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意外的告白(银时×土芳)

银时×土芳,同级生设定,有角色死亡(。),HE?

《意外的告白》

  【1】
  
  傍晚的校园,学生们三三两两结伴涌出校门,结束了一天的学习,放学的时光显得格外美好。

  人群中突然起了一阵骚动,一个白衬衫的少年孤身穿过人海,校服外套搭在肩上,领带也同样松松垮垮,透过解开三粒扣子的领口,不难看出衣服下的优美线条。

  更让少年引人注目的是一头银白的蓬松卷发,高鼻深目,永远慵懒的死鱼眼却是摄人心魄的暗红,宛若两枚红宝石。

  “诶诶,那不是坂田银时吗,好帅啊~”
  “哪儿?——真的是坂田学长!平时都看不到他,今天运气真好呢!”

  “喂,能不能不要再盯着那个坂田看了!我才是你男朋友!”
  “嘁,你要是有坂田君一半帅老娘当初就倒追你了~闪开闪开,别挡着我视线了。”
  “你!”

  很快这变成了真正的骚动——跟坂田银时无意间对视了两秒的一个一年级女生华丽丽地晕了过去。

  人群中还有一个胖胖的女生,她的目光没有身旁的女伴们那样炽热,是躲躲闪闪的,但同样紧随着那抹银色,带着少女情窦初开的情愫。

  “×子,你说坂田君会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呢?”

  “啊?啊……我、我不知道,我怎么可能知道啦!”

  “也是呢,×子平时注意力都在学习上,应该不会注意这种事吧。”

  “嗯……是啊。”

  土方很不自然地点头。她知道,那些苗条漂亮的女孩儿们坂田银时都看不上,更不用说她这个除了成绩好几乎一无是处的胖姑娘了。于是她更自卑了些。

  【2】

  短暂的午休时间,女生们照例聚在一起聊天,不知道是谁提了真心话大冒险的主意,八卦的气氛更加高涨了。

  土方难得地被拖进了这个圈子。作为班上的尖子生,她总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事实上她是想多交些朋友的。而参与进这种活动,她便会有许多不自在的忸怩。

  “土方,你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唔……真心话吧。”她还真怕选了大冒险让她原地转圈之类的,她对自己的体型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当然,这并不妨碍她每天吃下一箱蛋黄酱。

  “那……”赢了的女生沉吟了一会,“x子喜欢的男生?”

  “诶?”土方惊了一下,发现周围人都用期待好奇的眼神看着自己,她憋红了脸,不知道该不该说实话。

  不过那么多女生喜欢坂田银时,说出来也不会太惊讶吧……

  “快说快说~”她们催促。

  “坂田……银时。”

  一旦找到了一个突破口,那些遮遮掩掩埋藏许久的感情,终于能够宣泄而出。

  “诶——”女生们拖长了惊讶,在土方低着头看不到的地方,有人脸上流露出不屑与戏谑。

  一直爱慕着坂田银时的班花凑近了土方,笑得真诚:“很快就要毕业了,x子要不要去表白试试呢?”

  “不……不了吧。”

  “没事啦,不大胆地说出来怎么知道坂田君是不是喜欢你。”

  于是其他女生也开始附和着起哄。

  土方本来就动摇了的小心脏在这鼓吹下膨胀起了勃勃野心——说不定坂田银时真的喜欢她这样的呢?
  
  大概单恋中的少女都是这样安慰自己的。
  
  【3】
  
  告白的地点选在了学校篮球场后面,坂田银时每天下午打完球必经之路上。
  
  倒不是土方有意想让人围观,只是坂田向来不理会女生约他到教学楼后之类的行为,于是女生们就怂恿她来个“惊喜”。
  
  她被劝说得昏头昏脑,课也没能好好听了,满脑子都是想象着告白的场景,并且有意无意地忽视失败的可能性。
  
  而在这一周的准备期里,土方要向坂田银时告白的消息也像长了腿一般传开。坂田银时身边最不少的就是漂亮的女孩,而年轻的学生们最不少的就是以他人为乐的热情,不管大家是当做笑料还是心存担忧,许多人都约好了到时候去看她的笑话。
  
  【4】
  
  天阴沉沉的,似乎不是个适合少女心的好天气,冷冽的风似乎带着冰碴,每个人都将自己瑟缩进外套,匆匆来去。
  
  篮球场倒是一如既往地热火朝天,场上的男生们在冬日里依旧穿着背心挥洒着汗水,周围围着不少人,不乏满心满眼流溢爱慕之情的少女们。
  
  角落里,站着一个梳着双麻花辫的女生,万年不变的V字刘海,明蓝的双瞳却带着淡漠疏离,校服裙规规矩矩地盖住了膝盖以下,过于臃肿的身形则将外套的扣子涨得满满当当。
  
  她不说谁也看不出来她今天是精心打扮过的。两根麻花辫仔仔细细地梳顺,还编得左右对称,有些盖住眼睛的刘海也修理了一番,一整套校服都是好好洗过熨烫平整的,前一天晚上特意早睡不让自己有黑眼圈,连指甲也修剪得整齐圆润,白白净净的两只手有些紧张地攥着一个长条形的礼盒。
  
