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宿命論(06-07)

  06.

  周末的游乐园人头攒动,黑压压的一眼望过去仿佛看不到边。

  即使如此,一粉一紫的两个小男孩还是十分显眼。

  银时起初还因为早上被妈妈逼迫着穿上新衣服的事情闷闷不乐,等到了他心心念念的游乐园,立马把之前的不快忘得干干净净。十四郎还是一如既往地安静乖巧,只是一双大眼睛也在童话主题的乐园里四处逡巡,跟着银时窜进窜出。

  “先玩什么好呢?”银发男孩站在各种游乐设施之间,幸福地烦恼着。

  “不如我们先去那边的鬼屋吧?还是哥特风格的哦!”坂田妈妈一脸兴奋地提议。

  “好啊好啊!”土方妈妈附和。

  两个孩子脸上的亢奋立马僵硬石化。

  “喂,你怕吗?”银时悄悄扯了扯十四郎的衣服。

  “不、不怕!”十四郎逞强道。

  “那太好了,”银时仿佛松了一口气,“你比我大,所以待会让你先走前面哦!”

  “你平时倒是拿出当弟弟的自觉来啊!”十四郎嘴上这么说着,一颗心却在砰砰直跳,想到待会要进那个不断发出尖叫的什么鬼屋,他就紧张得有些胃疼。

  “那么我们过去吧。”两位妈妈就这样决定了。

  三层楼的哥特式小洋房上挂满了狰狞的绿藤,墙体古旧破败,门窗紧锁,唯有二楼一扇洞开的窗户里偶尔传来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声。

  真的要进去么……银时心里犯着嘀咕,他感觉这块地方的温度都要比周围低上不少。

  十四郎则一声不吭,一张小脸绷得死紧,牵着银时的手心沁出薄汗。

  鬼屋的门已近在眼前,两人的心都悬了起来,一身汗毛倒竖,不约而同地靠紧了对方,彼此壮胆,突然间颇有壮士就义的豪情。

  “啊,两位太太,不好意思,十岁以下的小朋友是不可以进去的哦。”穿着古老执事服面色苍白的工作人员拦了上来。

  “这样吗,那真是太遗憾了……”土方妈妈惋惜道。

  “是啊,太遗憾了。”银时重重地点了点头。

  “所以我们还是去玩别的吧。”十四郎也点头。

  ——

  游乐园里的很多项目都有年龄限制,没有年龄限制的项目又太不刺激,这让两个五岁的小朋友很不开心。

  “十四郎,你看那个!”

  十四郎顺着银时短短胖胖的手指看过去,那是一个城堡下的小湖,水面上漂着十来个透明的大球,每个球里都有人。

  “好像很好玩的样子,我们去看看吧!”

  “嗯!”

  这个项目名叫「小美人鱼」,一旁的木板上镌刻着小美人鱼化成泡沫的古老童话。然而两人显然对这种少女心满满的故事毫无兴趣,直接钻进排队的人群。

  排队的人很多,看来这个项目热度确实不低。

  好不容易轮到他们,穿着仿鱼鳞长裙、戴着珊瑚冠的漂亮姐姐微笑着弯下身子:“小朋友们,你们满六岁了吗,不然不可以玩哦。”

  “满了!”两人不约而同地扯了个谎,脸不红心不跳,不知道是不是平时锻炼得多了。

  银时平时爱吃甜食,又成天上窜下跳,比同龄人要壮一些,十四郎已经五岁半,身高体型算是正常,把他俩当做矮小一点的六岁孩子也都说得过去。

  “第一次玩可能会有点害怕哦,不如让你们的家长陪你们吧?”

  “不用!”再次异口同声。

  人鱼姐姐点了点头,顺手揉了揉银时蓬松的卷发,然后让工作人员拉来一只空的大球,两个孩子依次钻了进去。

  充满气并且密封好的透明大球被缓缓放下水,孩子们脚底顿时变得冰冰凉凉,令人惬意。

  “哇——我们站在水上诶!”

