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日常×2

来放两个段子。


(一)


“唔……绿谷……”

今天的吻似乎比平常都要激烈。绿谷出久用力地吮吸着他的舌尖,舌头在齿列和牙龈上来回磨蹭,仿佛要将他一点一点拆吃入腹。


今天的轟君,好甜,似乎还带着一点奶香,想吃掉他。绿谷出久一边贪婪地舔去从嘴角溢出的一丝唾液,一边将对方的衬衫下摆从腰带里扯出来。

视线不经意落在轟身后的茶几,桌上放着一盒刚打开的草莓牛奶。

啊,原来如此。

绿谷出久回味着口腔里的余味,伸出舌头刮过对方的上颚,凉凉甜甜的草莓味在舌尖蔓延开来。


“轟君,还想喝点更·甜·的·吗?”



(昨天去超市买了草莓牛奶!真的好喝(这里是平时不喝饮料的人)!不枉我顶着台风拎回来!甜甜的轟君真好啊……)


(二)


天黑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轟焦冻起身打开了客厅的灯,然后继续缩回沙发上滑手机。

桌上随意地放着吃完后没有收拾的便当盒,他滑下通知栏,里面除了一个小时前的台风警报以外什么都没有。

窗外响起呼啸的风声,随即便有一阵噼里啪啦的雨点敲在窗玻璃上,连带着整扇窗户都哐当响了一阵。

轟焦冻警觉地看向窗户。他清楚地知道这点程度的风雨不会对他家的窗户造成任何实质性的威胁,却还是不由自主地紧张起来。


冰冷的空气,漆黑的四周。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

小小的孩子蜷在被子里,紧闭着双眼。

狂风暴雨几乎不间断地敲击着房间的窗户,木质构造的房子不知从哪发出细微的吱呀声,阴冷的潮气仿佛渗进了被子。

年幼的轟紧紧抓着被子的一角,紧张地听着窗外的动静,仿佛下一秒就会有一只浑身漆黑又面目可憎的怪物伴着风雨冲进来将他掠走。

以往这种时候,妈妈都会陪他一起睡下的,和妈妈在一起的时候,窗外的风雨从没有这么大过。

但是,但是现在,妈妈不在了啊……

想到这里,轟觉得眼眶一热,他拼命忍了一会,然后想起现在谁也不会看到他在哭鼻子,于是便放任眼泪顺着脸颊落进枕头。

“妈妈……”



玄关处传来一声异响,轟坐直了身子,回头去看。

公寓的门被打开,外面的风声听得更清楚了。被雨淋了个半湿的绿谷出久站在玄关卷起手里滴着水的雨伞,抬起头朝客厅的轟焦冻露出一个有些疲惫的笑。

“我回来了。”

“欢迎回来,出久。”轟站起身来,往玄关的方向走了几步,然后顿了顿,折回浴室取了块干毛巾,快步走回来,把毛巾盖在同居人头上给他擦着被雨水浸湿向下垂着的卷发。

“谢谢啦……嗯、焦冻?!”

突然被抱紧的绿谷出久僵了僵,不知道该不该用湿嗒嗒的手回抱对方。

“……欢迎回来。”轟焦冻将头埋在对方温暖的颈窝,闷声呢喃道。鼻尖都是绿谷出久的味道,这让他瞬间安心下来,并且一时不愿放手。

绿谷了然地笑了笑,伸出手在比自己还高一截的恋人头顶好孩子、好孩子地拍了拍。

想抱多久都可以哦。

评论(2)
热度(80)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