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宿命論(09-10)

  09.
  
  姜黄色的幼稚园校车停在街口,女老师站在车门边和每一个下车的孩子告别。她替银时戴好了鲜红的小帽子,向来接孩子的两位妈妈颔首致意,温柔地对一直一起回家的两人说道:
  
  “那么,银时,十四郎,明天见了。”
  
  “老师再见~”“老师明天见~”两个孩子有礼貌地打了招呼,牵上了各自妈妈的手,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奇怪的是他们俩今天没有像以往的每一天那样一路上笑笑闹闹,而是沉默着拉开了距离,偶尔目光不小心撞在一起,还会狠狠地瞪对方一眼。
  
  「这是吵架了?」两位妈妈面面相觑。这似乎还是她们头一回看见两人谁也不理谁的样子。
  
  从校车下来走到家门口大概要五分钟时间,十四郎姑且不提,平时最耐不住安静的银时竟然憋住了一句话都没说,回到自己家之后也只是闷闷地抱着枕头窝在沙发里看电视。
  
  晚饭的时候,坂田妈妈终于忍不住问了自家儿子:“你和十四郎今天是怎么了?”
  
  银时本来还算平静的表情立马变得丰富起来,又是生气又是激动,「控诉」着土方十四郎的「罪行」:“都怪他,他今天竟然把我们的小火车给祥太郎玩了!啊啊啊,气死我了!”
  
  坂田妈妈愣了愣,然后懂了银时的意思。幼稚园里有很多玩具,本来是大家一起分享的,但是时间久了大家都有几个自己特别喜欢的、固定的玩具,而银时和十四郎的关系特别要好,平时也都是一起玩的,在他意识里也就有了那个小火车是他们俩的所属物的概念。所以十四郎把「只属于他们俩」的玩具分享给了别人,才让银时这么生气。
  
  这在大人看来无非是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在孩子狭小到只能看到身边几个人的世界里,无异于洪水海啸。
  
  “然后呢,你跟十四郎说了什么?”
  
  ——
  
  “银时说「再也不跟你玩了,你跟祥太郎做好朋友吧」,然后就再也没跟我说过话了。”这边,十四郎也被妈妈问了同样的问题,小脸上有些委屈。
  
  “那,十四郎你是怎么想的呢?”土方妈妈揉了揉儿子耷拉着的小脑袋。
  
  “他也太小气了嘛!而且、而且是因为祥太郎说很想摸摸看我才把小火车给他的……”说到这里,十四郎抽了抽鼻子,眼眶红红的,像是要哭出来。他想,如果跟银时不再是好朋友了的话,就不能每天一起去幼稚园,营养午餐里讨厌的青椒也没有人帮自己吃,回家之后也不能一起看晚上GHK播出的《咸鱼超人》……他就没有朋友了。
  
  “嘛,这件事,妈妈觉得你和银时都有做得不对的地方,不是吗?其实也不算什么大事,只要你们有一个人先开口道歉,就能和好了呀。”土方妈妈起身继续忙家务去了,留儿子自己好好思考。
  
  所以,我要去和那家伙道歉吗……可恶,明明错的是他。十四郎这么想着,纠结了一晚上,还是没有去道歉。
  
  「是因为外面在下雨不想出去,才不是因为不好意思呢。」他给自己开脱着。
  
  第二天,不出意料地是他一个人洗漱、吃饭、牵着妈妈的手走出家门,没有了耳边那个聒噪又亲切的声音,让他心里有些忐忑。
  
  走到平日里等校车的街口,银时和坂田太太已经站在了那里,十四郎正想开口嘲笑银时头顶总也压不下的一绺乱发,突然想起来他们似乎正在闹别扭。他不安地抿了抿唇,什么都没说。
  
  银时也看见了他,却突然挣脱了妈妈的手,朝他走过来。
  
  “你今天好慢啊。”
  
  “诶?”十四郎愣住了,这是什么展开?
  
