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深蓝(情人节贺文,五年后设定)

五年后魇魅设定,主银土,含冲神。

又甜又虐。


《深蓝》

白诅病毒爆发的第五年,二月十四日,挣扎之日。

五年前人们叫它情人节,五年后的每一天都形同无尽挣扎。

这周又有一名部下感染住院,但在既没有疫苗也没有有效药物的情况下,诊断书等同死刑判决。

土方靠在二楼的栏杆旁,徐徐吐出一口烟。

快支撑不下去的时候,他就会想,假如那个男人在的话,他会怎么做,假如他在的话,就不会是现在这副模样了吧。假如他没有不告而别……那个混蛋!

脑海中挥之不去的蓝白水纹和服飘忽映入眼帘,土方一窒,随即又怅然地吸了口烟。

身形高挑的少女带着不可一世的霸气一跃而起,稳稳落在土方身旁,扛着她紫色的伞,甩了甩刘海,美丽而致命。

紧接着她上前抓住土方的右臂,一如多年前可怜兮兮地喊了句:“副长妈妈……”

“别这么叫我。”

土方无奈地把穿上高跟鞋后跟自己差不多高的神乐扒下来,摁灭了香烟。

“好吧——土方先生,冲田总悟那小子问你晚上要不要一起去喝酒。”

白诅爆发的第一年,谁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及时行乐的思想占领了整个社会。总悟和神乐就是在此影响下坦诚了内心,虽然没有什么仪式,现在也已是多年夫妻了。

“喂喂,China,我问的可是‘土方先生打算什么时候死在我手里’,小心你老公我今晚让你下不了床哦?”

“呸,你这个傲娇死小鬼!明明是你每晚跟本女王求饶的!”

红衣青年懒洋洋地走进,脱掉黑沉沉的真选组制服又蓄起长发,冲田总悟更像个天真无害的少年。土方总是嘲笑他越活越回去,他就反击土方是羡慕他和神乐两个人双宿双飞,最后不管是谁吵赢了都开心不起来。

“今晚,若松居见。”

总悟抛下这么一句,拉着神乐走了。

“啊啊,真是……不要不经过别人同意就随便秀恩爱啊。”土方苦笑。

他又坐回堆满文案的桌边,无意间扫了眼台历。

情人节……吗。

——

从若松居出来已经是深夜,神乐早就回去了,总悟一边抱怨着一边搀着土方走在无人的街道上。

两边的门面有许多都已经贴了封条,像若松居就是这座城里少数几家正常营业的居酒屋之一了。夜晚的江户,几乎是一座死城。

土方断断续续说着醉话,冲田能听懂的就只有“坂田银时”“全员出击”“近藤老大”“混蛋”这样的字眼。

“土方先生,你能闭嘴吗。”

土方毫无所觉,继续碎碎念。

“土方先生——别死啊。”

冲田总悟叹了口气,直到把土方送回家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土方翻了个身,发觉总悟根本没把自己丢上床后,摸索着扒住了床沿,头晕目眩,愣是没爬上床。

一只温热的手扶住他,借了把力。

“谢谢……诶?”

熟悉的蓝白水纹和服。土方有些反应迟钝,神乐怎么在这里?

“土方君,情人节快乐。”

土方疑惑了,为什么神乐的声音变得这么有磁性?

“咦,你脸上是什么?”

土方揪着“神乐”的领子,想凑近了去看那些密密麻麻的咒文,深蓝的眸子浸满醉意,却单纯得动人心旌。

眼看着两张脸几乎要贴在一起,一枝怒放的蓝玫瑰隔开了两人的唇。

冰凉而柔软,就像恋人的唇瓣。

骤而薄发的香气悠然绵长,如坠梦乡。

南柯一梦,终有竟时。

孩子手里的一支万花筒,凑近了看,绮丽无边;拿开,它只是寸许世界。

就像土方醒来时,桌上只有一枝怒放的蓝玫瑰。

END。

蓝玫瑰的花语是:奇迹与不可能实现的事。


评论(1)
热度(28)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