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君だった(十二)

  (十二)
  
  绿谷出久在改变。
  
  ——不,不如说是轟焦冻印象里的绿谷出久在逐渐改变。
  
  绿谷每次来时停留的时间变长了,至少多出了说上几句话的余裕。绿谷会随口问两句轟的身体状况,轟也会试探着了解一下绿谷现在的生活状态。而越是接触得多,轟就越发感到难以抹消的违和。
  
  绿谷有时是带着伤来的,满身的药味和血腥味,衣服底下的绷带不知道缠了多厚,每当轟问起的时候,他都是云淡风轻地说没事——以前也是这样,实战训练也好英雄活动也好,不管受了多重的伤,哪怕躺在床上动弹不得也只是笑着说放心吧死不了的,一副什么都不怕的无畏。现在的他依然笑得无畏,可却是一种无法无天的无畏。
  
  他平时具体在做些什么,轟焦冻并不清楚,但想来不会是什么法律范围内允许的事情。
  
  记忆改变了的话连性格和作风都会改变吗?
  
  现在的绿谷在逐渐变成一个对轟来说完全陌生的人。所以当这天绿谷出久挨着他坐下的时候,他竟冒出躲闪的念头。
  
  轟压抑着自己想要保持距离的念头,视线触碰到身边人的衣角:“你…不是很想成为英雄吗?”
  
  原本最初绿谷出久最吸引他的,就是为了成为英雄全力以赴的身影。明明最开始连个性的反噬都控制不好,却靠着比任何人都努力的执着达到了不输于职业英雄的强大。
  
  如果他没有遇到这样的绿谷出久,也许现在还难以从父亲的阴影里走出来。
  
  “是啊。”绿谷出久没有任何掩饰地承认了。
  
  轟对这个回答感到有些惊讶,转头确认了对方的表情不像是戏谑之后又迅速地收回了视线。
  
  “英雄社会的秩序已经扭曲了。有个性的人和没有个性的人是有差别的,强大的个性和弱小的个性也是有差别的,不是吗?”绿谷出久伸出他爬满伤疤的右手,稍稍握了握拳,细小的电流在他指间游走,随即他又摊开手掌,那些电光又迅速隐没进他的皮肤里,仿佛从未出现过。
  
  “像你这样生来就拥有强大个性的人,想必没法理解无个性的痛苦吧。”
  
  “我…”轟一时找不出反驳的话来。他当然没有考虑过无个性的人过的是怎样的生活,他甚至曾经羡慕无个性的孩子可以不用每天接受超强度的训练,也从未将「个性」当做过上天的恩赐。
  
  “啊,对不起,我忘了。”绿谷冷不防攥住束缚着轟焦冻脖颈的铁链,拉近了两人的距离,轟不得不用手撑着绿谷的胸膛以保持平衡,“你现在就是「无个性」呢。”
  
  “什么都做不了,很难受吧?现在的你全身上下都是破绽呢……特别是这里。”绿谷出久大喇喇地低头看向轟已经明显隆起的腹部。
  
  轟焦冻虽然知道对方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却还是下意识腾出一只手做出防卫的动作。只是这样一来,他也失去了平衡,直直栽进绿谷怀里。
  
  “あれ?不用这么快就投怀送抱吧。”绿谷嘴上这么说着,手上却施力不让轟起身。
  
  “…放手!”轟试着挣扎了一下,反而被更强的力道箍住了。
  
  “你肚子里的……是谁的杂种?”绿谷出久轻嗅着轟颈间淡淡的体香,他头一次对一个人产生了这么强的占有欲,光是想到眼前的这副身体已经被谁占有过了,他就被妒火煎得要发疯。
  
  “放手!”轟没有回答,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眼前的人,跟一边流着眼泪一边说着喜欢的那个绿谷出久,已经不是同一个人了吧。
  
  “你不说我是不会放的。”看吧,以前的绿谷出久会有这样为难人的坏心眼吗?
  
  “我不会告诉你的,永远。”轟毫不犹豫地回答,绿谷甚至能听出他咬牙切齿的声音。
  
  “是吗。”
  
  绿谷出久仿佛泄了气一般松了手,轟直起身来,却很快被反向的力道压倒在并不算柔软的床上。
  
  一双唇强硬地压了上来,轟抿着嘴唇,口腔里的软肉抵着牙齿被磨得生疼,对方下巴上还留着些许没有剃干净的胡茬。
  
  总之不是一个令人愉悦的吻。绿谷出久舔了舔下唇被对方咬破的伤口,淡淡的铁锈味在嘴里扩散开来。


————

TBC。

评论(16)
热度(123)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