绛河

【出轟】君だった(十一)

  (十一)
  
  绿谷出久步伐轻快地穿过一个个房间,食指和中指勾着一个购物袋,沉甸甸的袋子随着他的动作前后晃动,走廊里回荡着他的脚步声和塑料袋摩擦的窣窣声,以及从他喉底断断续续溢出的曲调。
  
  并没有刻意想起什么,只是这段旋律突然出现在他脑海里。仔细一想,应该是小时候狂热地喜欢过的一部英雄动画片的主题曲。
  
  他曾经用尽全身力气向往并想要成为英雄,面对的却是无个性的诊断书和母亲歉意的泪水。
  
  即使如此,他也仍然做着英雄的梦。他越是努力,越是明白对于无个性的自己来说英雄的世界永远只是一场梦。
  
  充斥着个性的社会是扭曲的。生来就遭到不公平,未来的人生里甚至没有「正义」或「邪恶」的选择,有的只是「平庸」。
  
  就在他放弃了乞求命运的怜悯的时候,那个自称ALL FOR ONE的男人就出现在他面前,轻而易举地赠予了他梦寐以求的个性。也是从那以后,他就一直跟在那个男人身边。考上雄英也好,参加英雄活动也好,都是表面的假象。
  
  所以,现在AFO有了更重要的计划,他也自然不再进行伪装。
  
  但是说实话,他常常觉得自己好像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记性也不太好,对身边的人的事情也只是记得一星半点。更让他头疼的是那个轟焦冻,明明跟他不熟,却每次都用受伤的小兽一般的眼神看着他,还经常问一些他完全记不起来的事情。
  
  更奇怪的是,就算是面对AFO这样的强者,绿谷也只不过是敬畏,可一旦与轟焦冻对视,他就没来由地心慌。因而他每次去送饭时,都尽可能地避免跟对方的任何接触。
  
  而与之相反地,不管有事没事,他脑子里出现轟焦冻的次数越来越多了。在他的记忆里,对这个人的了解并不多,唯一的印象就是强大。已经做了三年同窗,他却现在才对轟产生了巨大的好奇——他的伤疤是怎么来的?作为安德瓦的儿子是什么感受?又是发生了什么才会在这个年纪怀上身孕?
  
  不知不觉间已经走到目的地,绿谷形式地敲了敲门,然后掏出钥匙开了门。
  
  每次他来的时候,轟通常都是坐在床边,沉默地抬头看他一眼。今天也是如此。
  
  “晚饭。”他言简意赅地说明了一下,然后将手里的袋子搁在床边,俯身拿起轟收拾好的前一天的饭盒。
  
  “昨天也是天妇罗盖饭啊……”绿谷看着便当盒上的标签自言自语起来,“说起来便利店的便当基本都是炸物居多吧没记错的话前天的便当是炸鸡块来着。怀孕的人吃这么没营养的东西不太好吧。诶是我挑的不好的缘故吗仔细一想好像也有比较健康的便当来着……”
  
  轟就这么看着绿谷蹲在墙角摸着下巴对着垃圾袋自言自语个没完没了。这点倒是完全没变嘛,他想。
  
  于是绿谷出久一侧头就看见轟定定地看着自己,嘴角浮现一个弧度自然的笑容,异色瞳里潜着从没见过的温柔光彩。
  
  “咯噔”一下,他清晰地感到自己心跳漏了一拍,脸上像是血液逆行了一般发起烫来。
  
  ——他好像有点明白自己见到轟焦冻时的心慌是什么了。
  
  “明天见。”他有些慌乱地站起来背过身去掩饰自己的脸红,退出门外的时候正好听见对方回他的那句明天见。
  
  明天见……像是约定一样呢。
  
  
  
  
  又是早上。轟从床上坐起来,随手整理了一下被褥,扶着腰慢吞吞地去洗漱。妊娠进入第六个月,腰酸背痛的情况渐渐严重起来,好在他原本身体素质就很好,所以还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绿谷仍然没有轟高,但是体型却比他要健硕不少,所以绿谷的衣服穿在他身上也还算是宽松的。
  
  他刚洗漱完,门口就传来开锁的声音。以往绿谷大概都是在他醒来后一两个小时过来的,难道是今天起床太晚?
  
