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Halves Of A Whole·第一章

贴吧首发:@关尚隆 http://tieba.baidu.com/p/3734292496?fr=frs

  01.

  小小的公寓充斥着“咕噜咕噜”的烧水声,银发的小男孩搬来一只小凳子,踩上去刚好高出料理台一截,熟练地拿着菜刀切好豆腐与裙带菜,丢进沸水中,再加进一块味噌,末了又切了几段葱,拿汤匙搅了搅。

  香气渐渐冒出来,银时感到衣角被拽了拽。

  “哥、哥哥……”黑发的小男孩一手抱着一只蛋黄酱玩偶,嘟着嘴看向他。

  银时回身拍了拍他的小脑袋,柔声道:“十四郎饿了吗?不要急哦,哥哥这边马上就好了。”说完,抬头望了望半掩着门的卧室:“去玩吧,不要吵到妈妈哦。”

  两岁半的十四郎听话地点了点头,跑到一边去搭起了积木。

  银时加快了动作,麻利地架锅炒好一盘青菜,盛出味噌汤和米饭,最后切了一小碟腌萝卜,用托盘盛好,小心翼翼地端到卧室去。

  昏暗的卧室里并排摆了两张床,以及一张矮几。一个脸色苍白的女子躺在其中一张床上,不时轻咳两声。女人闻声睁开眼,是一双温和的、和银时一模一样的红眸,一头枯槁的黑色长发则显示出主人的虚弱。

  小银时把托盘放在一旁的矮几上,上前扶起了土方裕子:“妈妈今天有感觉好一点吗?”

  女人闻言,把刚到喉头的咳嗽压了回去,瘦削的双颊泛起一阵病态的潮红,扯唇笑道:“嗯,好多了哦,马上就可以抱抱小银和小十四了呢。”

  银发男孩仿佛得到了鼓励一般,开心地“嗯”了一声,将饭菜摆好,小跑了出去。再回来时,手里牵着一个黑发蓝眸粉雕玉琢的小男孩。

  银时抱着十四,一边喂饭一边不时转头看看母亲,一家三口静静地享用晚餐。

  吃饱喝足,十四郎便攥着哥哥的衣摆打起了瞌睡,银时这才端起了自己的碗筷。

  “辛苦你了,银时。”土方裕子眼里满是心疼与自责。

  “没事的,妈妈,现在比坂田先生在的时候好多啦~”

  裕子叹了口气,屋内顿时陷入了沉默。

  ——“坂田先生”是她的前夫,银时和十四的父亲。

  两人奉子成婚,然而婚后没两年,坂田健一被公司裁员,就开始出入声色场所,酗酒赌博。起初还是藏着掖着,后来就开始责打老婆,年幼的银时也没少挨骂,原本殷实的家底被败得精光,甚至欠下不少债。最后坂田裕子坚决地离了婚,恢复了本姓土方。

  离婚后不久,她却发现自己怀孕了。

  前一段婚姻已不可能挽回,自尊也不容她再去麻烦娘家人,于是迁居到另一座城市,用自己勉强积攒下来的一笔钱租下这间小公寓,靠打零工维持生计。

  银时五岁时,十四郎出生了,索性就随了母亲的姓。

  而刚刚懂事的银时,也不再称呼那男人为“爸爸”,而是“坂田先生”。

  原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土方裕子却在一年前病倒了——

  肺癌,晚期。

  本可以早早发现的,为了照顾好两个孩子才一直拖着,只当做普通的咳嗽来治疗,终于还是一病不起。

  ——

  银时很快吃完了,小心地将怀里的小十四放在另一张床上,起身收拾好碗盘,搬了小凳子在水槽边洗碗……

  等一切料理完,已经不早了。银时熄了客厅的灯,走回卧室,已是疲惫不堪。再早熟他也不过是个七岁多的孩子,却担着一个全职主妇的工作量,不累才怪了。

  扫了一眼床头,妈妈显然已经吃过药,昏昏睡去。银时翻上床,轻手轻脚地钻进被窝,却发现一双晶晶亮的大眼睛正盯着他。

  “十四还不睡,不困吗?”

  小十四打了个呵欠,意思是——“困”。

  “诶?那是不舒服?”

  “没有!”十四摇了摇头,伸出小手去碰银时的眼睛。“哥哥,一起……睡!”

  银时心都要化了。

  在这段并不算美好的童年时光,十四就是他最大的慰藉,以至于往后的很多年里,他都在弟控的路上越走越远。

  “嗯,晚安哦。”他把小小软软的十四搂在怀中,并在额上留下一个晚安吻。

  窗外,明月将沉。

评论
热度(7)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