绛河

【出轟】君だった(九)

绿谷出久×轟焦冻

ABO+原设

前文: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10月11日 第158天
  
  早上躺到姐姐出门上班才起床,腰没有昨天那么疼了。
  最近食欲好了很多,又几乎不运动,搞不好会胖。
  上周欧尔麦特好像从枥木带回来什么有用的线索,昨天老爹也去了那边,希望这两天会有新消息。
  
  轟焦冻放下笔,盯着本子上自己的字迹出神。
  
  两个月前他开始写日记,一方面是出于想要记录自己生活变化的心情,更主要的是因为他实在是太闲了——
  
  进入暑假之后他就开始在家休息,开学之后也没有返回学校。相泽老师给他找的理由是短期海外交流,为此A班的同学甚至还在他「出国前」给他办了个送别会。为了圆这个谎,他只能尽量做到不出门,连做检查也是去了隔壁市一家保密性极强的私人医院。何况现在腹部一天天隆起,即使是宽松的衣服也不能很好地掩盖了。
  
  实在是太闲了。人一闲就容易开始胡思乱想,而为了避免自己无意义地胡思乱想,轟焦冻只好每天竭尽全力给自己找点事干。
  
  他拿起手机打开邮箱,熟练地输入了安德瓦的工作邮箱账号和密码。密码是他试过很多次才猜对的,这个邮箱很私密,连轟焦冻也是在很偶然的机会下才知道的。
  
  关于搜寻的进度,安德瓦倒没有完全隐瞒,但也并不会告诉他细节。他只好靠着安德瓦邮箱的往来邮件来尽可能多地了解。
  
  收件箱里最新的一封邮件是昨天早上的,内容也无关痛痒。轟焦冻刷新了两回,确认并没有新着邮件,叹了口气之后习惯性地检查了一下已发送的邮件。
  
  “嗯?”
  
  最新的一封是半个小时前发送出去的,收件人是一长串或熟悉或陌生的名字,内容也很简短:
  
  【所有成员:10月13日16:00集合地点:(Google地图坐标),务必准时。安德瓦】
  
  轟焦冻的心跳快了起来。之前也有过几次这样的集合,但从没有哪次是小组成员全部出动的,职业英雄们都有自己的工作,搜寻工作也都是利用零散的时间进行的,那么这次,多半是有了绿谷的下落了。
  
  绿谷出久失踪已经第158天了,五个月以来,每个有关他的消息都牵动着轟焦冻的神经,现在事情终于有了眉目,让轟紧张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10月13号,后天下午吗……坐新干线的话一个小时就能到的样子,而且是工作日,姐姐也不在家,中午出发的话就能到了吧。
  
  轟大致查了一下路线图,然后起身打开房间的壁橱,从隐蔽的角落里拎出一个小手提箱。
  
  箱子里躺着一套崭新的战斗服,是他悄悄委托支援公司订做的。
  
  新的战斗服很宽松,完全是为了适应妊娠期的体型而在功能性上做的退步。下订单的时候,对方甚至两次打电话来确认「真的不考虑去掉可能会成为累赘的部分吗?」
  
  他早就想好,一旦有了绿谷的下落,只要在他能力范围内的,哪怕被无数次叮嘱过不要操心这件事,他也会插手。绿谷出久是他的Alpha,一切的麻烦都是因他而起,该竭尽全力的理应是他才对。
  
  
  
  
  十月初的北关东已经有些凉意了,穿着长风衣也不会太引人注目。轟本来就属于不怎么显怀的类型,而且骨架子比一般人挺拔,不仔细看的话并不会谁也不会注意到他的肚子。
  
  从车站出来,又转了一趟公交车才到达目的地附近,时间已经是15:50。这一带看起来本来就人烟稀少,目标方圆三百米的车道被放上了禁止通行的障碍物,轟沿着地图的指示走去,路上没有碰到一个人。
  
  刚才在车上的时候他一直紧张得不行,现在倒是慢慢冷静了下来。这段时间他虽然没有办法像在学校一样做实战训练,但有空的时候也有时不时练习对个性的操控能力,所以在战斗方面并没有什么特别好担心的。
  
