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7 days(摄影师银×经理土)

贴吧首发,活动文。


  《7 days》
  
  七天相爱,七天相别。
  
  ————
  
  【第一天】
  
  科隆大教堂下车流如织,我一个人扛着自己的宝贝相机不断调整着角度。
  
  北半球的九月末,这座大西洋城市气温舒适宜人,可我仍不住抹着汗。
  
  我看了看腕表,将近下午三点一刻,阳光从西南方照进大教堂,科隆双塔的镂空塔尖盛满了金黄的温暖色调,本身色调肃穆冷峻的大教堂因而呈现出不同的光彩。我不信教,但不得不说此时的大教堂如有圣光笼罩。
  
  取景框自上而下,最后框住了高大瑰丽的主门。这个角度是大多数人的首选,但我想说不定我能拍出不一样的风景。
  
  我思考着构图,忽然下意识地屏住了气。
  
  还真的碰上了不一样的风景。
  
  黑发黑西装的男人,夹着黑色公文包,典型的东方面孔,与这座天主教堂格格不入,却又搭配得恰如其分——
  
  这个男人,很美。我立马否定了这个不适合于男性的形容词,可再三思索后,还是觉得……他很美。
  
  黑发男人抬着胳膊打电话,显然他并不是来参观大教堂的,更不是来给摄影师当模特的,他一边和电话那头说着话,一边向马路对面走过来。
  
  我匆忙抓拍了几张。捕捉美是摄影师的天性嘛。
  
  “……好的,我明白了,今晚我会和客户好好交涉的。”黑发男人按下挂机键,将手机揣进口袋。我隐约听见他用的是日语。
  
  “嘿,这位黑发的帅哥。”我举着刚印出来的照片拦住了黑发男人,“刚才拍了你两张照片,现在送给你。”
  
  “啊……谢谢。”黑发男人露出意料之外的表情,下意识地接过了照片,出乎意料的腼腆,“你也是日本人?”
  
  “是啊,不像吗?初次见面,我叫坂田银时。搞摄影的。”我咧嘴一笑,八颗大白牙在阳光下亮闪闪的。
  
  话说出来我就后悔了,估计他正在腹诽哪有银发红瞳的亚洲人。
  
  不过我眼前的他还是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土方十四郎。这次是来德国谈生意。”
  
  “这样啊,啊哈哈哈……”我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干脆跟坂本辰马那个白痴一样干笑了起来。
  
  “谢谢你的照片,真的拍的很好。”土方礼貌地朝我点了点头,“那么,有缘再会。”
  
  “……有缘再会。”我朝他挥了挥手,有些失落。
  
  【第二天】
  
  在莱茵河畔拍了一上午,内存卡已经快满了,我一张张挑选着,心里有些遗憾,果然偶遇这种事是不可能的吧……
  
  “嘛,再拍两张好了。”我决定不再想这件事,重新把心思放到摄影上。
  
  河畔有一些游客,我无奈地举着相机等他们走开,取景框晃啊晃,套住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他今天没穿西装外套,一件剪裁极佳的白衬衫裹住比例极佳的身体,领口的扣子解到第二颗,隐约露出锁骨。河面上清凉的风吹起那人的刘海,他舒服地眯起眼远眺对岸,而我被这风吹得燥热无比。
  
  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上他了。
  
  没错,我是个gay,从七八岁的时候就察觉了,反正我是个孤儿,出柜的时候也没什么压力。之前也交过几个男朋友,时间都不长。也许是我的职业和性格都太过自由,也许是这样的我还有超强的占有欲,曾经几段认真的感情都不了了之了,后来也就只是玩玩而已。
  
  不管怎么说,现在,我想约他。
  
  我不动声色地先偷拍了几张,然后走上去跟他打招呼。
  
  不料他先发现了我,还冲我挑了挑眉:“好巧啊,坂田先生。”
  
