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叶笛

原著向,微虐,好像是BE

————————————

  《叶笛》
  
  千竿竹,风过万重浪。
  两个青年并肩走在竹海小径。
  
  “没想到鬼之副长居然会喜欢这种文雅的地方,不符合你的风格啊,多串。”
  
  “不行吗?”叼着烟的黑发青年斜了身旁人一眼。
  
  “行行行~”银发青年耸肩。
  
  “如果哪一天我死了,真选组的兄弟们会把我埋在这里。”
  
  “喂喂,年纪轻轻的别总说这些死不死的话啊。”银发青年身体很不自然地僵了一下,然后迈步跟上对方的步伐。“呐,人生还是有很多美妙的。”
  
  说着,他从身旁随手扯下一片青竹叶,手指摩挲了两回薄而韧的叶片,夹在指间送到唇边,顷刻间,悠扬清脆的小调从唇间逸出。
  
  走在前面的制服青年回了头,颇为讶异:“你还会这个?”
  
  清越的叶笛声以一个轻音淡出,银发男人笑得有些得意。
  
  “阿银我可是音体美兼优的好学生哦,要不要阿银教你?”
  
  “我试试。”
  
  黑发青年拿下燃到尾部的烟头,也从身旁竹枝选了片翠叶,握惯了刀的手生疏地捏住叶片两端,试图吹出声音来。
  
  那薄而软的唇抿成一条直线,一看就没摸到什么门道,英俊的脸庞因吹气而泛上潮红,让另一人刹那想到什么脸红心跳的场景,他一时冲动,握住黑发男人的手,用自己的唇替了竹叶的位置。
  
  “你!唔……”
  
  这个吻来得太过突然,带着许多不明不白的感情,结束得也很仓促,银发男人很快松开了喘不过气的土方,没等对方发难,就一脸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举起手中的叶片:“继续,继续。吹的时候,只要很轻的气流就行了……”
  
  两个不同的叶笛声飘荡在竹海上空了,一个轻扬婉转,另一个稍显滞涩。
  
  但另一个很快变得熟练,它们一样了。
  
  “谢谢你教我。”黑发男人放下竹叶,嘴唇被锋利的叶沿割得有些疼,但从来冷面的他难得地浮现一丝笑意。
  
  银发男人知道他该走了。
  
  “活着回来,土方君。”
  
  “你也是,万事屋。”
  
  黑色身影迅速消失在竹海之外,和消弭的日光一起。
  
  纯粹的黑蔓延开来,他和日光都像是再也找不回来了。
  
  ——
  
  碧竹如旧,笛声泠泠。
  
  穿着可爱和服的银发小女孩扯着父亲的衣角,仰头看他用一片叶吹出从没有听过的曲调。
  
  “爸爸,你还会这个?”
  
  黑发男人停了口,带着刀疤的手掌在女孩头顶宠溺地揉了揉,冷峻的脸在面对女儿时总是多出十二分温柔。
  
  “嗯,以前一个叔叔教给爸爸的。”
  
  “是总悟叔叔吗?还是近藤叔叔?咦,好像都没听他们吹过。”
  
  “不。”黑发男人摇头,“不是他们。那个叔叔和你一样,都是银色的头发呢。”
  
  “诶?那他长得帅不帅?”银发女孩脸上萌生了期待,她的发色是很少见的,常常会被他人投来异样的眼光。
  
  “嗯……没有你老爹我帅。”男人说着笑了。
  
  “哦……爸爸,我想见见那个叔叔!”
  
  “他啊,五年前就不在了。”男人若有所思地望向竹海深处。
  
  “五年前……”女孩掰着手指,然后抬头,明蓝色的大眼亮晶晶地看向男人,“爸爸是在五年前收养的我,没记错吧?”
  
  “嗯,没错。”
  
  原来已经过去五年了。
  
  男人有些恍惚,伸手去掏兜里的烟,却被女孩拉住了手:“爸爸,不准抽烟!山崎叔叔说了,你肺部有伤!”
  
  他尴尬地抽回了手。
  
  差点忘了,五年前被一刀贯穿肺叶。但假如没有意外出现的另一个人,那一刀刺中的就会是心脏。
  
  假如没有他,埋在这竹海深处的就是土方十四郎。
  
  “这才对嘛。爸爸,教我吹叶子吧~”
  
  “……好。”
  
  【END】

评论(4)
热度(4)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