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见家长(轟side)

绿谷出久×轟焦冻

是的标题我懒得想了,内容就是轟到绿谷家见家长的故事了。

没什么内涵的一篇(。


————

  
  “……轟君,果然还是会紧张吗?”
  
  绿谷出久侧过头,有些担心地问道。他安抚性地握紧了恋人的手,对方也回握了一下。
  
  “还好。”从轟的表情来看,一如既往地看不出什么端倪来,只是掌心的温度忽冷忽热,显然是情绪起伏得厉害。
  
  “要、要不我跟我妈说你有急事,今天就算了吧?”
  
  “没事的,不用担心。”轟朝他露出一个安心的微笑。
  
  “!”绿谷出久,再次被男友的帅气击中。(是出轟)
  
  事情是这样的。
  
  一周前,绿谷家。
  
  升上三年级之后比以前更忙了,好不容易迎来一个闲暇的周末,绿谷出久难得地回了趟家。
  
  “果然还是家里的猪排饭好吃!”
  
  “慢点吃哦。对了,我去给你拿瓶乌龙茶,解腻的。”
  
  “嗯!谢谢妈!”
  
  绿谷低头扒了口饭,放在一边的手机震动了一下,提示他有新消息。拿起来一看,果然是轟君发来的。
  
  【焦冻:到家了?】
  
  他把手机换到左手,一边打字一边夹了一块炸猪排送到嘴边。
  
  【嗯,在吃饭。轟君呢?】
  
  发出的信息很快变成既读状态,轟君一定是盯着手机等着自己回信吧。很快手机又震动了一下。
  
  【焦冻:刚吃完。下午去医院探病。】
  
  说起来轟君也很久没有去医院看妈妈了呢,下回是不是该陪他一起去呢。绿谷输入一行“了解,注意安全”,想了想,又在句末加了个爱心和一个kirakira的表情,正要点发送的时候,一个声音从背后响起。
  
  “诶——出久在跟女朋友发消息吗?”
  
  “妈?!不、不是的,同、同学而已。”绿谷吓了一跳,差点没把手机甩出去。
  
  “哦?跟同学聊天会用那种可爱的表情吗?你可别欺负妈妈不懂这些哦~”绿谷妈妈直直盯着儿子的眼睛,一脸儿子大了不要妈妈了的表情。
  
  “这、这个……其实是这样的!”绿谷出久连连摆手,意图解释。
  
  “真是太好了!出久你终于有女朋友了!从小你就不敢跟女生说话,一直也没有个关系好的女性朋友,好像班上同学也是男生占多数,妈妈一直担心你会不会找不到女朋友呢。快告诉妈,她是你们班同学吗,叫什么,多大了?……”
  
  “妈,那个……”出久正襟危坐,咽了口口水。
  
  时到今日,不说也不行了,反正总有一天要让父母知道的,就借这个机会一鼓作气坦白好了!
  
  “其实,跟我交往的,是男生啦。”
  
  “男生?”绿谷妈妈愣了愣,反复咀嚼了一下“男生”两个字的含义。
  
  “妈?您没事吧?”出久额头上渗出了冷汗。
  
  “出久……!妈会支持你的!不管是男是女,只要是你喜欢的人就好!——那,那个人是?该不会是胜己君吧?”
  
  “不不不不是啦!被小胜听到了非要炸了我不可!”出久脸色一白,赶紧否认。
  
  “唔,那什么时候带他来家里做客吧,妈妈也想见见出久喜欢的人是什么样子。”
  
  “诶——??!”
  
  “不行吗?妈妈现在的心愿就是想看见出久能找到心爱的人,平平安安幸幸福福的……”绿谷妈妈说着拿起一张纸巾擦起了眼泪。
  
  “那,好吧。”对一直操心自己的妈妈的眼泪毫无抵抗力的绿谷出久立马心软了。跟轟君商量过后,时间就定在下一个周末。
  
  ——所以今天就是约定好见家长的日子。
  
  “那我开门了哦?”出久拿着钥匙站在家门前,跟站在自己身后的恋人确认道。
  
  “嗯。”轟点了点头。
  
  其实之前轟也来过绿谷家,只不过那次绿谷妈妈并不在家,何况这次是以出久的恋人的身份来的。连出久都有些紧张了,拿着钥匙的手变得潮湿,仿佛费了好大力气才将钥匙插进锁孔。
  
  咔嗒一声,出久推开门跨进玄关,朝里面喊了句“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急促的脚步声传来,转眼绿谷妈妈就到了玄关前,期盼的视线立马越过儿子落在站在门口的少年身上。“哎呀,快进来吧!”
  