  “是啊,今天拍了不少好景色呢,要看看吗?”我迅速镇定下来,努力像平时撩男人那样保持冷静的形象。
  
  “可以吗?”他推了推黑框眼镜,凑了上来。顺便一说,他戴眼镜的样子真性感。
  
  我也顺势把相机举到他眼前,惊觉屏幕上正是刚才偷拍的照片。我尴尬地往前翻了几张,偷瞄他的表情,解释道:“因为很好看,就顺手拍了……”
  
  他按住我的手,停在一张照片上。他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指甲也圆润整齐,透着健康的肉粉色,我发誓我真的没有想按住他的手拍上几张——好嘛,都说了是摄影师的天性了。
  
  “这张,可以给我吗?”我定睛一看,那张照片上三分之二是莱茵河景,他站在那三分之一的角上,侧脸轮廓分明,薄薄的唇瓣抿出一个微微上翘的弧度。
  
  “没问题。不过我今天没带打印机。”我机智地扯了个谎,“今晚有空吗,我们一起喝一杯?顺便把照片给你。”
  
  “好。”他爽快地答应了,顺利得让我有些心虚。
  
  ——
  
  “两杯扎啤。”我朝酒保伸出两根手指,过了一会他端来两只泡沫满溢的啤酒杯,附送了一小盘切好的德式香肠。
  
  “这是我们的特色,送给你们尝尝。”金发的酒保小哥解释道。
  
  “Danke!(谢谢)”我朝他颔首。
  
  “你会德语?”土方抬头看我。
  
  “来之前学了几句而已啦,要对话的话就只能用英语咯。”我挠了挠卷毛,举起酒杯喝了一口,“唔,不愧是德国啤酒。”
  
  “噗”
  
  我一抬头,就看见对面的土方忍俊不禁的样子,我愣了愣,然后抹掉嘴唇上方沾上的泡沫。
  
  大概是为了缓解尴尬,土方及时转换了话题:“我高中的时候自学过德语,可惜大学的时候还是学了经济,现在也忘得差不多了。”
  
  “自学的?好厉害,阿银我当时连国语都不及格来着,哈哈……”
  
  我们开始互相了解,然后开始聊工作,聊他狼心狗肺的客户,聊我没心没肺的合作伙伴。
  
  聊最近的球赛,为了各自喜欢的球队捶桌子。
  
  聊自己的学生生活,吹嘘自己以前在学校是怎样叱咤风云。
  
  聊经济的不景气,新购入的股票就被套牢。
  
  后来我们就只是单纯地拼酒。
  
  “哈哈,阿银我已经喝完第三十杯了哦……哦~”
  
  “嘁,会不会算数,你那是二十杯,老子喝了四十杯了!”
  
  “喂!你把我这边的杯子拿过去了别当我没看见……嗝、土方你的脸好红啊哈哈哈哈……”
  
  最后那个酒保小哥看我们是外国人,怕出什么事,强行把我们拉到酒吧的阳台上醒酒。
  
  “我先去结账吧,卷毛你在这呆着。”土方喝的比我少一点,掏出钱包数了数现金,往收银台去了。
  
  “别擅自叫别人卷毛啊,天然卷也是有尊严的好不好!”我靠着阳台的栏杆,确实有些难受。
  
  地上有一张卡片,似乎是刚才从土方的钱包里掉出来的。我捡起来,是一张会员卡。大脑当机了十秒后,我看出来那是一家酒吧的金卡。东京最有名的那家gay吧。
  
  我还在迷茫的时候,土方已经结完账走了过来。
  
  “你是gay?”我没过脑子就直接问了出口。
  
  他可能是误会了我的意思,好看的蓝眼睛瞬间冷了下来。“是又怎样?”
  