  “你看,校车都来了你才到,快走吧。”银时一副「真拿你没办法」的样子,像往常一样牵住十四郎的手,往校车走去。
  
  “啊?……哦。”
  
  “好像和好了呢。”两位妈妈相视一笑。就知道这两个孩子素来是离不开对方的。
  

  10.
  
  转眼又到了樱花绽放的季节,银时和十四郎都满了六岁,该到了上小学的年纪。
  
  而在此之前,是幼稚园组织的“毕业”表演。这一天,园方会邀请家长们来到幼稚园参观,并且观看小朋友们排练了好几周的节目。
  
  “银时,快来吃早饭,妈妈做了你最喜欢的草莓酱配红豆饼哦。”
  
  嘴角还沾着牙膏沫的银发男孩打了个哈欠,没精打采地坐上餐桌,看着自己昨天还嚷嚷着要吃的食物也没有露出多少激动。
  
  “怎么,没食欲吗?生病了?”坂田妈妈有点担心地探了探他的额头,“没发烧啊。”
  
  “这小子肯定昨晚兴奋得睡不着吧。”坂田爸爸一手捏着报纸,一手端着咖啡,看见儿子眼下两圈乌青,笃定地笑道。
  
  被爸爸说中的银时不好意思地红了红脸,毕竟第一次上台表演,他还是有点小紧张的,昨晚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折腾到大半夜才迷迷糊糊睡着,早上醒来的时候还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到了床底下。
  
  “好了,赶紧吃吧,吃饱了才有力气表演哦~妈妈下午就去你们幼稚园。”
  
  “爸爸也会去给你们拍照的!”坂田爸爸孩子气地举起一只手,为了儿子的表演,他今天特地跟难缠的上司请了半天假。
  
  “gin——to——ki——”门外传来熟悉的声音,看来十四郎已经准备好出门了。
  
  “来了来了——”
  
  银时抬头看了一眼墙上挂着的钟,校车马上就要到了,他胡乱抓起桌上剩着的半个红豆饼,撑大了嘴一口塞进去,噎得他直翻白眼,又把杯子里的草莓牛奶灌了下去,这才好不容易把早餐咽下肚。
  
  他兴冲冲地在十四郎面前站定,两个孩子看着对方,都呆了几秒,然后不约而同地大笑起来。
  
  “噗哈哈哈哈你的眼睛被人揍了吗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你也是啊像只熊猫一样啊哈哈哈哈哈哈……”
  
  “两位小熊猫君,赶紧走吧,不然该赶不上校车了。”土方妈妈笑着揽过他们。
  
  ——
  
  幼稚园的演出从下午开始,每个班按顺序上台表演一个节目。因为是自家孩子的第一次上台表演,台下的爸爸妈妈们人头攒动,整个会场几乎要被满溢的父爱和母爱挤爆炸。
  
  坂田爸爸扛了一台单反坐在第二排的位置,他是个业余摄影爱好者,但也就喜欢拍拍自家老婆儿子,自得其乐。
  
  “咱们儿子的节目在倒数第二个啊。”坂田妈妈拿着花花绿绿的节目单念叨道。
  
  “压轴嘛,肯定是最好的。”土方妈妈手里捧着一盒给孩子们准备的小点心。
  
  幼稚园的小朋友嘛,也不可能表演什么精致复杂的节目,但看着孩子们天真无邪又生机勃勃的样子,还是令人发自心底的轻松,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
  
  “那么,接下来有请小熊班的小朋友们为我们带来歌曲「猫ふんじゃった」”(「猫ふんじゃった」(踩到猫了)这首是日本童谣,曲子特别萌,但是歌词有点……奇怪?总之重点是萌啦w能翻墙的可以在油管或者nico上搜一下)
  
