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Halves Of A Whole·第十章

  10.

  高三的开学考试之后一切都突然忙了起来,不管是篮球队的训练还是别的什么社团活动都削减了大半,偶尔也会有「啊,这样就是高三了」的想法。

  虽说三年生差不多都投入了紧张的学习中,银时反而闲得与众人格格不入。

  “喂,银时你又翘老太婆的课,小心她罚你扫厕所。”路过楼下长廊的高杉随手砸了一本杂志正中卷毛。

  “谢啦。”银时将杂志摊开铺在脸上遮挡日光,“女厕所的话,阿银乐意之至。”

  “嘁。”高杉踩着增高鞋(划掉)走远了。

  “昨晚看jump看到太晚能补觉真是太好了~”银时打了个哈欠,把杂志翻到有女明星写真的彩页后盖在脸上继续睡。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一个下午的阳光将长椅烤得暖洋洋,银时丢开覆在脸上的杂志,伸了个懒腰。

  紧接着一张陌生的脸映入眼帘,对方似乎有些胆怯并且焦虑着,尚显稚嫩的脸上突兀地冒出一道疤,一副不良少年的打扮,就站在不远处。

  来找碴的?银时挑了挑眉,慵懒的目光逐渐凝聚如炬。

  对方更加紧张,磕磕巴巴地介绍自己:“您、您就是「白夜叉」阁下吧?呃,我是初中部的铃木,现在是「攘夷组」的骨干之一……”

  银时稍微放松了些警惕。「攘夷组」是某个中二病患者在中二的时候组织起来的,然后银时他们理所当然地加入了进来。在此之前他们就自称joy4,于是组织的名号也就取了和「joy」相近的「攘夷」(这解释有点扯?)

  然而这个一时兴起成立的混混组织,后来莫名其妙地成长为银魂中学里数一数二的势力,这当然与他们四人的战力有很大关系,不可避免地被人起了一些代表威慑力的绰号,譬如「白夜叉」「狂乱的贵公子」以及「剑豪」,但没人知道「修罗」这个称呼是高杉自己传出去的。
  
  不论中二的时候做了些什么,升入高三之后几人都渐渐远离了攘夷组的活动,大部分事务都移交给了低年级的成员,只是名义上的老大而已。
  
  那么现在他们来找自己,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难道说——
  
  “小卖部的草莓牛奶卖完了?”
  
  “啊?”铃木一脸惊诧。
  
  原来不是草莓牛奶卖完了啊,银时安心下来,镇定自若地让铃木慢慢说。
  
  铃木简洁地说明来意,大概是初中部出现了一支新的势力,逐步有了与攘夷组分庭抗礼的能力,对方的主将十分难对付,对方嚣张到下了战书就在今天下午决胜负,因此攘夷组这边希望昔日的老大来领导云云。
  
  银时:“这么无聊的事……”铃木的手下提了一个大概十二寸的蛋糕盒上前来,从包装盒上看正是银时常去的那家甜品店新推出的品种。“……身为老大我当然得去,不过不到关键时候阿银我也是不会出手的。”
  
  约战地点是城西一片废弃的建筑物,空荡荡的大楼似乎是不良们的聚集地,水泥墙上有着大片的涂鸦,被破坏的部分也不少,一些墙体甚至露出了钢筋。攘夷组成员的基本标志是头上的白布,这个传统倒是从银时开始的,曾经一腔热血的他喜欢穿着一身白在一群热血少年中横冲直撞,白夜叉之名也由此而来。
  
  「传说中的白夜叉」的到来让攘夷组这边气势高涨,银时翘着二郎腿坐在高处打算全程观战,一个小卒在旁边为他介(duan)绍(cha)情(song)况(shui)。
  
  “「真选组」大概是这两年从初中部发迹的,大将是一个叫近藤勋的家伙,后来竟然还招揽到了高中部的成员,本来我们攘夷组是不把他们当做敌手的,毕竟他们的老大只是几个初二的小鬼而已……但是,他们的几员主将实在、实在很厉害,尤其是那个被称为「荆棘流氓」的家伙……呃,坂田老大你有在听吗?”
  
  银时原本慵懒地倚着墙,在看见另一伙组织有序的不良少年涌进来后慢慢前倾了身子,眼神有些直,紧紧盯着为首的黑发少年。
  
  “那个「荆棘流氓」还是什么的本名叫什么?”
  
  “好像是叫土方……土方十四郎,老大。”
  
  银时表示自己受到了惊吓。难怪这小子有时候很晚才回家,甚至有几次还受了伤,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骗得我真以为是体育课不小心……
  
  不知道是谁说了挑衅的话,两方的人开始骚动,已经有按捺不住的人冲上前开始搏斗。所谓的决战就这么一触即发,目前来看攘夷组稍占上风,双方都很自觉地给主将们腾开战斗空间。战场的中间,铃木和土方杠上了。
  
  两人用的都是长刀,铃木牛高马大,从身高上压制着马尾少年,而少年在气势上并不弱于对手,甚至全程叼着一根烟,出招凌厉。两人一错身,铃木反手一肘撞在土方背上。
  
  “嘶——”银时倒抽了一口凉气,一步跃下高台,从地上捡了一根杀伤力比较弱的铁棍,踹开眼前碍事的混混,疾步上前拦下铃木的刀:“你,一边儿去。”
  
  “谁TM碍老子……诶,坂田老大你?”铃木愣了一下,然后兴奋地点了点头,做了个加油的手势之后退到一边去了。
  
  大概得让后辈失望了,银时想着,回手挡下一击:“喂,对老哥也不手下留情啊!”
  
