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疯魔者·第一章

两年前在贴吧发过http://tieba.baidu.com/p/2454956471

以前的ID太中二了于是后来换了

主白若,含土三,银高。

略黑暗,BE,慎。

——————

(一)清狂

  城内萧索,城外风沙。

  风沙中十万大军盘营扎寨,四面军营中烈烈篝火将城池团团围住。

  江户城,孤立无援。
  
  
  

  “白夜叉殿又没来吗?”
  
  “白夜叉阁下的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只管杀,哪一次参加过会议?”
  
  “这好歹也算是最后一役了……”
  
  “哼,他一介武夫,有什么要紧?等我们攘夷军拿下江户城,什么白夜叉?不过是一枚利用尽的棋子罢了。”
  
  两人凑在一起私语,却刻意般控制着音量让整个营帐中有资格与会的军队高层听清。
  
  鬼兵队统领高杉晋助抽着烟一言不发,桂小太郎清秀的眉头蹙起,含着愠火的目光指向营帐上位坐着的人。
  
  气氛降至冰点以下。
  
  
  帐外响起哨兵行礼的声音,一直握着太刀的手挑开厚重的革制门帘。
  
  暗红无波的眼眸充斥着危险气息,一手似无意般搭在刀柄上,淡淡一瞥便让方才妄自讨论的两人如芒在背,畏畏缩缩地避开目光。
  
  “啊哈哈哈哈……金时你来了啊,既然如此就开始作战会议吧~”
  
  尽管的确希望银时能痛扁那两个乱嚼舌根的人,但作为最年轻的总指挥官,战前也不得不从大局考虑,保持将领们关系的和谐,至少是表面上的。
  
  “是银时啊你这混蛋!”
  
  气氛稍有缓解,银时健步走到靠前的空位坐下,旁边紧挨着高杉。
  
  “今天怎么突然有兴致来了,白夜叉、阁、下?”高杉放下烟斗。
  
  “嘛,总觉得不来的话,会少很多好戏看啊。”
  
  ……
  
  冗长的战前动员,银时根本没有听,只是有一搭没一搭地和高杉私语。
  
  “据悉,这回幕府将派出新组建的生力军——真选组迎战。之前与他们有过小范围的交战,的确不是幕府旧部那些乌合之众能比得上的。所以,只要攻克他们把守的东城门,江户尽由我等掌控……”
  
  真选组。
  
  东城门。
  
  “那么,关于这次的战略部署……”
  
  虽然是早就了解到的情报,还是不由得心头一颤。
  
  攻城战。
  
  “东城门,交给我。”淡漠沉稳的声线同薄烟交织着散在空中。
  
  坂本沉吟。随后决断道:
  
  “好,攻下东城门的任务就交给白夜叉了。你们可有异议……”
  
  “那我先去准备了,失陪。”不等辰马说完,银时已站起身。
  
  总是一脸轻松的总指挥官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目送他走出去,接着部署。
  
  
  
  暮色中坂田银时确定了作为攻城先锋的一千人,多半是他的得力部下。
  
  在小山坡上一遍遍擦拭着随身的太刀,寒芒照亮血瞳深处。
  
  抬眼,将江户城尽收眼底。
  
  上战场以来从没有像现在这般兴奋过。
  
  明天就可以堂堂正正地见面了。
  
  土方,十四郎。
  
  
  
  
  东方浮白。
  
  白夜叉一夜未眠,却显得极为兴奋。
  
  不是嗜血的冲动。
  
  ——跟从他多年作战的副官如是想到。
  
  初阳如同莲华初绽,金光万丈。
  
  美得让人心悸。
  
  
  一千人轻骑简从,皂衣黑马。
  
  为首之人则白衣白马不染纤尘,发肤皆如未染色的纸张般苍白。
  
  唯有一双血瞳嵌在眼窝中,张扬不羁。
  
  
  百尺城头,将一头黑发梳作马尾的英气少年紧抿着薄唇看着那支骑兵奔袭而来,其势汹汹。
  
  目光锁定住一马当先的敌军首领,银芒刺目。
  
  “开城。”扬起手的瞬间紧锁的眉关舒展。他并不想死守,那不是他的作风。
  
  他只想——
  
  和坂田银时杀上一场。
  
  浮桥缓缓放下,两军相对。
  
  他望着他,他也望着他。
  
  土方的眼中只有昂扬战意。
  
  坂田银时的眼神则掺杂了太多感情。
  
  【我想你了。】
  
  泛着寒光的刀缓缓举起。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战马焦躁地嘶鸣。
  
  【十·四·郎?】
  
  舍命一战。

  
  PS:【】中的字是银时的内心

评论(1)
热度(3)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