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wildfire

未来职英设定

有捏造人物

尝试了一下第一人称视角

 @辞。忙于春考的失踪人口 点的【天堂七分钟】+轟诞贺

轟君生日快乐!!!!!生まれ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


————


   
  “生日会?”     
  
  “对呀对呀,下周就是焦冻的生日了!DEKU不可能不知道吧?”     
  
  眼前的女生和轟君在同一家事务所共事,之前偶然有机会跟他们事务所合作的时候认识,一来二往的也成了时不时联系的朋友。 
  
  “啊啊,说起来好像是的呢。”我假意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日期,离1月11日还有五天。轟君不怎么习惯过生日,高中毕业之后就再也没有特意庆祝过,记得去年的生日也是因为出差在外地过的吧。 
  “不过轟君……焦冻对热闹的场合比较苦手,说不定会拒绝吧。” 
  
  她一脸「被你说中了」的表情,合掌可怜巴巴地看着我:“所以!拜托了!作为焦冻第一亲友的DEKU去邀请的话一定没问题的!” 
  
  “唔,我去试试是可以啦,不过为什么非要办个生日会不可呢?” 
  
  “嗯……其实是这样的……”她突然扭捏起来,错开视线看向面前的咖啡杯,白皙的双颊飞上两片红霞。 
  
  不愧是去年「最想交往的女性英雄」TOP10,害羞起来太有杀伤力了。 
  
  “不知道DEKU君看出来没有,我、我喜欢焦冻很久了,想趁他生日的机会向他说明我的心意……” 
  
  “诶???真的吗?!”我夸张地叫了出来,试图掩饰自己的动摇。 
  她喜欢轟君这件事,我当然早就察觉了,只要对她稍微熟悉一点的人都看得出来。大家都心知肚明,迟钝的只有轟君罢了。 
  
  上回一起出去吃饭的时候,我试着问过轟君对她的印象,得到的是「没怎么注意过,总体上是个工作认真能力也不弱的人吧」这样令人欣慰的回答。 
  
  要说为什么令人欣慰,因为我也喜欢轟君很久了啊,至少比她要久多了。
  
  轟君会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呢?这个问题我想过很多次,问他本人的时候他都说现在还没有想过,被杂志采访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他的回答也通常是「合眼缘」这样含糊其辞的说法。 
  
  从高中时代起,明恋暗恋轟君的女生几乎可以写满一本册子,连我和其他A班的同学也常常碰到突然被不认识的人拦下拜托帮忙递情书这样的情况,然而不管多么优秀的女生,他都一概拒绝。 
  
  即使是「最想交往的女性英雄」TOP10,多半也是一样的结果吧。 
  
  虽然这样安慰自己,心里还是禁不住泛酸。 
  
  暗恋轟君这么久,也不是没有想过告白。但是一旦想到被拒绝后连朋友都做不成的尴尬,我就很没出息地一直没敢说出口。 
  
  “…DEKU君?你有在听我说吗?” 
  
  糟糕,走神了。 
  
  “抱歉,我在想怎么跟焦冻说来着。那我问过他以后再联系你吧,下午还有工作,就先失陪了。”事实上今天是我轮休,但我还是撒了个谎,不想再听她说她的告白计划。
  
  结完账从咖啡厅出来,暂时还不打算回家,干脆走进一家商场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生日礼物。
  
  每年送给轟君的礼物几乎都是拖到最后一天才买的。明明通常提前一个月就开始准备了。
  
  从一楼的奢侈品专柜逛到七楼的书店,果然没有找到合适的。我在书店门口的长椅上坐下,拿出手机给轟君发了条消息。
  
  「工作?休息?」
  
  相处得久了,对话也很自然地变得简短起来。我一边等回信,一边随意地滑动屏幕翻着聊天记录,平时我们也不怎么用手机聊天,对话基本都是「什么时候有空?」「明天你也休息吧?去这家店怎么样」之类的。我们交友圈子都不广,又都是独身,说起来工作以外在一起的时间还挺多的。
  
  「刚刚结束,现在在吃饭。」大概一分钟后,轟君回复了。
  
  已经下午两点了啊……今天也很不容易呢。
  
  「11号有空吗?大家好久没聚了,正好你生日。」按下发送键之后,我又补了一句:「不想的话也没关系。」
  
  这回等的时间有点长,我开始莫名地紧张起来。虽然到现在为止向轟君表白的女生都是被拒绝的结果,但是万一……万一这回轟君就答应了呢?如果可以的话,果然还是希望轟君能拒绝参加吧。
  
  「下午五点之后的话OK」
  
  ……幻想破灭。
  
  我叹了口气,敷衍地回了一个开心的表情,「太好了,那就等着收礼物吧!」
  
  “哎,礼物啊……”
  
  
  
  
  早该知道会变成这样的。
  
  我半伏在桌上,一手还攥着酒杯,仿佛这一小块玻璃就是支撑着我稳稳坐在地上而不是飘起来的唯一支点。
  
  原本一切按照计划进行,下班之后开车去轟君的事务所,然后大家一起去附近一家评价很好的餐厅吃饭,饭后让轟君切了他的23岁生日蛋糕……然后有人提议去居酒屋二次会。
  
  喝了第一家又转战第二家,现在是第三家。
  
  ……第三家还是第四家来着?
  
