绛河

【出轟】君だった(十)

  (十)
  
  到早上了吗……
  
  我睁开眼,看见的是昏暗的天花板。
  
  刚刚醒来的时候,方才的梦境还停留在意识里,时间一秒一秒过去,梦的记忆也一点一点沉没。
  
  但即使不记得细节,我也知道昨晚的梦里又全是绿谷出久。
  
  可能因为这几天我也只见过绿谷出久吧。
  
  那天被绿谷打晕,再次醒来就已经在这里。不知道具体在日本的哪个位置,空落落的四面墙,没有窗也没有时钟,有的就是一张称不上舒服的床和一套简易卫浴。

此外脖子被套上了项圈,不算长的一条铁链把活动范围限制在大概三米以内。此外个性也无法发动了。乐观地来说,这也已经比被绑起来强行注射药物的处境好很多。
  
  绿谷会每天来送饭,一日两餐,来得很规律,借此我也能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他每次来都是匆匆放下东西就走,除了最开始的几次以外几乎再也没有过对话。即使如此,这也是我最近跟人接触的唯一途径了。
  
  其实我仍然不能确定他究竟是不是绿谷。至少他每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都是绿谷出久的姿态,体格也好,声音也好,气息也好,习惯性的小动作也好,都是我所了解的那个绿谷出久。唯一不同的是眼神。
  
  啊,绿谷来了。
  
  门被推开,带进来一些「外面」的空气。绿谷拎着一个纸袋子朝我走过来。
  
  就是这个眼神。像是看着陌生人一般毫无感情,也完全没了以往待人如一的柔和。
  
  我下意识地躲闪过他的目光,看向他手里的袋子。
  
  “早餐。还有两件换洗的衣服。”他把东西从袋子里拿出来。早餐就是便利店的面包,有时候是饭团,顺带一说晚饭基本也都是便利店的便当。只不过每次拿来的时候上面的标签一定都已经被撕掉了,大概是不想让我看见上面印刷的信息吧。

他转身去角落拿起昨天的垃圾,然后就要走。

“绿谷…!”我叫住他。“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他看着我,像是思索了一下,歪了歪头反问我:“我忘记什么了?”

明明是忘记了很多才对。

“几个月前,你把我从敌联合手里救出来的事……”

“我记得。”他竟了然地点了点头,“但那只是迫不得已罢了。”

“不可能。你跟饭田都是自愿要求参与营救的不是吗?!”

他皱了皱眉,用眼神谴责我的不可理喻:“怎么会,我跟你很熟吗?”

我跟你很熟吗?

我一时语塞,而绿谷显然并不打算继续这个话题,转身退出了房间。

房门“喀哒”一声落锁,我的心随之沉了下来。

绿谷不像是完全失忆的样子。至少他记得我们还是同学,甚至记得之前的营救行动,但细节部分却完全对不上号。

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出错,那就一定是他的记忆出了问题。

篡改记忆的个性…吗?

如果真有这样的个性的话,那么我的记忆说不定也是已经被修改过的。

我所知道的绿谷出久是不是真实的绿谷出久,我所经历的究竟是现实还是捏造?究竟是现在身处梦境,还是先前的过往都是幻影?

一旦这样想下去就会变得没完没了,我暂时掐断了不断延伸的思绪,将注意力转向刚才绿谷带来的东西。

一个蜜瓜面包,下面压着一件长袖卫衣和一条长裤。

我捧起衣服,将脸埋进柔软又冰凉的布料,深深吸了口气。

撇去洗剂和柔软剂的香味,松木温暖敦厚的气味浓到几乎让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是绿谷信息素的味道。即使衣服已经洗过,我所熟悉的信息素的气味还是夹在一丝一缕的纤维中。

他拿了自己的衣服给我吗……

“绿谷……”

我收紧了手臂,将绿谷出久的气息抱了满怀。

在他下一次来之前。

————
TBC。
这章不刺激🤔

评论(7)
热度(92)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