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Halves Of A Whole·第五章

  05.

  时间过得飞快。

  土方升上二年级,银时也毫无悬念地进入了隔壁的银魂中学。

  然而事情并不一定总能向好的情况发展。

  不知从哪一天开始,土方的情绪越来越低落,脸上也不再时时洋溢着天真,即使偶尔逗他笑了,也很快又恢复到冷淡的模样。

  起初,银时以为只是在学校被老师批评了之类的小事,兵没有多问,直到有一次回到小学去找松阳老师时,被二年级的长谷川老师拦住。

  “阿喏,你是土方君的哥哥吧,坂田……?”

  “是的,坂田银时。老师有事吗?”

  “啊,是这样的,毕竟你家的情况可能和其他孩子有些不同……总之,可以聊聊吧?”

  长谷川领着他走进走廊一端的办公室,搬了张椅子来面对面坐着。

  “不得不说,土方君是个很聪明的孩子,跟同学相处的还算和睦,没有什么打架之类的事,成绩也一直名列前茅……但最近,好像遇到了什么问题,这次期中考试的成绩把老师们吓了一跳。另外几个老师也找我反映过说,土方同学有时上课连书都不翻开什么的。”

  “这些情况我也找土方君谈过,可他一直不开口,老师我也很为难啊。”

  “所以,麻烦坂田君也稍微注意一下,没问题吧?”

  银时皱着眉将长谷川的话一字不落的听了进去,末了点了点头。

  “谢谢老师,如果有什么情况请务必及时告诉我。”

  离开办公室,一路沉思着走出教学楼,看了看手表,按照惯例等在操场。土方似乎已经结束了课后活动,背好了书包往这边走来,他周围跟着一群嬉笑的同龄孩子,只是隔得太远,不知道在聊什么。

  “这边这边~”银时招手。

  那群孩子在看到穿着国中制服的少年后“呼啦”一下散了,土方回头对他们说了句什么,然后加快步伐走了过来。

  “回家吧。”小手主动牵了过来。

  “嗯,好。那些人是……?”

  “啊,就是班上的……朋友。”

  “是么,小十四人缘不错嘛。”银时有些怀疑,但也没多想。

  “对了,”快到家门口的时候,银时才想起长谷川交代的话。“十四这次考试的成绩不太理想呢,要不哥哥给你辅导一下?”

  有那么一瞬稚嫩的小脸上燃起了喜悦,很快又无迹可寻。

  “不用了,我没问题的。”

  银时蓦地感到心脏被捏了一把,难言的悸躁。

  掏出钥匙开门,将书包丢到沙发上,顺手去接土方的书包,没想到这小子竟然抱着不撒手,换了鞋就急急往卧室冲。

  “怎么?”一直维持着温和表情的人终于有些不耐。

  当然没有得到应答,所以他也懒得啰嗦。

  天蓝色的书包被粗暴地拉开,经受了颠簸的书本哗啦啦散落一地,有那么几本在自由落体中被气流掀开,仰躺在地板上。

  暗红色的瞳孔猛地收缩。

  书本上密密麻麻或大或小的字迹并非笔记。

  【杂种】
  【没爸没妈的野孩子】
  【没人要的坏孩子】
  【胆小鬼】
  【没用的家伙】
  
  恶毒的字句狠狠扎在他的视网膜上,让凶戾的血色愈深。

  土方垂着手无措地站在一边,想捡起地上的书却被瞪了一眼。

  “哥……”

  “谁干的?”刚进入变声期的嗓音有些干涩,吐出的字音仿佛被挤压得变了形。

  他想过无数种可能,却没想到土方会遭遇这样的情况,残忍地撕开心头旧伤,迫使他不得不面对过去,然后发觉那道伤口其实血淋淋地从未愈合。

  他不愿承认这是他一直害怕的。

  于银时而言,平日里与几个哥们抱团,不说横扫整个年级,至少没人拿这种事来触霉头。

  而一直被他小心保护着的弟弟却不一样。

  十四垂着眼,没有回答。

  “别告诉我是全部……”银时想起之前看到的跟在土方身边那群顽劣的孩子,不禁捏紧了拳头。

  “不、不是的,山崎君就一直很帮我……其实,他们也不是恶意的吧……”条件反射地想要掩饰,甚至强挤出一个笑容,只是声音越来越小。

  “哈?那你告诉我什么才叫恶意?!”银时的音调不觉提高了些,在发觉面前的孩子小幅地颤了颤后,后悔莫及地放轻了语气道“抱歉。”

  弯腰收拾好地上散落的课本,没有丝毫迟疑地统统扔进碎纸机,让机器咔嚓咔嚓地尽力将灰暗的记忆绞得粉碎。

  叹了口气,一把捞过一直跟在身后有些怯怯的孩子,用力揉进怀里。

  “哥哥。”

  “嗯?”

