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疯魔者·第二章

(二)惊鸿
  
  七年前的仲夏,吉田松阳出门去武州访一位故人,银时说什么也要跟着。
  
  那位退隐逸士的家里着实无趣,于是趁着老师与那位先生小酌时跑了出来。
  
  漫无目的地走在武州乡下的街道上,突然间两个人鼻青脸肿地摔到自己眼前,又连滚带爬地逃跑。
  
  “嗯,斗殴么?”
  
  
  
  阴深巷尾。
  
  十来个地痞模样的人持刀围着一名身量尚显幼稚的马尾少年。
  
  其手中的刀,刃口已经翻卷变形,身处危局之中眼神却是坚毅得让人心软。
  
  像是……一匹苍狼。
  
  本来无心插手这种不入流的战斗,却被那人的身影吸住了脚步。
  
  反应过来时,腰刀已经砍在为首那个络腮胡大汉的肩上。
  
  被砍中的人噌噌退了几步,眼神凶戾。
  
  “啧,想不到你这小子竟然还有帮手?”
  
  “我不认识你,不要多管闲事。”黑发少年仍然保持着握刀警惕的姿势,喘着粗气对银时道。
  
  银时则轻率地把沾血的刀扛在肩上,走进战斗圈内。
  
  “哦?英雄救美这种戏码怎么可能少了阿银!是吧,小美人——?”
  
  “滚!老子是男人!”
  
  
  
  不等他们继续吵下去,四面的刀已经砍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乌云涌上,眼前降下连珠雨幕,将地面的血污冲刷得模糊不清,战斗才结束。
  
  银时尚有余力,那少年却已力气不济,倒在混着血的肮脏泥泞中。
  
  慌忙弃了手中刀,不容再增加负重的手颤抖着扶起他,将那无力的手臂搭在自己肩上,背上传来舒适偏冷的体温。
  
  已不记得是怎样的敲开一户庭院的门,拜托甚至是恳请他们收留这个来历不明的少年,又是怎样狼狈地在街边医馆买了些外伤药后悄悄溜回住所。
  
  自己咬着绷带草草包扎过伤口,又发了大半夜的烧,后半夜烧退了却睡不着。
  
  满脑子都是那人认真的表情,凌厉的刀法以及伏在自己背上时的心跳和体温。
  
  
  
  
  
  于是一大早,又跑出去了。
  
  循着记忆,找到昨天拜托的那户人。
  
  近藤——道馆?
  
  昨天太匆忙,只是看着这户人家庭院不小,似乎家底殷实的样子,才草率地去敲了门。
  
  心情微妙地有些激动,上前叩门。
  
  来应门的是一个栗色短发且与他有着同样红眸的男孩,一手还拎着竹刀,汗水顺着他粉嫩的包子脸滑下,两道眉毛拧在一起,警惕地看着门外比他高出不少的陌生少年。
  
  银时尽量扯出一个友好的笑。
  
  “喂,你是谁?”
  
  “呃,那个,你们道馆昨天收留了一个黑长直马尾的少年……吧?”
  
  “嗯?你不会是来找那个混蛋打架的吧?”银时意外地在他脸上看见了‘我就知道’的表情。
  
  “不不不,我只是……”
  
  话说回来,我为什么要来?只是一起打了一架,并不相识吧?
  
  “没错我是来揍他的。”
  
  啊咧——为什么我会说出这种奇怪的话!!!
  
  “哦……”小鬼似乎在考虑什么。
  
  所以说有什么好考虑的啊!听了这话应该果断关门的吧!
  
  “如果你能杀了那混蛋的话,那么小爷就勉为其难地让你进去好了。”
  
  居然答应了啊喂!!!
  
  “好。= =|||”
  


  ——


  
  庭院中十来个道馆弟子正拿着竹刀相搏。
  
  “喂,小鬼,你不用去训练吗?”
  
  “我叫总悟啊,卷毛桑。那些人都打不过我,没意思。”小鬼挥了挥手中竹刀,一脸得色。
  
  “卷毛桑是什么,有这个人吗?哦哦,那还真是厉害呢总一郎君。”
  
  “是总悟。”
  
  绕过前院,后面的厢房则一派宁静。
  
  总悟指了指其中一间屋子,告诉银时那个人就在里面。
  
  手刚扶上门框,纸门就从里面被拉开,端着水盆正准备出来的少女明显被吓了一跳。
  
  与总悟七分像的眉眼,却少了锐气,满含温柔。
  
  “呃,小总……这位是?”
  
  “他是来看那个混蛋的。”总悟很是不满的样子。
  
  “您就是昨天把土方君送来的人吧?果然是罕见的银色卷发呢。”少女点了点头,朝银时欠了欠身,“我是小总的姐姐,冲田三叶。”
  
  “坂田银时。”回礼般报上自己的名字。“你刚才说……土方?”
  
  “诶?”三叶愕然。
  
  “咳……抱歉,我并不知道他叫什么……”
  
  “原来并不认识吗……”少女再次微笑起来,眼睛弯成一道月牙。“坂田君真是个好人呢。”
  
  “也没什么……请您继续忙吧。”局促地挠了挠卷毛,不知不觉用上了敬语。
  
  三叶笑了笑,小心地端着水盆走出去,银时侧身避让,才看见屋内景象。
  
  走到床边俯身看着熟睡的人,腹部到胸口都新缠上了纱布,而脸上的伤口刺目地从脸颊延伸到耳根。
  
  手指不自觉地擦过已结痂的伤痕,仔细一看其实他身上还有很多细小的疤痕。
  
  失神于指尖的温度,于是也没有听见总悟小声的嘀咕。
  
  “姐姐真是的,自从昨天这混蛋被抬进来就一直在照顾他,昨晚也守在这里……等这混蛋好了一定要狠狠揍他一顿!”
  
  小鬼在心里默默宣了誓,再抬头时身边的男人已经不见,跑出和室,只见一片衣袂消失在拐角处。
  
  “喂!……怎么就走了。”
  
  ——
  
  银时走出近藤道馆时晴空万里。
  
  这样就够了吧,他想。

评论
热度(3)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