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Halves Of A Whole·番外一

  【0505土方生贺】
  【番外篇·一】
  
  十四郎今天十四岁。

  他最讨厌的哥哥早上打电话来说了生日快乐之后,十分抱歉地告诉他因为大学有活动抽不开身所以不能回家,然后就匆匆挂了。

  什么啊这个混蛋,今天可是周末诶能有什么重要的事。

  从那座城市到江户来坐电车也就两个小时而已吧!

  哦,是那个吧,应该是有女朋友了,我就知道,这家伙在高中那么受欢迎的。

  不不不,我到底在想什么啊,其实他不来也没什么的吧,那种笨蛋,来了只会咋咋呼呼的给我添乱。

  ——黑发少年一个上午都处于一种莫名的焦躁状态。

  “叮咚~”

  “来了。”他趿拉着拖鞋跑去开门。

  门口空无一人,只有一个普通的的瓦楞纸大箱子,上面有一张便利贴:【生日快乐!请拆开我!】
  
  “……”

  土方把箱子拖进来,还挺沉的。

  “叮咚~”

  靠,又是谁啊。

  土方放下手里的剪刀,又跑去开门。

  “生日快乐,十四(土方/土方君)!!!”

  “哦,近藤桑,总悟,山崎,你们来啦,进来坐吧。”

  一行人嬉闹着把自己的礼物拿出来。

  近藤的是一套精装版《十万个生理常识》,山崎送了一副羽毛球拍说希望能看见土方君在球场上的英姿。至于冲田的礼物,是一个包的严严实实的小盒子,还很神秘地说让他晚上私下拆开看。

  土方笑着感激地一一接受了,然而他的内心正有一望无际的草泥马群呼啸而过。

  “咦,这是沙发么,土方桑你家可真有意思。”冲田踹了玄关边那只大箱子一脚。

  箱子:……

  “你丫是怎么看出来这是沙发的!边儿去!”土方白了他一眼,瞧着这箱子挺碍事的,干脆挪到了杂物间去。

  箱子:T T
  
  很快,少年就忘了这件事。
  

  “我跟你们说!隔壁弓道部的阿妙小姐真是太漂亮了!你们说我该怎么跟她表达我深沉的爱意?”一只大猩猩(划掉)近藤激动地拍了下桌子,然后跳到了椅子上。

  “啊啊,这个嘛,近藤老大作为我们剑道部的部长,不如向弓道部申请来个联谊吧!”山崎停止了对土方的羽毛球知识灌输,很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如是答道。

  “哪有那么麻烦,只要生米煮成熟饭的话就一切都好说了,是吧土方桑?”栗发少年不屑地眨了眨红瞳。

  “喂关我屁事啊为什么要问我。我说,只要近藤桑你不再跟踪人家女孩子就足够了。”土方扶额。

  更可怕的是,近藤完全没有因为朋友们的反应而泄气,似乎沉迷在对阿妙小姐的幻想中不可自拔了。

  “哎,你们这帮小鬼都不能理解我……对了,十四没有喜欢的人吗,情人节的时候你可是拿了一箱巧克力回去的,不会一个有好感的都没有吧?!”

  巧克力嘛……好像是有这回事,全部堆在角落里,后来被某个突然回家的人吃完了。

  “土方桑是那个啦 ,【哔】功能障碍嘛,总不能害了人家纯情的女孩子~”

  “哈?你说谁【哔】功能障碍?不要以为我不敢打你啊小子!”

  “乒里乓啷”撕逼大战最终以桌上的奶油蛋糕被打翻作为结尾。

  然后开始了奶油大战。

  ——

  送走了自己的损友们,已将近晚上十点,土方换下沾满奶油的衣服去洗了个澡,把一片狼藉的餐厅收拾好,最后回到房间,独自一人发着呆。

  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啊,等等,上午的箱子!

  他懊恼地一拍脑门,下楼去杂物间把箱子拖出来,拿剪刀拆去了封条。

  银发红瞳的青年,抱膝坐在箱子里,一脸的可怜兮兮。

  “……”

  “……”

  “那个,对不起……啊!”

  青年矫健地从箱子里跳出来,将对方按倒在地。

  两人气息胶着在一起,有些心跳加速的紊乱。

  “痛死了!你这混蛋!不就是让你在箱子里睡了会儿么!”少年不甘示弱地抱住身上人的腰,翻了个身,反而压制住对方。

  “阿银我可是辛辛苦苦在箱子里待了十个小时就为了这个惊喜哦!你知道十个小时是多久么!阿银在箱子上画了一整幅清明上河图(雾)啊!”黑发少年再次被压在地上。

  “是谁早上说来不了的,你这个大骗子!”土方重新占据了上风。

  两人纠缠着一直从餐厅滚到了客厅,客厅矮几上堆着的礼物也被扫到了地上。

  “啪”

  整栋房的灯都熄了,一向怕黑的两人立刻停止了打闹,汗毛倒竖。

  “只是停电了,应该……”银时拿出手机,借着微弱的光辨别周围的情况。

  突然。

  身后沙发下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似乎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钻出来,一阵凄厉的怪笑几乎要穿透耳膜。

  窗户本是紧闭的,阴风撩起了半片窗帘,窗外乌云蔽月。

  “土……方……”幽厉的女声从两人背后飘出。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妈妈呀快来保佑我们啊啊啊啊——”

  两人蜷成了一团,死死地盯着声源。

  过了一会,笑声变成了哭声,然而除此之外并没有出现什么异象。

  “十四,不要怕,有哥哥在,你快去看看。”银时放松了一点,拍了拍怀里像八爪鱼一样紧紧抱住他的腰的少年,故作镇定道。

  “喂,明明是你怕了好吧,既然让我去你倒是松手啊。”

  “……”他还真的不想撒手了。

  一时间两人都沉默下来,除了沙发下诡异的重复着的鬼语,虽然都明白那恐怕是谁的恶作剧,却默契地保持着拥抱的姿势。

  少年温凉的鼻息喷薄在男人脸上,引得他一阵皱眉。

  “小鬼,什么时候学会喝酒的?小小年纪不学点好。”

  “管我那么多啊大叔,我又不是你女朋……唔?”

  未说完的话被柔软的唇覆盖住,男人带着丝丝甜腻的气息长驱直入,带着异于少年的雄性荷尔蒙。

  土方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却很自然地做出了回应,抱着男人的手又收紧了些。

  就在将沉沦时却被松开。

  银时抬手抹了抹嘴角的湿润,哈哈笑了两声:“就把你当我女朋友又怎样?”

  什么嘛,果然是开玩笑的,土方想着,脸却红了起来。

  “啊,不好意思,刚才的……不会是十四郎的初吻吧?”

  “混蛋……”

  银发男人很不厚道地笑了,然后胸上挨了一拳。

  刚才他一时情动,忘了掩饰这份埋藏已深的感情。

  心情是既希望对方能发觉又希望对方永远不要知道。

  但愿……不要被讨厌吧。

  现在只是兄弟关系,暂止于此。
  

  土方则正满脸发烫,几乎有些飘然的幻觉。

  他怎么可以吻我呢……

  虽然结果是开玩笑的。

  啊,心跳稍微有点快。
  

  “生日快乐哦,十四。”

  ————

  这片番外的设定是两人还没有成为恋人。银时压抑着感情,土方依然兄控着。
  然后那个女鬼的声音,我没写明但是大家应该猜得出是谁干的吧啊哈哈
  以及再次的,副长生日快乐。

评论
热度(1)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