  那里面是她亲手做的巧克力,她知道坂田银时嗜甜。与其他女生不一样的大概是她挑了一只无比朴素的包装盒,寒酸得不像是礼物。
  
  土方静静站在一边,气质清冷得像一株幽兰,不时有人拿偷偷摸摸的眼神瞟过她,而她只紧盯着球场上的银发少年。
  
  少年捞起球衣下摆抹了一把头上的汗,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两眼,然后跟身旁的人打了个招呼,拿起外套走出球场。
  
  少年一步步近了,土方的心跳也一下下快了。
  
  他走到她面前,皱了皱眉,打算绕开。
  
  土方一慌,横跨一步又拦在他面前,张了张口却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憋红了脸紧张地看着对方。
  
  “什么事?”少年板着脸。
  
  “那个……”她下意识捏紧了袖口,深吸了口气,递出手中的巧克力,一字一句地表达了爱慕。
  
  明明是在脑内排演练习过无数回的场景,却在坂田银时难掩不耐的眼神下变得格外艰难。不如说她本就是不善于表露感情的人,让她说那些矫情的话,不如让她刷完十套习题。
  
  少年抿紧的唇泛上一丝笑意,说不清是高兴还是礼貌,却让土方有一刹那的天旋地转。
  
  紧接着——
  
  “不好意思,没兴趣。”坂田银时成功绕开愣在一旁的土方,大步流星地离开。
  
  在所有人或直接或隐晦的注视下,土方拨了拨刘海,将巧克力放回包里,一声不吭地走了。
  
  【5】
  
  毕业前最后一个月,班主任一时兴起说要换个座位,让成绩好的带一带后进生。
  
  当老师念道“土方×子和坂田银时同桌”时,全班的氛围都有些微妙。
  
  虽然狂喜着,土方却再也没有主动和坂田搭过话。
  
  【6】
  
  坂田银时最近感到很焦虑。
  
  那天打球时突然接到坂本辰马的电话说他们被一伙人堵在巷子里了,他火急火燎地赶去支援,却被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女生拦住了,他看了眼,好像是同班的。对方似乎把勇气都用在了表白上,但他没心情理会女生的小心思,没留一点情面就走了。后来想起那女孩极力憋着快要哭出来的表情,心里有那么一点歉疚,想着是否要道个歉。
  
  如果她再来找他的话,他就说句对不起然后好好地拒绝吧。
  
  然而土方再也没有跟他说过话,即使是同桌,也像隔着楚河汉界,井水不犯河水,态度冷漠得好像是她拒绝了坂田银时。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他想。
  
  可他偏偏对这个女生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
  
  上课也开始心不在焉——不,他倒是从来没有认真听过课,只不过夹在课本里的少年jump很久都没有翻动一页,土方衣袖上有几个褶他倒记得一清二楚。
  
  他发现土方总是独来独往的,偶尔才有几个相熟的女生来找她聊天。至于他身边总是围着一群叽叽喳喳的女人,或者是和他勾肩搭背的那几个兄弟,他开始担心会不会吵到旁边埋头学习的土方。
  
  他发现土方酷爱把蛋黄酱淋在一切食物上造成毁灭,于是他在家里试着把草莓蛋糕裹上那玩意,之后拉了一天肚子。
  
   他发现土方的两条麻花辫每天都有着一模一样的角度,心想这姑娘不会有强迫症吧。
  
  他发现隔壁班的近藤勋似乎和她关系不错,他想大猩猩有什么好的。
  
  ……
  
  他发现自己好像喜欢上了这个胖姑娘。
  
  他开始有意地在对方面前释放男性荷尔蒙,得到的结果是不理不睬。
  
  他开始制造一些与她增进接触的小事件,比如故意把笔摔在对方桌下,最后说声谢谢。
  
  他也会不动声色地替她支开讨人厌的女生和恶作剧的男生。
  
  她依旧不理不睬。
  
  坂田银时悲哀地发现,他成了卑微的那一方。
  
  【7】
  
  毕业季,樱花道,是告白的好时机。
  
  但这所破高中既没有两三株樱花,也没有恰到好处的相逢,坂田银时在校园里找了两圈,最后才在实验楼下追到了一个人回家的土方。
  
  他气喘吁吁地扶着膝盖,说不出话来,只能抬着手拦在她面前。
  
  本来想壁咚的,但他尴尬地发现,依对方的身形,要壁咚就只能压在她身上了。
  
  “呼……能做我…女朋…友吗?”
  
  【8】
  
  真是糟糕的告白。
  
  不管过去多少年,土方一直这样想。
  
  她看着坂田银时的墓碑,当日的情景清晰如昨日。
  
  年少的她被突如其来的告白吓慌了神,仓促地后退一步,却不小心绊住了脚,坂田银时伸手来扶,她便刚刚好好栽在对方怀里。
  
  等她爬起来,坂田银时已经气绝。
  
  
  ————
  END。
  不要打我,讲真= =我也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本来想正正经经写的,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恶搞一下233
  正文我会尽快更的,尽快
  一个月没写了我需要找找感觉【土下座

评论(2)
热度(6)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