向懒得管闲事的爆豪胜己都看不下去,一边摩拳擦掌一边气势汹汹地走了过来。
  
  “爆豪你也冷静啊!!!”
  
  “啊啊,是爆豪啊,从小就看你不爽了,傻逼。”绿谷出久朝青梅竹马竖起一根中指。
  
  “哈?你再说一遍?——”
  
  BOOM——
  
  英雄科1-A的爆豪胜己同学因为在教学区滥用个性,破坏教室桌椅,处分停课一天。
  
  接下来大家听从欧尔麦特的建议,尽量减少和绿谷出久的接触。毕竟他之前跟班上同学们关系都不错,所以现在就是看谁谁不顺眼。
  
  作为恋人的轟的忍耐则比其他同学要辛苦很多。
  
  中了敌人个性的男友可以说是给了他最高待遇,光是偶尔眼神交汇时露出的嫌恶就让轟感到浑身发冷。一想到自己被绿谷深深讨厌着,就好像整个人被右半边的冰封住了一样。
  
  好在知心大哥哥饭田天哉开导他说:“绿谷君现在表现得越是讨厌你,其实就说明他本人越是喜欢你啊。”
  
  轟盯着斜前方绿谷的背影,不知不觉脸红到了耳际,连忙把脸埋在手心里悄悄发动个性给自己降温。
 
  ——
  
  总算是到了第四天。
  
  据欧尔麦特所说,个性解除后绿谷就会忘记这三天内发生的事,所以大家按以前的感觉对待他就好了。
  
  ——怎么可能做到嘛?! 
  
  所以在这天早上,还没踏进教学楼的绿谷出久就被几个好朋友拦住,然后被告知了这几天自己的所作所为。
  
  “诶诶诶诶?我对大家说了那么过分的话吗!”绿谷拉着书包的背带,震惊地瞪大了眼。
  
  “还有更过分的哦,你当时可是对轟同学说……”上鸣添油加醋地描述当时的情况。
  
  “那那那轟君岂不是超生气……”
  
  “所以啊,你保重吧。”丽日拍了拍友人的肩,深沉地叹了口气。
  
  五分钟后,在友人们的加油打气下,绿谷出久战战兢兢地挪到了教室门口,露出一个羞赧的笑,在全班注目中打了个招呼。
  
  “大家早上好——轟、轟君也早……”
  
  正从书包里拿出课本的轟抬头看向恢复正常的绿谷,然后慢慢地……
  
  露出了一个微笑。
  
  鸦雀无声的教室里,所有人都能听见自己咽口水的声音。
  
  是我眼花了吗轟同学竟然在笑???这难道就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天啦轟同学待会怕不是要揍绿谷一顿了吧!!!
  
  “绿谷,跟我出来一下。”轟站起来,指了指门口。
  
  “是、是!”糟糕轟君看起来超——生气啊不会要跟我分手吧。
  
  轟走得很快,毫无波澜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这让绿谷更加忐忑不安了。
  
  “哇啊啊轟君!对对对对不起!我竟然对你说了那么过分的话!可那都是敌人的个性啊……轟君你别生气……”
  
  轟一路默不作声,直到两人走到教学楼一端的角落才停下脚步。他叹了口气,然后伸手抱住了绿谷,双臂用力收紧,在对方耳边轻声道:
  
  “欢迎回来。”我所熟悉的那个你。
  
  绿谷出久愣了愣,然后回抱住了他的爱人。
  
  “嗯,我回来了。”我最最最喜欢的人。
  
  ————
  END。
  
  PS.但之后的一周轟都拒绝跟绿谷接吻。(绿谷:焦冻我错了我给您磕头!!!

评论(11)
热度(128)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