  “和我交往吧。”我凑过去揪住他的领子,吻了上去。
  
  事后据土方君的描述,我在碰到他的嘴唇之前就趴在他身上睡着了。
  
  【第三天】
  
  因为前一天晚上喝了酒,这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好吧虽然我基本上每天都是要睡到中午的。
  
  没有宿醉也没有头昏脑涨,我庆幸自己喝的只是啤酒。我躺在酒店的床上,盯着天花板好一会,突然发现这不是我住的那家。
  
  莫非……?
  
  似乎是为了印证我的想法,土方从浴室走了出来,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朝我走来。
  
  “醒了?你去洗个澡然后吃午饭吧。”
  
  “哦……”我磨磨蹭蹭地下床,悄悄观察着土方的表情。看来昨晚我们应该没有做什么……不过我昨晚绝对表白了吧?唯一这件事我是记得清清楚楚的!所以他到底答应了没有……
  
  他看我犹犹豫豫的样子,打开衣柜拣出一套衣裤来甩给我:“衣服就先穿我的吧。”
  
  “呃……土方君,内裤也……”
  
  “啪!”一条内裤准确地拍在了我脸上,我迅速溜进浴室,一边窃喜一边可惜这是条全新的内裤。
  
  午饭之后我们去了几个博物馆,包括我神往已久的巧克力博物馆,这是我来科隆最直接的原因。说到这里,要感谢一下糖分之神,让我在这里遇见土方。
  
  虽然土方没有明说,但我想,我们已经在交往了。
  
  晚上,我们做了。
  
  【第四天】
  
  土方的工作已经完成了,不过他说他还可以多玩几天再回国。
  
  于是我们买了到慕尼黑的机票。
  
  我在飞机上吃了一整个黑森林蛋糕,土方看着我,在一旁用蛋黄酱压惊。全机的人看我们的眼神都有些怪怪的,大概是羡慕吧。
  
  说到慕尼黑,也就是Oktoberfest(慕尼黑啤酒节)了,我对这个词印象很深,所以经常性地拿它装装逼。
  
  我的原计划里就是要来参加啤酒节的,所以对于整座城市的沸腾景象没有什么惊讶。
  
  白天我还拍了不少建筑物和游行的照片,到了晚上就完全无心工作了。
  
  土方不喜欢嘈杂的环境,我们在一处比较僻静的角落坐下。狂欢的特蕾泽大草坪霓虹闪烁,而我们面前是两升鲜啤酒和一整只炸鸡。
  
  我们喝酒,接吻,然后zuo 爱。
  
  【第五天】
  
  难得我醒的时候土方还没醒,我侧躺着观察他的睡颜。
  
  土方睡着的时候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嘴角微微下垂,高挺的鼻梁,浅色的唇,可爱极了。
  
  而且我还起了反应,有点糟糕。
  
  我把手伸进他的裤子里,后面还很松。
  
  他被我吵醒了,半被迫地又做了一次。
  
  这天我们哪儿也没去。
  
  我就想一直抱着他,哪儿也不去。
  
  【第六天】
  
  我们又飞到了柏林。
  
  土方趁我在机上睡着的时候把相机里我拍他gao 潮的照片都删了。也许是害羞,也许是出于谨慎。
  
  柏林有很多普鲁士遗迹,各种各样的博物馆让人眼花缭乱。
  
  一路上基本都是土方在陪我拍照,当然我偶尔也会抓拍一些,他的侧颜、他吃东西时双颊鼓起的样子、他被我逗得炸毛的样子……
  
  我对于没有好好陪他玩感到很抱歉,所以晚上让他好好放松了一把。
  
  【第七天】
  
  早上九点,我们收拾好行李来到机场。
  
  他回东京,我去伯尔尼,都是为了工作嘛。
  
  我的机票是九点半出发,比他早半个小时登机。
  
  我们并肩走到登机口,我给他一个吻,他回以一个长长的拥抱。
  
  我还有很多话没有说。我还想问他,这段时间的交往在它看来到底算什么。想问他在日本的联系方式。可我最后什么都没说。
  
  “再见。”
  
