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君だった(四)

绿谷出久×轟焦冻

ABO+原设

前文:(一)  (二)  (三)



  ————————


     (四)
  
  刺眼的阳光穿过玻璃投在枕边,照亮了床上少年的脸。
  
  少年睡相很好,两条手臂好好地收在被子下,红白两色的短发稍有散乱地铺在米色的枕巾上,表情平静,只是脸色苍白得吓人,阳光下一时竟分不清床单和他的脸哪边更白一些。
  
  梳着整齐发髻、身材小巧的老人起身离开工作台,体贴地拉上半边遮光帘,但少年似乎已经醒了。
  
  轟焦冻扶着隐隐作痛的头警觉地环视周围的环境,撑着身体打算坐起来。他记得他本该在敌联合的地下基地,怎么……等等,后来发生了什么来着?
  
  破门而入的英雄,狭窄脏乱的暗室,交叠炽热的吐息,和一字一句郑重许下的诺言。
  
  纷然而至的记忆碎片涌进轟焦冻空白的脑海,让他的心跳陡然加快了不少。
  
  对了,他和绿谷出久……他应该跟绿谷出久待在一起的来着。
  
  那么绿谷呢?这里是哪里?
  
  “躺下吧,孩子,你还很虚弱。”面色和蔼的老人走到床边,替他拉好被子。
  
  复原女郎……这里是保健室?不对,看起来似乎是医院。
  
  他想说话,一开口却发现喉咙太过干涩,挤到喉头的音节都变成一阵剧烈的咳嗽。复原女郎示意他等等,然后去冲了一杯糖水来给他喝下。
  
  “好点了吗?刚才你家里人来看过你,一个小时之前走的,我待会就通知他们你醒了。我定期会来这家医院坐诊,所以有一间留给我的诊室。”
  
  “谢谢……其他人呢?”轟把到嘴边的“绿谷出久”咽了回去,换成一个范围更加模糊的名词。
  
  “嗯,其他人都没有大碍,比起这个。”复原女郎从抽屉里取出一份检查报告,拉过一把椅子坐下,表情比刚才严肃了几分。
  
  她给昏迷的轟焦冻检查外伤时,就发现他身上有一些暧昧的痕迹,之后的抽样检查出来又发现他体内激素出现了明显紊乱,一切的数据都指向轟焦冻的第二性别是Omega,而不是之前登记的Alpha。她猜想到他在敌人手里遭到了怎样的对待,因此此时显得更加小心翼翼。
  
  “轟同学,关于你的第二性别的事……”复原女郎斟酌了一下用词,才谨慎地开口。在她的印象里,轟是个优秀又好强的孩子,但不管能力有多强,究竟还只是17岁的少年,何况对于这种事,换做谁都没法轻易接受的吧。
  
  “啊啊……”轟有些不知所措地将目光别开。他对于自己性别改变这件事反应过于平静,以至于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真正接受事实。
  
  他想要成为职业英雄,可是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规定Omega不能成为英雄。最可能造成妨碍的Omega的易感期,也因为被绿谷出久永久标记而不再是问题。他也确信绿谷出久不是会把Omega束缚在身边的那种Alpha,所以他也不会落到需要依靠伴侣生活的可怜境地。
  
  ——这么算下来,变成Omega似乎并没有给他带来多少负面影响。并且从好的方面想,他终于得以跟喜欢的人结合,没有什么好抱怨的了。
  
  他盯着被子的一角,不知道怎样的表情算是合适,于是干脆保持了平静:“大概是被注射了激素类的药剂,然后就变成这样了。”
  
  这样的表现反而更让复原女郎觉得触到了轟的痛处,于是轻声道:“是这样吗,嗯,关于……这件事,如果你希望的话,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轟沉默地点了点头,隔了一会,又抬起头道:“可以对我家里人也保密吗?”
  
  复原女郎皱了皱眉:“但他们迟早都会知道的,我觉得还是告诉他们比较好。”
  
  “我想过段时间再自己告诉他们。”轟焦冻坚持道。
  
  “……我明白了。好了,你再睡一会吧,过段时间我再来给你挂营养液。”
  
  复原女郎拉上了所有的窗帘,房间里暗下来,她拿上自己的手杖,退出房间并轻轻关上门。
  
  轟焦冻闭上了眼。他有些困意,但并不是特别想睡。刚才他拜托复原女郎保密并没有特别的理由,只是一时无法想象知道自己突然变成Omega的姐姐和混账老爹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还有妈妈,希望不会给她什么精神刺激就好。所以他需要给自己一点时间做好足够的心理准备。
  
  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既然复原女郎说其他人都没事,那一切应该都已经恢复正常了吧。之前爆豪的事件让学校受到不小的压力,不知道这回媒体又是怎样报道的……
  
  绿谷呢,这个时候大概在学校上课吧。不过今天是周末也说不一定。要是今天休假的话,那他也许会来医院吧……
  
  思绪浮浮沉沉,坠进软绵绵的梦境里。醒来忘记大半,只记得自己站在海岸的巨礁上,温凉的海风从他衬衫的袖口穿过,掀起他的衣摆,绿发的少年站在他身边,眺望海平线的双眼熠熠生辉。
  
  他又在医院住了三天,期间安德瓦抽空来过一次,冬美姐有空就会做一些合他胃口的菜带过来,A班的大部分同学们也利用空余时间三两结伴来探望过。
  
  只是绿谷出久始终没有出现过。
  
  当轟焦冻终于忍不住向似乎也参与了救援行动的饭田天哉提起的时候,对方推了推眼镜,似乎突然对桌上的一个苹果产生了极大的兴趣,同行的丽日御茶子笑着说“deku君其实也受了点伤啦,不过不严重,现在在家里休息,我们昨天也去看过他了,他、他精神得很,对吧,班长?”
  
  她说着,拿手肘捅了捅饭田的腰,饭田将视线从苹果上收回,应和着点了点头,然后谈起了总理大臣的新发言。
  
  轟隐约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也没有在绿谷出久的问题上执着下去,毕竟其他人都还不知道他们的关系。
  
  就这样在医院休养了将近一周,复原女郎才终于判定他可以返回学校。原本他并没有受什么外伤,只是过度透支体力,身体机能濒临衰竭,医生们都说好在年轻,否则短短一周是没法像他这样恢复如初的。
  
  
  经过一系列的变故,重新穿上雄英校服的轟焦冻感到有些莫名的怀念。
  
  走过两年的校门,无比熟悉的校舍,他情不自禁地想道,这里是他和绿谷出久相识相知的地方,他们一起穿过廊道去食堂,一起在经过从教学楼到宿舍的林荫道,一起在训练馆挥洒过血与汗,一起在天台吹过风。
  
  他带着几分期待走向A班的教室,往常这个时候绿谷出久都已经在座位上进行课前准备了。
  
  凑在讲台前的几个同学最先看见他,然后班上大部分人都接二连三地笑着跟他打了招呼。他一一点头致意,绕向绿谷出久的座位——那里仍然空着,并且看起来像是有段时间没有使用的样子。
  
  “绿谷还没有回来吗?”他随口一问,没有特地向谁探寻。
  
  也许是错觉,周围好像一瞬安静了不少,但是并没有人看向这边。
  
  坐在绿谷前排的爆豪胜己“啧”了一声,站起来环视一周没有回答这个问题意思的同学们,有些不耐烦。
  
  “一个个的都婆婆妈妈的——简单的来说,废久在救你出来之后,遇到了袭击,现在仍然下落不明,行了吧?”
  
  “……什么?”


TBC。

评论(5)
热度(50)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