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Halves Of A Whole·第八章

  08.

  自银时升上高中以来,一方面是突然增加的数倍于从前的课业,一方面是“不需要什么家长来接”这样的自尊心的膨胀,供需平衡,银时已不必每天提前离校跑去隔壁小学,放学后都会直接跑去篮球队训练,然后再回家。土方这边的自由时间也同样宽裕了。

  当然银时偶尔也和朋友们哀怨“弟弟长大了就不粘人了”什么的。

  十二月的傍晚,天色早已变得昏暗,细丝般的冰雨摇晃着飘落,在眼前织成一幅薄纱,路边商店架起烤白薯的炉子,蒸腾的热气与雨幕交融在一起。

  土方冷着脸,没撑伞,抱着一沓书快步走着,与放学的学生们方向正相反。

  本来就帮老师整理资料到很晚,快走到家才发现有重要的书没带回来,半路上突然飘起了雨,这种情况是有多背运才能碰到啊!

  学校所在的文教区的人行道,为了方便学生出行而设计得格外宽阔,一条绿化带将人行道分割成两半,上学放学总之是靠右行。

  土方戴上连帽衫的帽子,低着头专注看着脚下的路,刘海替他遮住了大半飘到脸上的雨丝。还不算太冷。不远处似乎传来了熟悉的笑声,略带惊喜地抬头,看到的却不止一个人。

  招牌似的银发不用想也知道是谁,旁边更显眼的是橘色头发的少女,两人靠的很近,朝着与土方相反的方向,迎面走来。

  ——那是谁?

  少女显得很活泼,走路似乎都是一蹦一跳,两个丸子头上是充满中国风情的头饰,大概算是可爱的类型吧。

  ——可是为什么我越看越觉得讨厌啊。

  少女脖子上围着对方的红色围巾,少年则伸手宠溺地在少女头上揉了揉,少女则有些羞赧地躲开,扬起粉拳轻轻砸在男友的身上。

  ——虽说不确定,但是怎么看都是男女朋友的关系吧。

  两人离自己越来越近,土方有些慌乱,想着还是躲开比较好,头埋得更低,快步与两人错开。
  

  ——
  

  与此同时。

  “神乐酱——很冷啊——快把围巾还我!”

  “嘁,谁管你阿鲁。”

  “喂喂……”

  “啊!银酱你这个混蛋!居然把鼻屎擦在我头上!揍你阿鲁!”

  “痛死了!女孩子要温柔一点知不知道!你这样子是嫁不出去的!”

  “哼,本女王一定有很多人追的!”

  “太天真了,你以为……咦,刚刚那个人是不是有点眼熟?”
  

  ——
  

  莫名地感到气愤,步伐越来越快,最后几乎是跑着到了教室,忘带的书就放在桌面上显眼的位置,更让土方对自己感到恼怒。空无一人的教室无处发泄,于是他也只好自己憋着。

  眼见着外面的雨有变大的趋势,土方暗咒了一声,重新跨进雨幕。

  冒着雨回到家时已经是晚饭时间,怀里的书用校服外套罩着所以没有打湿,冬天厚重的衣服被雨水填充后显得笨重而狼狈,在玄关正撞见银时。

  “十四?你回来就好,我正准备去找你呢。快把湿衣服脱了去洗个澡,书给我吧……”银发少年手上拿着两把伞,似乎正准备出门,见到土方后一副安心了的样子,伸手来接他怀中的书。

  “嗯……”心中的躁动慢慢平复下来,然而余光瞟见客厅里橘发少女的身影,呼吸一滞,立马又冷了脸,“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

  怒气值MAX。

  “诶,十四……?”

  回到房间,土方把书和脱下来的衣服随手甩在一边,愤愤地从衣柜里找出干净衣物,胡乱团成一团抱在怀里,往走廊另一端的浴室走去。

  二楼的走廊是半开放的,正好可以看见楼下餐厅的一角,橘发少女毫不客气地坐在了土方平时坐的位置上,与银时挨在一起。

  “……靠。”不爽到了极点。
  

  ——

  
  “因为神乐酱今天家里没人,我就干脆带她来家里蹭个饭,辛苦姨妈了。”

  “哇,好香啊~阿姨手艺真好,我家的笨蛋老哥就只会做鸡蛋拌饭~虽然鸡蛋拌饭也很好吃就是了~”神乐双手撑着饭桌的边沿探身死死盯着桌上的菜色。

  “好了,大家快点吃吧,不然所有菜都要被这个大胃女抢完了。”银时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拿了个保温饭盒,每样菜都夹了一些,放在旁边。

  桌上的菜在以一种风卷残云的速度消失着,银时和辰马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坂本太太稍微有些惊讶,连忙又去淘米煮了一锅饭。

  “诶,银酱你弟弟还没下来吗?我都快吃完了阿鲁。”少女稍微停下了从开动以来就没停过的筷子,指着只剩下十分之一的菜,突然萌发了一点良心。

  “我去叫他吧。”银时放下碗。

  浴室没有人,大概是洗完了。

  房间里也没有人。

  最后找到他是在书房的阳台,这里视野开阔,不远处是一片连绵的山丘,不仅有自然的景色,还有凛冽的寒风,混杂着房檐挡不住的雨珠,吹拂在只裹着一身黑色绒布浴袍并且赤着脚的孩子身上。

  “喂,你发烧了么没事跑来吹什么风?”银时快步走过去,逐渐长开的身板足以把对方整个人罩住。

  “别管我啊,陪你女朋友去。”这声音带着些沙哑低沉,不知道是进入了变声期还是感冒了,抑或是哽咽。

  “哈?”银时愣了愣。“你说神乐酱?”

  土方没有回答,一副“不然还能是谁”的表情。

  “噗哈哈哈哈哈……”

  “你笑什么笑!”土方有些恼怒地瞪了他一眼。

  “神乐酱只是同学啦,她那样怎么会有男朋友。”银时抬手揉乱了他的一头直发,“我愚蠢的弟弟哟~”

  “啊?”土方大脑当机,过了两秒才反应过来,脸上顿时烧了起来。

  居然为了这种事生气,我真是……

  “阿嚏!”

  “好了好了快下去吃饭吧,别冷着了。”银时不由分说地把人抱起来进了房间,拿了套厚实的衣服丢给他。

  土方十四郎沉浸在深深地羞耻中,并且还有一点莫名的小雀跃,然而他不会承认那是因为发现哥哥并没有女朋友这件事。

  “该剪了吧。”银时倚在一边看他换上衣服,出神地伸手捏起土方耳边一绺过长的黑发。

  “不剪!”

  “哈?十四郎要留长吗?”

  “就是不剪!”

  “你是哪来的小孩脾气啊……”

  “<( ̄^ ̄)>”

  ————
  TBC。
  留长发是要给哥哥当女朋友吗→ →因为不剪所以会有马尾十四><
  突然有的脑洞,我本来想随便码两段就完了结果还是写了这么多(表扬我自己

评论
热度(2)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