  然而来的并不是绿谷出久。
  
  “…荼毘。”轟不自觉地退了一步,眼前的人出现在这里并不是一件令人意外的事,但他也完全不想在这种情况下碰到他。曾经被强行注射药物并险些被侵犯的记忆无数次重现在他的噩梦里,再次面对时,心底除了怒意还有一丝挥之不去的恐惧。
  
  “听说你在这里,就来看看。”荼毘转着手上的钥匙,居高临下地看着轟焦冻,一步步靠近过来。“好久不见,没有想我吗?焦冻——”
  
  他伸手去碰轟的脸,理所当然地被躲开了。
  
  “绿谷,”轟被不依不饶的荼毘逼到墙角,警惕地一边防备着一边转移注意力:“绿谷是怎么回事,你知道的吧?”
  
  荼毘扬了扬眉,左手钳住轟的下颌,欺身将两人的距离拉到至近:“想知道?那就先取悦我吧。”
  
  “你!”轟抬手反抗,虽然用不了个性,单纯的身体力量也并不弱。但也只是僵持了一会,荼毘恶意地一顶膝盖,轟便不得不下意识地用手护住腹部,很快被制住了双手。
  
  “倒是你,这么快就被人干到怀孕了?看来很适应Omega的身份呢。不错不错,果然是很有潜力的小猫咪呢。”荼毘戏谑地打量着轟明显隆起的腹部,腾出一只手沿着那道曲线摸下去,“很遗憾错过了第一次的开发,不过现在也不晚。”
  
  该死。轟当然不会放任荼毘对自己上下其手,但他能做到的也只是一定程度的反抗而已。
  
  “喂。”熟悉的声音及时到轟焦冻几乎要怀疑这一切是不是有人在编排。
  
  “下次做这种事的时候,记得锁门。”绿谷出久走了过来,轻描淡写地扫了一眼两人说不清道不明的体位和轟身上凌乱的衣服。
  
  不是这样的……轟想要开口辩解,却发现现在的自己好像并没有向绿谷辩解的立场。
  
  绿谷在荼毘耳边小声说了几句话,荼毘则是啧了一声,不甘地松开对轟的桎梏,眯着眼睨了绿谷一眼,然后走出了房间。
  
  轟背靠着墙缓缓坐下,刚刚的抵抗消耗了他不少体力。
  
  绿谷仍是一脸的无动于衷,等荼毘走了后便反锁了房门。他今天比以往早来了半个小时,还没进门就有了不祥的预感,而当他打开门看清楚情况的时候,一种难以言表的愤怒差点夺去他的理智。
  
  他看向轟,对方也抬头看向他这边,眼神里一瞬的无助让绿谷出久感到好像心脏被突然浸入冷水里又被捞起来狠狠拧了一把。
  
  绿谷没有多考虑,遵从本能地将仍然有些失神的轟扶到床边坐下,无言地帮他整理衣服。
  
  轟垂着眼,浓烈的Alpha的气息就近在咫尺,所贪恋的温度隔着薄薄的衣料震荡着传递过来。他也一时不想再顾及那么多,就这么环住了眼前人的腰,将头埋进对方怀里,贪婪地深深吸了口气。
  
  稍微任性一次也没关系的吧。
  
  本以为会被推开,没想到头顶却传来温暖的触感——绿谷揉了揉他的头发,沉声说了句:“他以后不会再来了。”

  本人身上的气味比一两件穿过的衣服上的气味要真实得多,轟忍不住多嗅了嗅。结合过的两个人身上会掺杂有对方信息素的味道,所以仔细闻的话,绿谷身上的气息里还带着一点点冷冽的甜,除此之外,还有一些铁锈味……准确的说,是血腥味。
  
  “你受伤了?”轟这才注意到绿谷袖口斑驳的血迹。
  
  “不是我的。”绿发少年也看向自己被弄脏的衣服,皱了皱眉:“解决了两个碍事的而已。”
  
  “……”轟焦冻的心突然沉下去一大截。刚才的表情,他实在是太陌生了。

————————

TBC。

我的愿望是二十章内可以完结……

不行太困了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玩意。可能明天会修改一下

评论(6)
热度(110)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