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Halves Of A Whole·第四章

  04.

  一转眼,银时已迈入六年级毕业生的行列,十四也到了要读小学的年纪,对于这件事,银时是既兴奋又惆怅。

  兴奋的是以后他们就在同一座教学楼里,每天可以一起上学放学。惆怅的是——

  [啊,小十四就要长大了就要接触到这个肮脏的社会了,要是被女孩子骗了怎么办(不对),要是班主任是个恋童癖变态大叔怎么办……太危险了啊!]不,你才是个变态,坂田银时。

  又是一年开学季,银时穿戴整齐,难得地用沾了水的梳子将卷毛梳顺,扣好熨烫整齐的西装外套,对着镜子反复检查后,自信满满地走出了房门。

  然而小家伙丝毫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埋头认真地在面包上涂着厚厚的蛋黄酱。

  银时没有因此而气馁,从家到学校的一路上都挺直着腰板尝试各种pose来显示自己的玉树临风,让坐在副驾驶的辰马都默默地把后视镜转了个角度。这个状态一直持续到和一年级的班主任打招呼的时候。

  “喂,哥哥,”十四觉得银时今天莫名地蠢透了,是吃错了么?“不是说对老师要尊重吗。”

  自以为很酷炫狂霸拽的某人僵了一下,随即泄了气般朝老师鞠了个躬:“我家十四就拜托您了,长谷川老师。”

  傻笑着看着十四坐在教室里,脑内小剧场渐渐打开,突然屁股就被踹了一脚。

  “送儿子来上学啊卷毛?”高杉双手插袋,收回了脚。

  银时毫不客气地回敬了一拳,然后拍了拍裤子上的灰。

  “银时,哪个是你弟弟?”桂拉住高杉。

  “啊,那个最可爱的啦~”

  “……”

  “土方十四郎。”教室里长谷川老师正在点名,“请站一下让大家认识认识。”

  “哦,就是他啊~”桂扒着窗户往里头看,“跟你长得不像耶,也没有肉球可爱~”

  “假发,你热不热,我帮你把这玩意摘下来吧。”银时面无表情地扯住那一头长发。

  “不是假发是桂啊痛痛痛——”

  “好了好了我们要迟到了,再不上去松阳老师会生气的。”高杉看了看表,快步往楼上走去。

  “嘁,恋师癖~”

  教室里的土方松了口气——终于走了,这几个白痴。

  “嘿,你好,我、我叫山崎退,以后请多多关照。”同桌的男生转过头来小声道。

  诶、不对,原来我有同桌?这人完全没有存在感啊!

  “啊……好的,土方十四郎,请多指教。”

  ——

  “同学们,今年就是你们在江户银魂小学的最后一年了,这五年以来,老师和大家相处得很开心……”

  “所以最后,希望大家能圆满地完成学业,为日本的黎明而努力吧。”

  “呜呜……松阳老师说的太好了。”桂咬着手帕。

  “是啊是啊”辰马同样眼眶发红。

  “你们两个白痴,还没毕业呢,何况以后又不是见不到了,有什么好哭的。高杉你也管管他们。喂!高杉你怎么了!被笨蛋传染了吗!”

  深紫色的刘海遮住了少年幽深的眼。

  “别说了,银时。”

  他蓦地握紧了拳:“松阳老师我们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待的。”

  “这个腐朽的世界,就交给我来毁灭吧!”

  你到底是怎样从松阳老师满怀爱意的话里读出这样黑暗的信息的啊!!!

  银时默默转过头去,决定不理这三个蠢货。

  ——

  放学了。

  银时没有和他的狐朋狗友们混在一起,下课铃一响就抓起书包第一个冲出了教室。

  一楼的走廊上,背着书包的黑发男孩无聊地在瓷砖上划拉着,不时看看楼梯口。

  “呼、呼……等了很久吧?抱歉,我们回家吧。”

  土方幽蓝的眼在触及那抹耀眼的银色时忽地一亮,如同被繁星点亮的夜空般璀璨。

  微红着脸甩掉哥哥牵过来的手:“我自己会走啦。”

  然后,又颇不习惯地摩挲了会儿书包的肩带,瞅瞅四下没什么人,这才抬手牵住了少年的衣角。

  一路上,银时恨不得跟每一个认识的人炫耀。

  “看,这是阿银的弟弟哦,可爱吧!”“不用羡慕啦,你永远也不会有这么可爱的弟弟因为我家十四赛高啊哈哈哈”……诸如此类。

  真是太让人难为情了。

  “走快点啦!”耳根子都红透了。

  炫耀够了的银时终于闭上了嘴。

  坂本先生照例赴应酬去了,餐桌上只有四个人。

  “阿喏……我想带同学回家来,可以吗,姨妈?”十四突然开口。

  “好啊,没问题,是男生还是女生?”坂本太太起身给他盛了一碗饭。

  “哐当”。盛着红豆汤的碗重重落在桌面上。

  “男生。”

  “嘭”。汤勺也得到了同等的待遇。

  “明天吗?姨妈给你们准备点心吧。”坂本太太笑道“那个,银时你给我好好吃饭,别把碗摔碎了。”

  “嗯,谢谢姨妈!”

  “我吃饱了。”银时失魂落魄地离开餐桌。

  回到房间,关好门,把自己埋进棉被里。

  到底为什么要生气?

  因为十四要把新朋友带到家里来?

  不,交了朋友是好事吧。

  可是就是很不开心啊。

  想到以后十四会和其他人相伴、相恋、结婚,组建新的家庭,只是稍微想象一下,他就会感受到莫名的愤怒。

  银时突然出了一身冷汗。

  这种感觉,真是太不对劲了……

  嘛,可能是弟控晚期吧。

  土方十四郎,是你的弟弟啊,坂田银时。
  
  

  不知过了多久,门锁被轻轻转开了,穿着睡衣的黑发男孩抱着枕头站在门口,探头打量了一下,然后走进来,锁上了门。

  床上的人展开一个“大”字趴在被子上睡得死沉,土方费力地把人卷进被子里,嫌弃地踹了一脚,小声嘟囔道。

  “白痴哥哥。”

  熄了灯,然后摸索着上了床,在熟悉的怀抱里找了个安稳的姿势,安心地蹭了蹭。

  ————
  TBC。
  十四有隐藏的兄控属性哦。

评论
热度(2)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