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Halves Of A Whole·第九章

09.
  
  在银时一天之内第七次对着只有几个硬币的钱包叹气之后,桂终于忍不住了:“银时,你去打个工吧。我家附近开了一家猫咪咖啡厅在招侍应生,不如我们一起去吧,肉球是这个世上最可爱的生物了~高杉都不愿意陪我一起去……要是你不愿意去就算了别用那副眼神看我吧啊喂!”

“谁让你一副白痴样,还不准吐槽啊?”

“……哼ヽ(≧Д≦)ノ”


银时最后还是答应了,出乎意料地。当然不是什么穿着可爱围裙的侍应生,而是在甜点房当帮工。

坂本家也并不是缺这点零花钱,只是他一直不愿意频繁地向姨妈要钱,自己的钱花起来当然更加心安理得一些。


每天放学后工作到晚上九点,日薪最开始是两千日元,工作强度也并不高,何况还是甜品制作方面的内容,银时自然而然地一直做了下来。


这天大概是店里一同打工的几个学生临时有事告了假,银时和桂的工作量都比往常大了不少,忙到十点半才结束。


“明天也请多多关照~”领了工资,和桂道过别,顺便捎上一盒挤满蛋黄酱的纸杯蛋糕,银时在凛冽夜风中跨上自行车,有些急切。


要说为什么急切,大概是“家里有人等着我”这样已婚男人一般的心情吧。


江户的夜景灯火辉煌,即使到了晚上商业区依旧人流如织,尤其是银时骑车经过的某一条街全是各式各样的游戏厅,都是通宵开放的。


银发少年目不斜视专注地看着前方的道路,飞速穿行在夜晚的街道。


在楼下锁好车,随手拢了拢被风吹乱的自然卷,抬头看见二楼属于土方的房间已经熄了灯。


大概睡着了吧……


带着稍微有些失落的心情从口袋里翻出钥匙,关门时放轻动作以免吵到熟睡的家人。

客厅很暗,一台电视机明明暗暗地将光投射到周围墙壁上,似乎是播放着购物节目。


“谁啊,居然连电视都不记得关。”银时一边嘟囔着一边取下挂在肩上的书包,走过去打算关电视,余光瞟见茶几边一团黑影,吓得戳在原地汗毛倒竖。


“我靠……阿银我不会碰上什么灵异事件吧……”


提起勇气挪上前,那团黑影逐渐变得清晰,电视机昏暗的光勾勒出一个柔和的轮廓。


——也正是他所熟悉的。


银时缓缓松了口气,伸手在那头柔软黑发上按了按,又怕惊醒了他而迅速收回手。


“困了就去睡啊你这笨蛋,谁让你等了,会着凉的知不知道。”

轻车熟路地抱起趴在桌边的人往楼上走去,初秋的夜晚已浸透凉意,怀中少年原本朝向另一边的脸循着热源靠向温暖胸膛,并且无意识地蹭了蹭。

银时:我要炸了。

——

第二天。

“喂你怎么跑到我床上来了!”

“……”

“等、等等,别摸我头好恶心!”

“啊,以后别穿纯黑的睡衣了。”

“哈?”

“起床了,冰箱有蛋糕哦。”

“你莫名其妙啊……”

评论
热度(1)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