  离目的坐标还有两百米的时候,轟站住了脚步。时间正好是16时整,这个距离已经能看见穿着制服的十来名职业英雄,集合的地点看起来是一处废弃的加油站。安德瓦一如既往地燃烧着,站在最前面,大概是在进行部署。
  
  很快英雄们都消失在加油站的建筑物里,多半是里面还有别的通道。在场的还有两名英雄留在外面作为后援。
  
  轟等了一会才快步走过去,对方见到他,先是摆出了警戒的态势,随即又放松了下来。
  
  “你是安德瓦先生的儿子吧?到这里来做什么?”其中一名英雄迎面走向轟,开口问道。
  
  知道轟的情况的人并不多,眼前这位显然也只是认得他是安德瓦的儿子而已。轟镇定地点了点头,道:“我也是来执行任务的。刚才帮我父亲办一件事,所以稍微迟了一点。”
  
  “安德瓦先生让你来的?”对方皱了皱眉,并没有马上相信。
  
  “没有资格参与的人也不会有资格知道具体的时间地点吧,何况是这种级别的行动。”
  
  “我没记错的话,你还没有毕业吧……”
  
  “嘛嘛,不是有临时执照嘛,我之前也有跟雄英的学生一起执行过任务来着。”另一名英雄也走了过来,随即转向轟道:“那你注意安全,遇到危险不要太拼命,必要的话我们俩也会进去支援的!”
  
  “我明白。”轟点了点头,然后从两人身边走了过去。
  
  正如他所猜想的,加油站里有一道通向地下的暗门,刚才职业英雄们就是从这道门进去的。
  
  通道很窄,蜿蜒着向下延伸,先行的英雄们大概已经进来五六分钟了,前方却听不见任何动静,看来这片地下基地的规模并不小。
  
  路不止一条,并且令人发指地隔上不远就会分出几条岔道,为了不迷路,轟一遇到岔道口就选择最右边的那条走。渐渐地他开始能听见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有战斗的声音,但当他尝试着向声源接近的时候,却反而越走越远。
  
  就在他考虑要不要折返到上一个岔道口试试的时候,前方的甬道传来了脚步声。
  
  与脚步声一同袭来的是强烈的危机感,轟捏紧了拳头做好了临战准备,却在看清来人时卸下了大半的力道。
  
  “……绿谷?”
  
  甬道里隔着十来米才嵌着一盏灯泡,对方穿着黑色连帽衫,帽子投下的阴影遮住了大半的五官,即使如此轟焦冻还是一眼认出了绿谷出久。
  
  不要说是灯光昏暗,就算什么都看不见,他也能仅凭气息认出他的Alpha来。
  
  绿谷出久在相隔十步远的地方停下了脚步,与轟焦冻对视了一瞬,竟然在下一秒发动了攻击。
  
  轟仅凭本能躲过了气势汹汹的一拳,惊出一身冷汗,这是完全在他意料之外的状况。
  
  “绿谷?!等等——呃!”
  
  被叫中名字的人完全没有给他反应的机会,紧接着又是一脚扎扎实实地踹在左肩,一阵天旋地转后便被扼住脖子压在地上。
  
  “轟、焦冻,对吧?”绿发少年颇有余裕地思索了一下,然后生硬地念出了轟的名字。
  
  “你不是绿谷出久?你是谁?”轟的左手握住了掐着自己喉咙的那只手,右手则下意识地护住了腹部。他困惑了起来,如果是像渡我那样有复制个性的人,可以连气息都做到一模一样吗?
  
  “我不是绿谷出久——那谁是?”少年轻嗤了一声,嘴角勾起明显的弧度,眼神却不带半分感情。“好歹同学一场,不至于认不出我来吧,轟同学?”
  
  “……嗯?”他重新打量了一遍被自己压在身下的人,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怀孕的,Omega?ふん…英雄那边已经这么缺人了吗?”


      ————

      TBC。

      刺不刺激!!!

评论(16)
热度(145)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