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Halves Of A Whole·第三章

  03.

  “不要……”

  “啊……真的够了……”

  “不、真的不要了……”

  “啊……”

  “求你了……”

  “蛋黄酱什么的真的够了啊!”

  “呜……十四你对哥哥真是太好了。”银时欲哭无泪地看着碗里堆叠成谜样形态的黄色物质。

  “嗯!当然啦,快吃吧!”小十四双手抱着挤空了的蛋黄酱瓶子,咽了口口水,期待地看着他。

  银时苦大仇深地与蛋黄酱对视着。

  好——

  三、二、一!

  只见他端起碗,已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碗里的拉面扒拉到嘴里,尽量忽视了舌尖传来的诡异感,几乎不咀嚼就直接咽下。

  33秒,完成√将碗重重搁在桌上,强忍着呕吐的欲望,给自己灌了一大杯冰爽的草莓牛奶,不断地给自己心理暗示。

  这可是弟弟的爱心早餐啊!振作起来,坂田银时!

  “我吃饱了。嗯,很好吃,真的。这种美味以后哥哥还是不跟你抢了。”

  “啊哈哈哈哈,金时,岁三,早上好,你们一大早的真有精神啊!哈哈哈……”一只棕毛球(划掉),一个棕色卷发的男孩窜了出来,毫无顾忌地大笑着。

  “是银时啊,银时!你这白痴。”银时白了他的表哥坂本辰马一眼。

  说起来,他的姨妈算是嫁了个金龟婿,姨夫是个成功的企业家,坂本集团在国内外都算小有名气的。也是从姨妈口中他才知道,这么多年自己之所以没有见过父母家中的其他亲人,是因为最初父母是私奔成婚的,与各自的家族断了联系,所以即便前两年外公外婆去世的时候,妈妈也没有回来过。

  一直以来土方裕子出于自尊,从没有把自己糟糕的婚姻透露给家人,最终还是为了孩子,舍下昔日的事主动联系了姐姐。土方家两姐妹的关系自小就很好,姐姐二话不说,很快就去了之前银时一家所在的城市,没想到恰好逢上妹妹的离世,紧接着就是操持葬礼,帮着搬家,等等。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银时兄弟俩也渐渐融入了坂本家。
  

  今天,正好是小学的开学仪式。

  坂本太太开着车将银时与辰马两人送到学校,因为早先打过招呼,两人不出意料地被分到了一个班。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班主任,吉田松阳。”站在讲台上的长发男子语气温和却具有独特的吸引力,闹哄哄的教室顿时安静了不少。

  吉田松阳用目光扫视了一周,开始向刚踏入学园的孩子们做起了介绍。

  “啊哈哈哈哈,金时,我刚认识两个新朋友哦,这个是假发,这个是晋介。”一旁的辰马压低了声音,指向后排的两个男生。

  “不是假发,是桂啦!”扎着马尾面容秀气的男孩急道。

  “叫我高杉。”另一个紫发的孩子直接翻了个白眼。

  “坂田银时。”银时点了点头。

  “啊哈哈哈哈,以后我们就是朋友了。”

  不,四个气场完全不同的人真的可以成为朋友这种东西吗……

  吉田松阳扫过窃窃私语的小朋友们,不紧不慢地结束了致辞,善解人意地拍了拍手:“那么,大家先互相认识认识吧。”

  教室里顿时炸开了锅。

  “呐呐,我和晋助是邻居,我知道他小时候很多糗事以后可以告诉你们哦~”

  高杉黑线。

  “啊哈哈哈哈,我和金时是表兄弟哦,”辰马揽住银时的肩,一副‘我们是好兄弟’的样子,“你们不知道吧,这家伙可是个弟控呢。”

  “诶——”另外两人的眼神里都带了几分玩味。

  “弟控怎么了!我家弟弟超——可爱的好不好!”银时炸毛,被揭了短后气急败坏,“啊对了,听说昨晚有个傻叉尿床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啊,表哥——”

  “同是天然卷,相煎何太急啊哈哈哈……”

  “别拿我跟你相提并论!银发看起来就很高贵好吗!你这头棕卷毛就像用了很多年的马桶刷一样恶心啊!”

  ……

  桂目瞪口呆地看着银时换着花样地跟辰马斗嘴,看了看一旁的高杉。

  “还是我们感情好,是吧晋助?”

  “……嗯。”

评论
热度(3)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