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Halves Of A Whole·第七章

  07.

  盛夏的风裹挟着遥远海岸的湿气,即使是傍晚仍然让人感到闷热难耐。

  今天哥哥突然说有事所以没有来接他,土方十四郎在球场上和小伙伴们足足踢了两个小时才带着一身夏日特有的气息各自回家。口干舌燥的他只想赶紧回家灌下一瓶冰镇的步狩汗。【喂
  
  拿着钥匙转开门锁,一句“我回来了”还未出口,就发现玄关处摆着一双从未见过的锃亮皮鞋。

  大概是来客了吧,会是谁呢。

  玄关与客厅隔着一面屏风,隐约听得见有两个人对话的声音。

  “五年前我在札幌和朋友合伙跑外贸生意……”听起来是一位中年大叔,与谁一直讲着他的创业经历。

  “嗯嗯。”这是少年不耐烦的回应,似乎急于让他赶紧结束。

  土方正准备去看看究竟是什么人,冷不防被一只手拽了过去,几乎是被扯进了旁边的餐厅。

  “喂!”土方揉了揉被攥疼的手腕,望向罪魁祸首的蓝眸充满怒气。

  “啊,那啥,啊哈哈哈……十四你终于回来了啊~”辰马抓着自己的棕卷毛讪讪地笑着,“就是那个啦,我想找个人下飞行棋来着~”

  土方:……

  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客厅的方向再看看桌上的飞行棋,然后开心地答应了。

  反正,坂本辰马是个笨蛋嘛。

  就在辰马满世界找着土方说想玩的将棋的时候,土方已躲到离客厅十分近的衣帽间去了。

  对话声清晰地透过门板传进来。

  “大概就是这样,我现在稍微也算有了不少积蓄,所以,也想弥补一下以前亏欠你们的。”

  “坂田先生可真是天真,不说别的,你是能弥补我们失去的母亲?还是童年那种东西?”少年冷笑,“欠下了债有本事就用一生来还啊。”

  坂田……

  有一瞬间他忘了呼吸,一种难名的惶恐漫上心头。

  “银时……我知道我算不上一个好父亲,你不愿意认我我也能理解,可不管怎么说我都还是你们的血亲,你也不希望你弟弟从没有过父爱吧?”

  男人的语气轻柔到有些小心翼翼,这让银时感到可笑,记忆里那个喝醉了酒动辄打骂的男人又是谁呢。

  ——坂田健一是他十多年来唯一憎恨的人。

  然而男人的最后一句话也确实戳中了他一直以来的困扰。

  父爱什么的,大概挺重要的吧?

  “所以,可以搬来札幌和爸爸一起住吧?毕竟你们现在也算是寄人篱下……”

  “爸爸?你?”少年轻蔑地打断他的话。

  同样一头银发的男人尴尬地搓了搓手,咬牙厚着脸皮继续道:“啊啊,银时你既然适应了这边的生活,不愿意也就算了,但我想十四郎还是会希望有个爸爸的吧,而且札幌那边的学校也很不错,转学搬家之类的事也不必担心……”

  银发少年脸上的成熟与冷静终于渐渐崩裂开,露出与他年纪相符的、理应有的迷茫与犹豫。

  “怎么样?如果没问题的话,我下个月初就会来接十四郎。”男人露出志在必得的笑,就如同每次谈妥了一笔生意时一样。

  黑暗里的土方无意识地攥紧了拳头。

  那个该死的卷毛要是敢把我送走我就再也不理他了!

  对,还要揍到他连亲妈都不认识!

  ……

  然而不安的情绪如同被注入了酵母,不断膨胀着,撑满了小小的心房,酸涩难耐。

  “请先回吧,坂田先生。”沉默许久的少年深吸了一口气,语气低沉地开了口,“这……我还做不了主。”

  “那好,我过两天再来,正好是周末,不如让我尽一尽父亲的责任,陪你们兄弟俩去游乐园玩一天吧。”坂田健一格外爽快地妥协了。他笃定这个分别已经的儿子最后的答案将是什么,因此毫不犹豫地展现了他的慷慨。

  银时起身将男人送到门口,有些催促的意思:“那么再见了,坂田先生。”

  男人在穿好鞋后回头,与某人如出一辙的深蓝瞳仁浸透了笑意:“什么时候也叫一声‘爸爸’吧,银时——很久没听过了。”

  少年扯了扯唇角,没说话。

  得寸进尺。他想。

  送走了那个令人生厌却偏偏与自己十分相像的男人,银时有些茫然地站在原地。

  与他身量相当的棕发少年悄悄地蹭了过来,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小声说了句:“计划失败。”

  “哦。”银时僵硬地回答。过了一会——

  “等等你说啥?!”