  “阿姨您好,初次见面,我是轟焦冻。”轟深深鞠了个躬。
  
  “轟君是吗?啊,你怎么了,没事吧?!”绿谷妈妈突然惊叫起来。
  
  有什么白色的烟气一缕缕从轟的左半身冒了出来,还散发着烧焦的味道。
  
  ——呜哇,轟君紧张到起火了!!!
  
  “没、没事的!轟君他的个性就是这样啦,冬天很暖和的!哈、哈哈……”出久一边跟妈妈解释一边顺了顺轟的背让他镇静下来。
  
  “不好意思,吓到您了。”轟总算是用右半身的个性物理性地冷静了下来,然后递上一直提着的一个精致的点心盒。“绿谷说阿姨很喜欢这家的蛋糕,就顺便买了一些。”
  
  “谢谢你了,真是,出久就从没有主动买给妈妈过。好了,快点进来吧。”
    
  绿谷妈妈用温和的视线打量了几回这个小伙子,露出了满意的神色。其实关于儿子班上的同学,她也是有不少了解的。第一次在雄英运动会的电视转播上看到轟焦冻的时候,她就觉得这孩子冷静又强大,有种独特的魅力,如果能和自家儿子做朋友就再好不过了——只是没想到竟然成了男朋友。
  
  “轟君,坐吧。”出久拉着他并排在自家沙发坐下。
  
  “嗯。”刚进门的时候确实是慌张了一下,还差点没控制住个性,但绿谷妈妈给人的感觉其实跟出久很像,不知不觉地,轟也渐渐安下心来。
  
  绿谷妈妈将轟带来的蛋糕盛在碟子里,沏了一壶红茶端了过来,坐在两人对面。
  
  也不知道是不是串通好的,今天轟穿了一件墨绿色的衬衫,出久则穿了件红白条纹的T恤,加上神态举止中的默契,无形中秀了一把恩爱,让绿谷妈妈在心底感叹了一句年轻真好。
  
  三人默然坐着,场面有些尴尬。
  
  出久正想找个话题缓和一下气氛,没想到身旁的轟先开了口。
  
  “这盆花是阿姨自己插的吗?很漂亮。”
  
  “诶,轟君看得出来?”出久吃了一惊。
  
  “是的,前两天跟邻居家的太太们一起去花艺教室时候的练习来着。”
  
  “嗯,很有特色呢。”轟点了点头,“跟XX老师的风格很像。”
  
  “轟君知道XX老师吗?!我最喜欢她的作品了。”
  
  “我家姐姐有时会在家摆弄这些,所以我也有些了解。”不如说是因为妈妈很喜欢插花,所以姐弟俩都受到耳濡目染吧。
  
  “诶——真好啊,我家出久完全不会关心这些呢。”她说着瞟了儿子一眼。“不过我总觉得还有哪里不太好,轟君觉得呢?”
  
  “嗯……整体形态来说更紧凑一点会不会更好呢?”轟将屈起的手指搭在下巴上认真地思考起来。
  
  “好像这样也不错呢!”
  
  “……”
  
  绿谷出久觉得话题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掌控,身旁两个人几乎要把他无视了。
  
  他默默把自己那份蛋糕吃完,然后单手撑着下巴听两人聊得投机。
  
  嘛,总之老妈能跟轟君处得来真是太好了。
  
  “说起来,轟君家里有几个姊妹?”话题似乎回到出久能够理解的范围内了。
  
  “有两个哥哥一个姐姐。”
  
  “哦,四个孩子啊,那一定很热闹吧~”
  
  “嗯。”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挺热闹的。
  
  “我家只有出久一个孩子呢,对了,稍微等一下哦。”绿谷妈妈突然站起来,快步走进卧室,然后抱着一本大相册走了回来,满脸兴致勃勃地说道。
  
  “——出久的成长相册哦!”
  
  “等等,妈,我怎么不知道有这种东西?!”
  
  “啊啦,本来是想在你成年的时候拿出来的,不过今天轟君也在,就提前拿出来好了。”
  
  等等这个“今天轟君也在”是个什么情况?!虽然老妈已经认可了轟君我是很开心啦,但是这个好感度涨得也太快了吧都快超过我这个亲生儿子了啊!
  
  “好像还有一些羞耻的照片呢……”绿谷妈妈笑着看了儿子一眼,将相册放在桌上,翻开了第一页。
  
  出久:?!!
  
  轟:!!!
  