  “好神奇!你看我脚下的水草!”

  “还有鱼!好漂亮的大鱼!”

  “在哪在哪!”

  “啊,游走了,我们去追它吧!”

  两人摇摇晃晃地站起来,协力推着大球的一壁,让大球转动着前进,眼看着要追上那尾锦鲤,却和旁边来的一只大球来了个撞车,锦鲤一下跑得无影无踪。

  银时气得向着另一只大球里的小朋友哇哇直叫,可惜的是对方根本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于是十四郎意识到现在只有彼此能听见他们说话,这种神秘的感觉让他心中悸动。

  “银时,你说,如果我们坐着大球一直漂在水上会怎么样?”

  “会……饿死?”

  “不是啦,你这个笨蛋!我是说,我是说……如果只有我们俩在一起玩儿……”

  “唔,只有我们俩吗。”银时用手抚着身下幽绿的湖水,感受着水流的摩挲。

  就在这时,大球似乎又被撞了一下,转了半圈,球里的两个小朋友就摔在了一起。

  “快起来,你很重诶!”十四郎推着压在身上的银时。

  银时短手短腿挣扎了一会,正准备起来,却突然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大叫起来:“十四郎你身上好软!啊啊啊好舒服!我以前怎么没发现!”

  “吵死啦!快起来!”十四郎红了脸,不知道是害羞的还是被气的。

  “不要!我要抱着你!”银时像只八爪鱼一样扒着他。湖水清清凉凉,而十四郎的身体软乎乎暖呼呼的,让他有种夏天吹着空调盖着棉被的幸福感。

  他们没能折腾多久,牵着大球的绳子就被一点一点收回岸边,看来是时间到了。

  两个孩子恋恋不舍地从球里出来,十四郎撅着嘴抱怨着:“都怪你,我都还没好好玩呢。”

  “是是是,我们下次再来吧!”银时丝毫没有负罪感,心想着以后吹空调不抱被子了,十四郎比被子舒服多了。

  07.

  今天幼稚园的老师教小朋友们折千纸鹤。

  教折纸的是一位男老师,长相粗犷但意外地很擅长精细的手工,基于这两点,调皮的孩子们都认认真真地学着折纸。

  “老师,我做好了!”银时捏着一只浅黄色的纸鹤跳起来,瞅了瞅左右,发现他是全班第一个做完的,不由沾沾自喜。

  “嗯,还不错,银时小朋友手很巧呢。”老师看了看他的纸鹤,赞许道。

  难得被表扬了的银时小朋友咧着嘴傻笑起来。他一低头,发现身旁的土方十四郎还对着一张折成三角形的纸犯愁。

  “我教你做吧?”银时凑近,因为心情好,也就没有嘲笑对方。

  他从桌上又拿了一张裁好的纸片,深蓝色,闪着银色珠光,像去年夏天他们在屋顶上仰望的银河。

  银时动作很慢,好让十四郎看得清楚。

  “不对,不是这样的,要往里折,不然待会就展不开了。”

  银时按住十四郎的手,有些心急地给他纠正错误。

  十四郎「唔」了一声,如同黑缎的短发乖顺地贴着鬓角,小小的手心出了汗,粘糊糊的。

  他手中的纸鹤终于成型,小心翼翼地捏着两边的翅膀,赤色的鹤缓缓展开羽翼,和银时的比翼。

  “好了,小朋友们,我们把自己做的千纸鹤挂起来,然后每个人许一个愿望吧。”

  他们的两只鹤串在了一起,挂在教室朝南的窗棂上,随风轻舞。

  红得炽盛,蓝得静谧。牵着它们的两根细线纠缠又荡开,最终还是纠缠着。

  两个孩子静静许下愿望。

  「希望我们快点长大。」

  可长大了,要面对什么,是这向阳的窗,还是在雨季中被打落羽翼的纸鹤呢。

评论
热度(10)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