  似乎是为了回答他,一个身影从衣帽间窜了出来,跑到楼上房间“砰”地关上门。

  “咔嗒”紧接着是门锁上的声音。

  银时心惊胆战地回想了一下刚才那个混蛋大叔说过的话。

  特么……全被听到了啊!!!

  “不是吧老兄,你这都能搞砸?”银时恨铁不成钢地往身旁那人腿上踹了一脚。

  辰马跳开躲过连续攻击,可能也觉得不好意思所以没有还手,试探着揽过银时的肩。

  “嘛嘛,事到如今,你只能想想怎么跟十四解释了,话说回来,你真的想好要把十四送走?”

  银时沉默。

  辰马难得一脸正色:“而且这也不是你想不想就能决定的,总要看十四的意愿吧。”

  平时死不正经的人偶尔讲讲道理也会有一语惊醒梦中人的效果。

  “嗯,有道理,只要十四说不愿意就很好解决了对吧。”

  “……那你还杵在这儿?”

  “……”刚才十四那样绝对是生气了吧!要是不小心激怒他让他说出什么“死也不回来了”之类赌气的话要怎么办啊!

  银时看向辰马的眼神突然多了一分期待。

  “啊哈哈哈哈干嘛这样看着我我会发毛的哈哈哈……”

  “咔嗒”,这回是身后的大门开了,坂本太太踩着高跟鞋拎着购物袋走了进来。她也知道今天坂田健一会来,应银时的要求没有待在家里,去商场逛了一圈回来正好见那个男人的车开走。

  “什么?他想把我可爱的小十四带走?!”在了解了经过后,这个年过四十依旧光彩照人的女人气得把购物袋往辰马身上一甩。

  “啊哈哈哈哈……妈您消消气,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十四怎么想的,要不,您去问问吧……”

  女人狐疑地在两人脸上扫视了几回,又看看二楼紧闭的房门,突然会心一笑。

  “你看你们俩男人关键时候没点能耐,还不是得靠我出马啊哈哈哈哈……”

  “……”到底有什么好骄傲的。

  坂田银时的内心此刻充满了纠结。他一时不知要怎么解释甚至怎么面对——是说“哥哥是为了你好”之类的还是“我也不想跟你分开”?

  他甚至找不到一个恰当的表情,所以选择了蹲在墙角暂时逃避。

  房门很显然是锁上的,姨妈敲了敲门。

  没有回应。

  银时在看见她理所当然地拿出备用钥匙开门时终于露出了一个可以说得上是生动的表情,感觉瞬间get了一个新技能。

  这边土方正把头用枕头蒙着,听到开门声僵了一下,整个人埋得更深了,然后闷闷地说了句“出去。”

  “十四,是我哦。”坂本太太笑容不减地在床沿侧身坐下,“是有什么烦心事吗?”

  土方愣了愣,随后坐起来,低着头闷声说了些什么,银时靠在墙角无法听清,但女性相对较为上扬的音调仍旧很清楚。

  “这事的话,姨妈这边也不好说什么,只要十四郎同意了就完全尊重你的意愿……

  ……啊啊,不说话就是同意的意思吧?

  ……札幌虽然冷了点,总的来说也是个很不错的地方哦,反正去了那边还可以经常联系的,半年见一次面总是没问题的……

  ……诶?不愿意?十四郎不想见到爸爸吗?”
  
  “不、不是的!”土方将衣角在手里绞作一团,紧咬着下唇,已然相信了自己会被送走这件事,下了很大决心才开口。

   “但是、比起爸爸,不能没有哥哥啊!”
  
  这回听清楚了。门外的银发少年将脸埋进掌心。
  

评论
热度(4)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