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君だった(三)

嗯这一章之前要说一下
之所以一直没有动笔是因为大纲里出现了一个巨大的bug……脑洞一时爽结果短路了一下。总之就是这篇文的剧情会跟原作剧情有极大的冲突,嘛反正同人就是会有一堆捏造的(自我安慰
然后后续剧情可能也有一些逻辑上走不通的地方,还是因为脑洞一时爽……如果看到一半觉得“这是什么奇葩剧情?!”的朋友请不要犹豫地叉掉页面!
反正前两章可以当成一篇完整的文来看了,嗯(。
  
  
  (三)
  
  困意如潮水般向绿谷出久袭来,他苦苦支撑着正在打架的上下眼皮,甩了甩头让自己保持清醒。发泄后的疲惫让他的意识随时都可能进入睡眠状态,但现在的情况绝不可能容许他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
  
  他从轟焦冻身体里退出来,尽可能小心地不惊醒已经精疲力竭到睡过去的对方。结已经消退下去,随着他的拔出,一些温热粘稠的液体也顺着交合处流了出来。
  
  当他往那里伸进两根手指掏弄时,泄出的液体就弄湿了整个手掌。他私心是想让它们多待在轟体内一会儿的……不过现在必须得清理一下了。
  
  手头没有合适的布类,绿谷有些窘迫地撕下自己战斗服的袖子部分,草草拭去两人身上的体液,然后摸索着替轟焦冻穿上衣服,并且严谨地扣好每一个扣子。
  
  外面的战斗大概早已告一段落,这样下去说不定还会有人来找他们,必须得先出去才行。
  
  他们在大概地下两层的位置,但是离通往地上的出口并不很远。绿谷出久回忆了一下来时走过的路,出去稍微探了一下情况,才折回来抱起熟睡的轟向英雄们集结的地方走去。
  
  怀里的人沉甸甸的,那份重量仿佛压在他心上,让他安心无比。
  
  他们结成了灵魂绑定,他们是心意相通的。
  
  一个Alpha可以标记多个Omega,但是一个Omega却只能被一个Alpha标记。倘若失去了自己的Alpha,Omega就会陷入深深的痛苦,精神和生理都备受煎熬。
  
  但是立志成为英雄的他们在生死关头上缺乏选择的余地,他无法保证自己能陪在轟焦冻身边多久。
  
  诚然,轟君是强大而优秀的人,并不是柔弱无力的普通Omega……
  
  绿谷出久一边注意着脚下的路,一边胡思乱想着。
  
  当他抱着轟回到地面上时,东方的天空已经蒙蒙亮了。
  
  敌联合在郊外一处废弃的建筑物下建造了基地,而作为掩体的废旧建筑物外是一小块广场,广场上有几处战斗的痕迹。
  
  “绿谷!太好了!”一边招手一边向他跑来的是饭田天哉,他们几个都是说什么也要加入救援小组,学校考虑到就算不让他们参加他们也不见得就会乖乖待着,干脆就批准了。
  
  “饭田君!其他人呢?”绿谷迎了上去,并且立马提起话题,以免被问到他们为什么那么晚才出来。
  
  “一开始我们不是分成两路了嘛,我们这组被大量脑无困住了,不久前才脱困出来,有几个人受伤了,刚刚被送去医院。我们集合之后发现你和轟同学都没有出来,担心你们是不是遇到危险了,所以安德瓦先生他们又进去找你们了……看来是刚好错过了。”饭田简要地把他所知道的情况告诉了绿谷。
  
  “对不起……”绿谷深深地感到抱歉。如果他们能早点出来……不过当时的情况也不允许就是了。
  
  “说起来,绿谷你们在下面遇到了什么情况?”
  
  果然还是逃不了会被问到这个。
  
  绿谷支吾了一下,借着要把轟君放下的空当在脑海里拼命搜寻着合适的说法。他当然会好好负起责任,但他并不确定轟焦冻现在是否希望让其他人知道自己变成Omega了的事。
  
  不知道是不是太疲惫的缘故,他觉得额角一跳一跳地疼,眼前的视界似乎有一瞬间黑了一下,随即又恢复了正常的色彩。
  
  紧接着一股恶寒从尾椎骨窜上头顶,他打了个寒颤,转头朝广场的另一侧看去。
  
  残夜的灰影里,突兀地生出一团比周围的环境更加黑暗的浓雾,一道枯瘦的身影正从黑雾中探出轮廓来。
  
  “那是……”
  
  绿谷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人,不应该……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饭田天哉已经摆出临战姿势,他们都曾一度面对过眼前的敌人,即使没有正面交锋,也深深感知过对方的恐怖。
  
  在饭田采取行动之前,绿谷就从他身边冲了出去,OFA的力量灌注到指尖,他要先发制人才算有胜算。
  
  “饭田君,轟君就拜托你了。”
  
  他丢下这么一句话,冷冽的风飞快地掠过耳边,冲散了仿佛从很远处传来的饭田的“绿谷,小心!”。
  
  ————

短更,不好意思。

突然发现还有十天就要交一份研究计划而我还没有想好做什么课题(

暂时回去现充了……

评论(2)
热度(46)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