  “虽然没有爸爸妈妈,但是还有我,所以不要伤心哦。”一只温暖的小手学着大人的样子,一下一下顺着银色的天然卷,担心着那些刺眼的字句刺伤了少年。

  “傻瓜。”这是我该说的才对吧。

  苍白的阳光从书房的落地窗漫了进来,一半黑一半白,将两人淹没。

  后来这事银时也没让别人知道,要说为什么,大概是他那点想独立解决的微妙的占有欲作祟吧。

  只不过第二天那些小鬼都小心翼翼地跑到土方课桌边道歉。

  还有就是长谷川老师的办公室里传来了这样的大吼:“那群没开化的小鬼对我家十四做了什么你作为班主任竟然什么都没察觉到吗道歉有什么用不知道现在已经迟了吗你这个MADAO!”

  然后是“嘭”的甩门声。

  隔壁教室里的孩子们面面相觑,小声地交头接耳。

  银发少年从教室外路过,猩红冷厉的眸子往里头斜了一眼,让几个带头捣乱的小鬼头立马噤了声。视线在前排端坐着听课的黑发男孩身上稍稍停留,然后便大踏步地走了。

  “那个人就是土方君的哥哥?好可怕哦。”

  “是啊是啊,不会是个不良吧?”

  “嘘……小心被土方君听见了。”

  “呐呐土方同学,你哥哥他有女朋友了吗?”后桌的女孩悄悄戳了戳他的背,脸颊红扑扑的。

  “嘛,有的。”

  “这样啊,好吧……”

  男孩的耳尖微微有些发烫。

  我干嘛要撒这种谎啊。

  不过,也很难想象他会有女朋友的样子啊,那个人。

  ——

  “老太婆,啊不,登势老师,阿银我有个小小的请求。”

  “哈?”浓妆艳抹的中年女人磕了磕她的古董烟斗,“你这小子又给老娘闯什么祸了?”

  “阿银可是个好学生怎么会闯祸呢!”

  “……”

  “啊,就是那个啦,如果我以后上课不睡觉不吃糖不跟你顶嘴不跟高杉打架不揪假发的假发也不揍坂本不抢神乐的零食……可不可以让我下午提前走?”

  “喂……原来你上课都干这些来着?!!”登势额头上炸出一个十字,“我说你啊,学习为重吧。”

  “我成绩很差吗?”银时指了指办公桌上一张成绩单,第一个名字赫然是坂田银时。

  “阿银有很重要的事,拜托啦~登势姐姐~”少年摆出一副天真的期待着的表情,身后疑似有一根大尾巴晃荡着。

  “真拿你没办法。”在两人对视了将近五分钟后,登势终于被恶心得妥协了。

  “那真是太好了,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哦老太……登势老师。”少年立马恢复了本性,贱笑着从办公室溜出来。
  
  ——

  “叮铃铃铃——”

  教室里的孩子陆续走了,土方抬头看了看挂钟,离国中放学还有五十分钟。撑着下巴发了会呆,然后抽出一本草稿本开始了涂鸦。

  “哟,画的不错嘛。”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猛地回头,对上一双带着点戏谑的红瞳。

  “吓、吓我一跳啦混蛋!”土方连忙收起画了一半的素描,还好没有画完不然就被发现了。

  银时摸了摸下巴,刚才那幅画他看得仔仔细细,天然卷的话,反正肯定不是辰马那傻×。

  “今天这么早?”土方背好了书包。

  “嗯,以后都会这么早哦。”

  “嗯!”唇角不受控制地上扬着,不知不觉主动牵上了身旁少年修长有力的手,名为雀跃的心情在他心间跳动着。
  

评论
热度(4)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