  土方没有因为银时的出现而感到惊讶,反而一副早有预料的样子,吐掉了嘴里的烟头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啰嗦。”
  
  看到了与平时不一样的弟弟的银时咽了口口水,被一种莫名的快感冲击着,手中的铁棍左右格挡,就是没有主动攻击过。
  
  “喂,缩手缩脚的干什么,看不起我吗白痴卷毛?”土方愤愤地挥舞着手里的刀。
  
  “你受伤了哥哥会心疼的好不好,话说你这小子什么时候学坏的,还抽烟?”
  
  “嘁,要你管。我可是早就知道你在攘夷组这件事了哦。”
  
  “什么啊,求表扬吗你?”
  
  “别废话,打架就给我好好打啊!”似乎被识破了心思的少年脸上有些不易察觉的红,攻击更加频繁了。
  
  “好吧,那我要攻击你的右腿啦!”“注意腰!”“头!”“小心左边!”
  
  土方额头上爆出一个个十字:“你在耍我吗混蛋?!哪个白痴会告诉敌人自己要攻击哪里啊!”
  
  “好了好了我会认真的。”土方的招式大概是从剑道部学的基础技,经过大大小小的实战后有了雷厉风行的气势,只不过力量还不够。银时大概了解了土方的实力,没有最开始那么畏手畏脚,慢慢也带了几分认真来对待。
  
  天渐渐黑了下来,视野变得昏暗,中途不记得是谁提议的,两人找了个更安静的地方继续打,似乎是土方的刀在一次击空中断在了墙柱上,银时也丢开了铁棍赤手空拳地肉♂搏。这已经不像是要一决胜负的搏斗,更像是一场什么发泄。
  
  最后银土二人都没了体力,躺在地上大口喘着气,也不知道隔壁攘夷组和真选组谁输谁赢。银时嘴角挂了彩,往旁边吐了口带着血丝的唾沫,感受着全身上下传来的酸疼感,嘀咕了一句“真狠啊”之后强撑着身子站起来,递出手拉了土方一把。
  
  少年的马尾不知何时散落下来,如墨似缎的长发披散着,几绺黑发被汗水打湿紧紧贴着肌肤,激烈运动后的脸泛着潮红。
  
  “站不起来了,让我休息会。”土方喘着气,挥开了银时的手。
  
  “所以说,我来背你啊。”银时蹲下来,把土方两条手臂架在肩上,准备像以往一样背起他。尝试几次后都失败了:“啊,不好意思,十四郎太胖了哥哥我背不动呢。”
  
  “怎么可能胖,你是傻逼吗?”土方不屑道。
  
  “哈,你要是女孩子的话说不定是个大胖子呢,少女的身体可承受不起一天十瓶的蛋黄酱。”银时蹲在一旁俯视着他,修长的手捞起一把乌黑长发在指间玩弄着,然后凑到鼻尖轻嗅“我说你,跟假发属性重叠了吧……”
  
  【桂:说什么呢银时!我可没有M刘海!而且不是假发,是桂!】
  
  “好了,走吧。”土方脸上发烫,这回连耳尖都红了,偏头装作看了看窗外,然后借着银时的力站起来。
  
  渐暗的街道尚未亮起路灯,高大的银发少年半搂半扶着黑发的清秀少年缓缓走向夕阳落下的方向。
  
——
  
  第一次看见他手上缠着绷带和辰马哥哥一起回家的时候吓了一跳,然而他只是笑了笑说是打篮球时受的小伤。
  
  紧接着是第二次、第三次……也有的时候只是在屋外的垃圾桶里发现用完的酒精棉和沾血的绷带。
  
  后来从新八学长口中无意知道了「攘夷组」的事,那个混蛋,也太不让人放心了……
  
  除此之外,休息日能见到他的时间也变少了。
  
  真是令人不爽啊。
  
  升上初中后立马进了剑道部,也听说了更多关于「攘夷组」、关于「白夜叉」的事情。也许学了剑道可以帮到他吧……
  
  第一次试着跟他说了“我可以帮你干掉不喜欢的人哦?”,结果回复是“小孩子别随便凑热闹”这样看不起人的话。
  
  所以近藤大哥一次开玩笑地提出要成立一个组织后我立马写了一份企划书。
  
  近藤原本比我高一届,因为成绩不好留了一级,但人缘却出奇地好,加上我和总悟都有不错的实力,新成立的「真选组」很快成长起来。
  
  攘夷组的实力比我想象的还要强,毕竟是那伙人组建的吧。终于与攘夷组的人正面交锋了,但听他们说那四个人都很少参与组织的活动了。
  
  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失望。
  
  想看到他吃惊的样子,想被他认可,想站到和他并肩的地方,想被他更多地关注,想占据他更多的时间……
  
  不过,喜欢自己的哥哥,是不伦吧。

评论
热度(4)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