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Halves Of A Whole·第十四章

十三章的肉被和谐了,实在发不上来,大家可以上贴吧看。

  14.

  坂田家楼下的休闲广场最近不大太平。

  原因是小区里多了两个大帅哥,不少小姑娘每天期待着和他们邂逅,一些家庭妇女也经常谈论,于是全小区的老少爷们,有老婆的怕老婆被抢走,没老婆的同样视他们为竞争对手。偏偏这两个人一点自觉都没有,每天成双成对地出现,一出现就是一场血雨腥风【什么鬼。

  今天天气不错,作为店长的银时提早下了班陪十四在院子里打会儿篮球,不知不觉球场边已聚集了一些人。

  银时站在三分线外跃起投球,篮球不如所愿地撞在篮框上,弹到场外去了,他弯下腰扶着膝盖大口喘气,朝十四笑了笑:“哎,人老了啊。”

  “嘁,是【哔——】的事做太多了吧。”

  “什么啊,你不是每次都很享受吗。”

  “今晚沙发空着呢。”

  “我错了十四——”

  银时转身去捡球,场边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已经抱起球递给了他:“叔叔,给你球。”

  银时黑线:“叫哥哥的话哥哥给你糖吃哦~”

  “哦,好吧,哥哥~”

  “真乖。”

  银时从口袋里掏出几颗牛奶糖放到小女孩手心,顺带揉了揉她的小脑袋,红瞳里洋溢着温柔。

  天渐渐黑了,两人一身大汗坐在长椅上,任晚风吹干身上的衣服。银时起身去一边的自动售货机买了两瓶冰饮,递了一瓶给十四:“晚饭想吃什么?”

  “随便,就煮咖喱好了……喂,银时。”

  “嗯?”

  “你很喜欢小孩子吧?”

  “这个嘛,我从小就很喜欢你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只有女人才能……给你……生孩子……”

  银时惊讶地凝视了他一会,然后大笑。

  “笑什么笑,严肃点!”

  “我说,阿银难道是什么都没想过就跟你结婚的吗。”他抬手揉了揉十四的黑发,“阿银我啊,有你就够了。”

  ——

  这件事隔了几天银时就给忘得差不多了,十四却一直记着,于是这天他回家时带了厚厚一沓资料。
  
  “天然卷,来看看这个。”
  
  正在厨房准备做饭的银时解下围裙,莫名其妙地接过文件夹,随手翻了翻。
  
  “土地规划图……申办资格说明……初期资金收支预估分析……幼……幼稚园?”银时猛地抬头,今天这唱的哪出?
  
  十四在他旁边拉了把椅子坐下,熟稔地从一沓资料里抽出一张总的计划表:“我正好今年毕业了待业在家,你的甜品店也可以找人接手,我们小区方圆五百米只有一家幼稚园,大体的事项我都了解过了,不会很麻烦……怎么样?”
  
  银时有些愣,过了好一阵才从巨大的信息量中反应过来,想起前几天十四问自己是不是喜欢小孩子时严肃的神情,一切都豁然开朗。
  
  “喂喂,银时?卷毛?糖分控?”十四伸出一只手在他面前晃了晃。
  
  顷刻间涌上心头的爱意已经不能用言语表述,回过神来的银时一把抓住眼前的手,凑到唇边落下一个吻,似乎觉得不够,又在脖颈处留下几个浅痕,在爱人耳边低语。
  
  “小孩的话造一个不就好了,我们努力一下说不定能怀上呢。床上还是餐桌?”
  
  “这是努力就能成功的吗!别白日宣淫啊你……唔嗯……等、等等,床上吧。”
  
  ——
  
  半年后,小区内的空地新落成的幼稚园正式开始招收学员,规模不大,基本上也只是接收小区里的孩子们入园罢了。
  
  开学这天,来得最早的是一个叫做小枫的孩子,被父母一左一右牵着手走来,到了门口也东张西望着丝毫没有面对新环境时的紧张。
  
  “坂田先生早上好。小枫,这是坂田园长。”一身职业装的女子稍微蹲下身子,
  
  “园长爷爷好~”
  
  “呃,小枫,你能不能告诉我,阿银哪里看起来有那么老了?”银时笑得一脸和(beng)善(huai)。
  
  “因为园长爷爷头发都白了呀~”
  