  “再见。”

  ————


  【倒数第七天】
  
  来科隆好几天,一桩大生意终于谈到尾声了,我有些烦躁,挂断上司的电话后打算点根烟。
  
  一个银发红瞳的陌生青年拦住我,还递上来两张照片。
  
  我不太能理解这个男人的行为,但在异乡听到母语的感觉还是很亲切的,本来有些暴躁的我意外地保持了和善。
  
  说不定下次还能碰到他呢,我这么想着,随手把照片塞进公文包里。
  
  【倒数第六天】
  
  跟客户约在莱茵河岸的酒店,用一上午时间跟他磨嘴皮子,终于谈妥签了字,我忽方十四悠的称号也不是随便叫的。
  
  巧的是我又碰见了他。
  
  这回我认真地打量了他,长相可以说得上十分俊朗,可惜一双死鱼眼让整个人看起来很没精神。
  
  职业是摄影师的话,感觉性格上也是个相当自由的人吧。
  
  莫名地,我觉得坂田银时很符合我的择偶标准。
  
  我是gay的事周围的朋友都知道,上个月刚和交往了半年的男友分手,上司近藤兄便放我来德国谈生意,顺便散散心。
  
  坂田主动约我喝酒,我也没想就答应了。
  
  拼酒的过程我不太记得了,就记得我们聊得很投缘,还有最后他没头没脑地说了句“和我交往吧。”
  
  我哭笑不得地抱住他下滑的身体,耳边传来他低低的鼾声,看了看四下无人,揉了揉一直很想摸的卷毛,回了句“好”。
  
  【倒数第五天】
  
  我们zuo 爱了。
  
  我本来不是这么随意的人,跟前男友也是交往一个月后才上 床的。但在这相隔将近一个大陆的异国,我觉得放纵一下也没什么不可以。
  
  可能坂田银时技术不错也是一个原因吧,不过这句话我是不会当面告诉他的。
  
  【倒数第四天】
  
  坂田似乎很喜欢吃甜食。一没注意,他就买了一只十寸的黑森林,然后一个人吃完了。看着就腻,还是蛋黄酱比较好。
  
  啤酒节出乎意料地无聊,本来以前学德语的时候挺期待的来着。
  
  虽然事后我踹了他两脚,但是不得不说,在草地上,很刺激。
  
  【倒数第三天】
  
  妈的,醒来就发现那个色鬼趴在老子身上!
  
  干完还一整天都抱着老子!不让下床!
  
  是不是有病?
  
  【倒数第二天】
  
  在这王八蛋相机里发现了很多不得了的照片,统统删掉。
  
  怎么说呢,谁知道这段感情能维系多久,万一很快结束了呢。
  
  【倒数第一天】
  
  他去瑞士,我回日本,到这里就算是分手了吧。
  
  其实我早就知道,这样的恋情不过是一时新鲜,旅行结束,就都回到各自的日常生活。于我于他,大概都是如此。
  
  他什么都没问,我也什么都没说,这大概是最后的默契吧。
  
  再见,也许再也不见。
  
  我看着他走近人群,隐没于人群,有一点转瞬即逝的后悔。
  
  然后我转身,整理思绪,走向另一个登机口。
  
  ————


  一个月后,坂田银时把旅行的照片印出来,挑出了属于土方十四郎的那些,一张又一张地看着。
  
  他点燃了一支万宝路,熟悉的烟草味包裹住他。
  
  也许他再也碰不到像土方十四郎那样让他感到干净、安心的人,也不会再有人和土方十四郎一样契合他,从身体到灵魂。
  
  他把土方的照片都扫进垃圾桶。
  
  听说今天对面的房间要搬进新邻居,坂田银时决定去拜访一下,转换一下心情。
  
  他打开门,见到新邻居正提着行李站在门口。
  
  “好久不见。”
  
  ————
  END

评论(2)
热度(16)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