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意:是基于我的臆想写的。是我个人对绿谷出久的理解。  
  
  
  
  ————
  
  想说说绿谷出久这个人。
  
  故事一开头,这个小男孩给人的印象就是弱小、可怜。
  但他的弱小不等于「软弱」。他就是看起来一副畏畏缩缩任人摆布的样子,但只要是他认定的事情谁也改变不了。
  
  他向往成为ALL MIGHT一样的英雄。「无个性」的诊断没能阻止他,母亲的道歉没能阻止他,同龄人的嘲笑和轻蔑也没能阻止他。
  之前看到推上一位出轟太太说如果得到个性前的绿谷和轟君相遇了,轟君肯定会反感「只知道做英雄梦不好好改变现在的自己」的绿谷。这个说法是有一定道理的,既然想成为英雄为什么他不好好锻炼身体我也是很不解(剧情需要?)
  
  他肯定很想得到一个「个性」,因为这基本是成为英雄的必要条件。
  他无数次试过能不能像母亲一样吸引小物件、能不能像父亲一样喷出火焰、甚至说不定有万分之一的概率能像ALL MIGHT一样拥有超出常理的力量?
  或者再等一等。可能他只是个性出现得晚,再长大一些,他的个性就会出现,然后他就可以告诉医生「你的诊断是错的」。
  但是时间越是推移,他的希望就越微薄,慢慢长大的他开始明白什么是「现实」。
  
  曾经的玩伴开始疏远他、嘲笑他、拿他的弱小取乐。
  他去到学校,发现周围的人都有他所没有的东西,他就像个孤零零的异类。
  他拼命学习,可是考了第一有什么用呢?听说他将来想要成为英雄的老师朝他施以无情的叹息。听说他竟然不自量力想要成为英雄的同学对他施以凌辱。
  理想不被任何人所认同,甚至连存在也得不到肯定。
  你连个性都没有,这个社会不需要你这样的废物。
  
  可他还是想成为英雄啊。
  
  他不停地测算自己离成为英雄的距离。成为英雄需要什么?个性,他没有,也不再抱有希望。正义感,他倒是多的快要溢出来,可这不是决定因素。或许他还有比别人优秀一点的分析能力?扬长避短,他觉得自己或许可以试着走跟别人不一样的路。
  
  写了十几本的英雄笔记,封面上写着「为了将来」,可是他真的有「将来」吗?他真的相信自己还有「将来」吗?
  他的理想和自尊在幼驯染的嘲讽中被炸得粉碎。十年来一点一滴积压的绝望扼住了他的喉咙。
  他不该抱有希望的,从一开始他就应该认清现实做一个平庸的人,或许还能有一个不那么沉重的童年。
  
  可是他只是想做一个帮助别人的人啊。
  
  ALL MIGHT出现在绝望的少年面前,即将溺亡的少年抓住了救命的稻草,然后故事如我们所知地继续下去。
  
  绿谷出久真的是一个顽固又执拗的人。累也好痛也罢,流汗也好流血也罢,只要是对他成为英雄有益的事,他都花十二成的力气去做。
  他好像精于计算,对于眼前的状况永远再三分析,可他又毫不顾惜自己的身体,无数次涉身险境。
  
  轟的家事和他有什么关系呢?一点都不可爱的小孩的性命和他有什么关系呢?素未谋面的人的事情跟他有什么关系呢?
  他的世界是有等级先后的。先是别人,再是亲友,最后才是自己。
  也许「自己」还时不时被划出考虑范围外吧。
  
  他真的没有考虑过自己冲动的后果吗?我想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的极限。也许他已经很清楚自己的时间不多,必须在有限的时间里贯彻自己的信念。
  
  英雄不是一个安全的职业,强大如ALL MIGHT也受了无法逆转的伤。自己说不定活不过30岁吧。想做的事还有很多,想救的人也还有很多,他要回应巨大的期待,甚至有时候就不得不选择辜负养育自己的母亲。
  
  这里也想说说他的家庭。一直没有出现的父亲到底是被遗忘了还是大boss就暂且搁置不谈,总之长期以来父亲缺位,母亲又性格柔弱,这样的家庭组成肯定对孩子的性格成长有影响。
  泪腺脆弱这点无疑是继承自母亲了,平时的行为举止也隐隐有些女性化(比如坐姿都比较端正,对比其他男生叉开腿的豪放坐姿。不过衣服的品味相当高中男生了)。
  但正因为父亲不在,作为家里唯一男性的他才更会时常意识到「自己必须保护好母亲」吧。所以他总会比正处于叛逆期的同龄人更多地顾及到母亲,这是他一直以来背负的责任。
  
  他追求强大,但不是一味的争强好胜,他的意志坚不可摧,却又有满腔的温柔。
  
  才十六岁的少年啊。已经经历了与他年纪不相符的世态炎凉,经历了无可挽回的生离死别,披着一身无法治愈的伤疤。
  
  他正是意气风发的年纪吧。可我感受不到。
  可能有些夸张,但我从他身上感受到最明显的,
  
  是「悲壮」。
  
  少年は、ヒーローになる。

评论(4)
热度(53)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