  “噗”站在银时身后的十四背过身去偷笑,银时不好发作,回头瞪了他一眼。
  
  “那么小枫就交给您了,我们下班后会来接他的。”小枫的爸爸抬手看了眼表,拉着妻子匆匆离去。
  
  “啊,夫妻都是上班族,真辛苦呢。”银时伸出小指准备伸进鼻孔里,看见一旁的孩子之后又缩回了手。当老师也很辛苦呢……
  
  幼稚园总共招到的孩子有二十五个,坂田夫夫和另外两名聘请的老师分别带了小班和大班,除此之外也就是煮饭阿姨和打扫卫生的钟点工。也正因为人少,才有着温暖人心的魅力。
  
  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个性,他们的人生还是一张白纸,等待着靠自己的双手为之增添色彩,他们身上有着无数可能,这种充满希望的感觉让人不知不觉把温柔都给予了孩子们。
  
  并且,他们充满张力,每天都活蹦乱跳得让人操心,你永远不知道接下来他们会干出什么事来,比如——
  
  “小枫!赶紧从柜子上下来,很危险的你知不知道!”
  
  “我才不呢!”棕色短发的孩子朝十四做了个鬼脸,甚至在架子上跳了跳,扬了扬手中的“宝剑”。
  
  “啊,小志你是男子汉不可以跟瑞穗抢玩具的!”十四还来不及把那个耀武扬威的熊孩子拽下来,一旁又一片混乱。
  
  “哦哦,瑞穗我来救你了!看我的,枫之剑!”小枫一甩身上的红色披风,就要从高高的柜子上跳下来。
  
  “喂,别跳!”十四这边刚拉开两个为了玩具纠打在一起的孩子,就看见另一边一副「我是HERO」模样纵身一跃的男孩。
  
  “我靠!”刚刚抽空去上了个厕所的银时刚进教室就被这副场景吓到了,好在他身手还算敏捷,一个箭步冲上去抱住已经跳下来的小枫,在地上就势滚了两下才卸去力道。
  
  银时惊吓过后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小兔崽子还笑呢:“哈哈,银时老师你的发型——哈哈哈哈……”
  
  十四松了口气,上前扶起一大一小两人,训了小枫几句之后,又匆匆跑去安慰不知道为什么哭了的富美子。
  
  到午餐时间,终于能消停会了吧。银时想。
  
  “呜呜呜,我不喜欢吃鸡肉……”
  
  “小孩子不能挑食的……好了好了不吃就不吃,别哭了,乖……”
  
  “银时老师,你碗里一粒一粒的东西是什么,好恶心哦,能不能离我远点~”
  
  “哈?不准对红豆大神不敬啊!”
  
  “呐呐,十四老师,你碗里金黄金黄的是什么,是布丁吗?能给小花尝尝吗?”
  
  “这是蛋黄酱不是布丁,张嘴——”
  
  “呃……”小花惊慌中咽下嘴里的食物,露出了惊恐的表情,“十、十四老师,你好可怕……小花去找银时老师啦呜呜呜……”
  
  “呀,小花你怎么能吃狗粮呢,来尝尝阿银的红豆盖饭吧~”
  
  “啊——(咀嚼)哇啊啊啊——妈妈!爸爸!小花不想呆在这里了TAT”
  
  “……”
  
  好不容易到了下午家长接孩子们回家的时间,老师们欣慰地看着孩子们一个个元气满满地离开幼稚园,虽然累,但也值得了。
  
  银时的手机铃声响起,是小枫的爸爸打来的,大意是夫妻俩都要加班,只能把孩子暂时托给老师管着,好在都住在一个小区,等下班了就去接孩子回家。
  
  “嗯嗯,好的,您放心吧。”银时挂了电话,小枫的父母似乎一直很忙,这种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们几乎都习惯下班之后还要带个小拖油瓶回家。
  
  晚饭时间。
  
  “小枫你知不知道爸爸妈妈是做什么工作的?好像每天都很忙的样子。”十四在起身给孩子盛第二碗饭时随口问了句。
  
  “不知道诶,不过爸爸说他们要赚很多很多的钱,这样小枫就能住大大的房子,有数不清的玩具!~”
  
  “哦,工作狂吗……”银时想着。真是令人头疼。
  
  “银时老师,十四老师,等会我们一起打游戏吧!”
  
  “好。”
  
  ————
  TBC。
  快完结了呢~
  要开新坑了,然而我有好多个梗想写不知道先写哪个T T

评论
热度(2)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