  前几页都是婴儿时期的照片。刚出生时小小的一团蜷缩着的照片,满月时安静地躺在妈妈怀里的照片,会坐会爬时调皮地抓向镜头的照片,长牙期咬手指的照片,学走路和摔倒的照片……
  
  竟然有这么多啊。出久一边听妈妈讲着自己完全没有印象的小时候的事,安静地看着一张张老照片。
  
  轟不知什么时候将左手搭在了出久的右手上,凑在他耳边小声道:“绿谷从小就很喜欢笑啊。”
  
  温热的鼻息擦在耳际,顿时让他红了半边脸:“是、是吧。”
  
  照片里的绿谷慢慢长大,到了能跑跑跳跳的年纪,于是也出现了一些和其他孩子的照片——出镜率最多的当然还是幼驯染的爆豪胜己。
  
  “轟君应该知道出久跟胜己君是邻居吧?……啊,就是这张!”绿谷妈妈又往后翻了一页,然后指着其中一张照片笑道。
  
  “出久和胜己君kiss的照片!”
  
  “唔哇哇哇哇这是什么啊!!!”
  
  看到照片,出久多少有了点印象。似乎是两个小孩听了大人的教唆,姿势别扭地抱在一起,说是接吻也只是笨拙地将嘴唇怼在一起而已。
  
  “所以出久的初吻已经没有了哦轟君~”绿谷妈妈不嫌事大地加了一句。
  
  “老妈你在说什么啊!不算的!都是小时候的事了!!!”出久把通红的脸埋在手里,透过指缝悄悄看身旁人的反应。
  
  啊,轟君……笑了。
  
  不是仅仅嘴角上扬到只有绿谷出久才能察觉的程度的微笑,而是用手半掩着嘴,弯着眼角,连眉梢都染上笑意的,从未见过的笑颜。
  
  绿谷出久心跳漏了半拍。
  
  我家焦冻,是天使啊——!!!
  
  难得看到这么开心的轟君,出久也就打消了阻止他们继续看下去的想法。
  
  到了小学时期,照片就不如先前那么多了,中学时的照片更是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张。
  
  穿着漆黑立领制服的绿谷出久站在折寺中学门口,依然是笑着的,但那笑容与小时候和现在相比都有着明显的不同。
  
  那是带着些自卑的,除了友好以外不含其它积极意义的笑容。
  
  绿谷妈妈沉默了一会,随即平静地开口道:“出久这孩子,一直没有什么朋友,即使是和从小玩到大的胜己君,关系也并不怎么好。虽然他不说,我这个当妈的也能看出来,他在学校过得并不开心……但是,自从出久到了雄英,认识了许多朋友,人也变得开朗多了。虽然时不时会受伤,经常会置身险境,但至少,这是他真正想要走的路。现在还有了轟君这样可靠的恋人……虽然可能是我多操心,但是,无论如何希望轟君能温柔地对待我家出久,不管是平时,还是那种时候……”
  
  出久:“……等等,妈,你是不是搞错了什么?”
  
  为什么这么自然地就以为你家儿子是在下面的那个啊???还有,为什么理所当然地以为我们已经做过那种事了啊?我们还是高中生哦?
  
  “啊?诶,难道……”绿谷妈妈一脸shock地来回看着眼前两个年轻人。
  
  “阿姨,您的意思我明白了,我会好好照顾绿谷的,请您不用担心。”轟坐直了身子,低下头鞠了个躬。
  
  唔哇,轟君的男友力……
  
  “我、我也会好好保护轟君的!”似乎是为了挽回颜面般,出久挺起胸膛宣言道。
  
  “噗。”绿谷妈妈忍俊不禁,再次感叹了一下青涩的恋爱真是让人羡慕,就站起来收拾起桌上的碟子,“你们俩都留下来吃饭吧?那我去做饭了哦。”
  
  “焦冻。”出久拉起轟的左手,和自己的十指相扣。只有在没有别人的时候,他才会称呼对方“焦冻”而不是“轟君”。
  
  “我很开心,绿谷。能看到小时候的你……”与眼前这个人相识也不过是三年不到而已,关于他的曾经和未来,轟都想知道更多。所以偶尔他也会有些嫉妒爆豪胜己。
  
  出久无言地在轟左手手背落下一吻,又细细地啄吻每一根手指,最后停留在无名指上。
  
  这个位置,我预定了。

  他在心里宣布道。


————

END。

下一篇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写出来的绿谷side

本来想写长篇,但是最近文力又变得非常不妙了……

评论(4)
热度(81)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