劲骨当风

今年断断续续又把《黑眸子寒眸子火眸子》看了一遍。

历史经过加工被还原出来,文字已经足以呈现那段流金岁月,以至于满脑子都是刘彻广袖当风挥斥方遒,仲卿纵马河朔颀长俊秀,去病顶风冒雪彻夜奔袭……


最让人伤感的不过是英雄迟暮了罢。仲卿临了却让刘彻“加餐食长相忆”,君臣永远隔着无可逾越的鸿沟,但能同心同德让人宽慰且惋叹。

所幸见不到石灰下永远阖上的火眸子,见不到水泽枯涸的寒眸子,见不到褪色成灰的黑眸子。


人终有一死,或尽其志而死,或未。刘彻帝王之业可知是未尽了,将军与战神竭尽一生打下的江山,到晚年四方边陲危机四伏。大抵是人人都有贪欲,或大或小,餍足了才叫“安乐”。说是贪欲,因利益不同也不尽相同,譬如冠军侯,于汉是战神,于匈奴可谓是恶魔了。


帝王终究是“孤家寡人”,窦太后一语成谶,后世朝代覆灭又有多少人君如此。

即使如此,历朝历代又有几个能如仲卿这般“讷而敛,隐而秀,逸而和,博而厚”?何况不看为人,单看战绩,能与他相提并论的又有几何。


明君识良臣。生而托梁架栋,死则黄肠题腠。最后君臣能在茂陵地下重逢,也算是作为文学作品为历史补上的一笔亮色。


让我最为扼腕而又宽心的大概是文中自始至终没有提及卫皇后巫蛊之祸。很多年前刚读到这段史实时,着实为此着恼,为戾太子抱屈,由此也对昭帝母子不抱好感,钩弋夫人死时除了震撼便是痛快罢。仲卿下好了这盘功臣局,也因与刘彻的私情一直能够全身而退,大约是顾及此,作者并没有写卫门的衰落,而转嫁为霍氏的兴盛。

文章的排布,将霍去病得到的重用,卫子夫得到的宠爱,以及霍光的得势都系于仲卿一人原因,但历史终归是历史,也是我所希望且必须面对的历史。

帝王心术也不过如此了,为保王朝薪火绵延,长盛不衰,必须要割舍些什么,比如功臣,比如外戚。

文中的刘彻或许永远不会想到故意折损仲卿家资,然而历史上的武帝却要忧心功高盖主,外戚揽权。正是如此才会成了“孤家寡人”罢。



这次读罢让我印象很深的还有霍去病与卫青三子的差别。

同样是仲卿看着长大的,霍去病能与其舅比肩并称“帝国双璧”,卫伉(后袭长平侯爵)、卫不疑、卫登却因犯事而被除爵,倚仗父亲俸禄而生,泯然众人。于此事刘彻做到了毫不留情,而区别于作者对卫皇后之事的避而不谈,可见此三子不成器甚矣。


或许可以认为霍去病天生将才,又得卫青的言传身教,才有所成就,然而伉等三子何尝不是受父兄耳濡目染长大?偏偏三个人中没有一个遗传到父亲的才能?

仲卿、去病皆生于寒门,早先为家奴,为人驱驰,而伉、不疑、登都是“含着金勺子出生”,自小生活优渥,生活环境应是造成相当大的影响了。


文中仲卿自白,将精力全部投诸对于去病的教导,对于儿子则缺少这方面的关心,所以才造成儿子的不成器,但我想不尽如此。

困顿使人志坚,富贵使人志疲,自然有人或贫或富都目光短浅,但无论身处何等环境都能坚守信念的才叫大丈夫。


另外刚刚才看到《大漠谣》黑去病,表示呵呵。



                                                                                               2013.08.01.

评论
热度(9)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