  轟君也醉了,但他喝得没我多,还能挺得住腰板。喝了酒的轟君脸颊和嘴唇都红得厉害,仔细一看连耳尖都泛着粉红色,很衬他的头发。
  
  啊啊,不愧是轟君,醉了也这么好看啊。
  
  头晕得厉害,有谁气宇轩昂地摇着酒瓶吼着不成调的歌,让我更觉得胸闷。
  
  “哦哦,你们看你们看,这里有一间壁橱诶~”
  
  拜托了,就算喝醉了也不要在居酒屋的包间探险吧……算了,为了待会还能平安回家,我先趴一会好了。
  
  “要不我们来玩天堂七分钟吧?正好今天焦冻过生日,就让寿星进去好了!”
  
  天堂七分钟?
  
  其他人情绪也高涨起来:“好诶好诶!就是那个被选中的人可以对柜子里的人为所欲为的游戏对吧?!”
  
  哈?为所欲为?你们想对我的轟君做什么??!
  
  我一下子来了精神,撑着桌沿坐直了身子,看向一旁的轟君。
  
  轟君并没有特别反对的样子。事实上他这个人一旦喝醉了就会变得异常乖顺,虽然比喝了酒就撒疯要好一点,但某种意义上更加让人担心。所以之前我送他一盒解酒药,让他碰上有可能喝酒的场合就带着。
  
  既然轟君不反对的话,我也没有立场反对,游戏顺利进行。
  
  被领带蒙住眼睛的轟君乖乖地缩进了不到一人高的壁橱,剩下的人用转酒瓶的方式决定谁是那个幸运儿。
  
  酒精烧灼过的喉咙格外干涩,我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大家都是觉得好玩,心怀邪念的大概只有我和待会要告白的女生。
  
  她坐在我对面,目光锁定着横躺在中间的酒瓶,于是我也看向那个酒瓶。
  
  酒瓶旋转起来,我感到我的世界也旋转起来,只好用手撑着地面,免得自己栽向天花板。
  
  当一切停止旋转的时候,酒瓶的瓶口悠悠指向了我。
  
  我还在犹豫该表现出高兴还是在心底偷笑的时候,已经被轟君事务所的后辈拉着推向了那面壁橱。
  
  为所欲为吗……再怎么说我也不能在这里对轟君做什么过分的事吧。
  
  我忐忑地将壁橱的门拉开能让我钻进去的间隙。这个壁橱真的不大,像轟君这样高大的成年男人得抱着膝盖坐在里面,事实上我非常怀疑剩下的空间是否还能塞得下我。
  
  我找到一个落脚点,刚探进去半边身子,被蒙着双眼的轟君就开口了:“绿谷?”
  
  “诶?轟君怎么猜出来的?”我把另外半边身子也塞进来,拉上壁橱的门,门外响起“开始计时了哦”这样的噪音。
  
  “不知道,我就觉得是你。”
  
  “……失礼了。”因为空间太过狭小的缘故,我不得不将两手撑在轟君的脑袋两边,保持着弯腰的姿势,还差五厘米就能亲到他的鼻尖。
  
  糟糕,这么近的距离可是头一回。壁橱里太黑,看不清他的表情,却能清晰地听见他的呼吸和心跳。
  
  我不由得侧耳捕捉那过于清晰的心跳声。它在面前这人的胸膛里不停歇地跳了23年,这让我万分感激。
  
  感谢你的诞生,感谢你来到我身边,感谢老天让我们现在贴的这么近。
  
  “绿谷……不做点什么吗?”
  
  轟君开口了,嗓音比平时还要低沉一些,难言地撩人。这是我第一次如此清晰地听见他说话,让我恨不得把这句话录下来每天听个一百遍。
  
  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好,于是解开了充作蒙眼布的领带。然后我很快后悔了——一旦和轟君对视,我的心跳就快到像要痉挛一样。
  
  “轟君还记得高一的那个生日吗?”
  
  “嗯,当然记得,绿谷送的围巾我现在还在用。”
  
  不,那条围巾还是扔了比较好……高中男生的审美真是太微妙了……
  
  “那你猜今年的礼物是什么?”
  
  轟君当然没有猜,只是歪了歪头,宝石般清澈的双眼闪动着疑惑。
  
  我感到手心的汗沾湿了壁橱的墙壁,不再能支撑我和轟君保持安全距离。于是我心一横,放任自己的脑袋顺着引力低下去,直到鼻尖蹭着鼻尖,唇瓣压着唇瓣。
  
  这一瞬间我开始考虑自己的退路,是该说自己喝上头了还是恶作剧?  
  
  后背碰到了什么东西,我吓了一跳,然后意识到那是轟君的手。
  
  轟君环住了我的背,抬头迎上了这个吻。
  
  接吻比想象中更加令人陶醉。唇瓣和齿列都是凉凉的,舌头是温热的,轟君嘴里还有刚才喝过的梅酒的味道。我们都是第一次接吻,只知道互相推抵着对方的舌头,多余的唾液便顺着嘴角滑下来。
  
  我抱紧了他,他也紧了紧手臂以示回应,心好像被一只手揪住,又好像膨胀到马上要爆炸。
  
  天知道我已经不能更喜欢轟焦冻了。
  
  “七分钟,快到了吧?”他移开唇,把头埋在我颈间,相贴的肌肤传递着不可思议的温度。
  
  我摸索着牵起他的右手,和他十指相扣。
  
  “七分钟也好多久也好,你接下来的人生,都交给我吧。生日快乐,轟君。”
  
  ————
  END。
      顺说之前的点梗可能有灵感还会再写!


评论(4)
热度(144)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