  轻快的音乐响起,深红幕布缓缓拉开,聚光灯打在舞台中央,坂田爸爸立马举起了手里的相机,两位妈妈也挺直了腰板。
  
  两队穿着演出服的孩子从舞台两侧跑进来,每个人都戴着毛茸茸的猫耳和猫尾巴,一蹦一跳地在舞台中央找到自己的位置,摆好姿势。
  
  “在那在那!”土方妈妈小声道。
  
  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舞台靠右侧,十四郎和银时一前一后地站着,两只小猫一黑一白,小手蜷成猫爪的模样曲在胸前,跟着歌声左右摇摆着。
  
  十四郎因为站在前排,脸上的表情都能被看得一清二楚。他脸蛋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腮红的功劳,小嘴也被抹上了鲜艳的口红,眉心还被点上一颗美人痣,远看就是个秀秀气气的小姑娘。
  
  银时就要比十四郎放得开一些,像一只富有攻击性的小猫。他一直卖力地唱着,导致后排的观众们都能听见他……怎么说呢……糟糕的,唱功。
  
  节目很成功,孩子们未经雕琢的童音很适合这样的歌,几位家长们直到幕布再次拉上都还有些意犹未尽。
  
  演出终于结束,家长们刚走出会场,就被两只小猫扑了个正着。
  
  “爸爸,我唱得好听吗?”银时眨着一双星星眼拉着他爸爸的手。
  
  “……好听,好听!”坂田爸爸违心地回答道。
  
  “妈妈,你看我有两双耳朵了!”十四郎也一脸兴奋地指着自己脑袋上的那对猫耳,“对了,还有尾巴!是绑在腰上的哦,是不是像真的一样?”
  
  “嗯,很可爱呢~你们今天都很棒哦~估计你们也饿了,我做了樱饼,你们先吃点,待会回家吃晚饭。”
  
  “好啊!是红豆馅的吗!”
  
  “我要蛋黄酱馅的!”
  
  “哪有蛋黄酱馅的樱饼啦你这个异端!”
  
  “肯、肯定有的!”
  
  “好啦好啦,红豆馅和蛋黄酱馅的都有。”
  
  “耶——!”×2
  
  两人互瞪了一眼,就开始毫无形象地大嚼起来。
  
  “对了,也给你们俩单独拍几张吧,难得今天穿成这样,嗯,留个纪念。”坂田爸爸一边调着焦一边顺手拍下两个孩子狼吞虎咽的样子,照片里银时正把嘴角的残渣拾进嘴里,抬头茫然地看着镜头,而十四郎还在奋力往手里的樱饼上挤着蛋黄酱。
  
  一说到拍照,两个孩子不约而同地僵硬起来,即使长大以后,在摆pose这方面也是丝毫没有长进。
  
  所以两位妈妈非常积极地给他们摆起了造型,顺便揉揉耳朵摸摸尾巴什么的,顺便。
  
  “准备好了吗?来,看镜头,一,二,三——”坂田爸爸半蹲着按下快门,妈妈们也在一旁憋着笑用手机拍照。
  
  “咔嚓”“咔嚓”
  
  银时好奇地凑上去看他爸爸的相机,十四郎也跟着瞟了一眼,然后就捂住了脸。
  
  「好羞耻……」  

  十四郎侧着身朝着另一边,两只猫爪一上一下地举着,回头看向镜头,眉心的美人痣煞是耀眼。银时则半蹲着,两手做出抓挠的姿势,嘴里衔着十四郎的那条猫尾,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却装不出凶狠的样子,反而笑得傻傻的。
  
  “快删掉啦!”×2
  
  “不行不行,等你们长大以后看肯定会很有意♂思。”坂田妈妈意味深长地说道,为了防止两个孩子继续不休不止地吵着要删照片,她机智地转移了话题:“好了,快回家吧,今天给你们做你们喜欢的汉堡肉哦。”
  
  “好~”
  
  ————
  TBC。
  昨天刚搞定换届,好虚啊……然后还有七八千字的论文……
  所以此坑暂时停更。
  等忙完我应该会直接开车!耶!

评论
热度(12)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