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宿命論(11)

  11.(接01)

  银魂小学和银时他们的家在同一片街区,哪怕是以两个六岁孩子的脚力,走过去也只要五分钟。

  银时出门的时候匆匆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离上课刚好还有五分钟。

  所以现在他拉着十四郎在通往学校的路上小跑着。他心里默默打着算盘,跑过去的话,大概四分钟能到学校,再花两分钟穿过教学楼前的花坛、赶在老师之前进教室,加起来刚好五……诶?好像哪里不对?

  上周满开的樱花现在已经陆续开始凋谢,四月的风缱绻又无情,骤然卷下大蓬的花瓣,再一次让银时打了个打喷嚏。

  他吸了吸鼻子,没有放慢脚步,当然也没有什么伤春悲秋的心情。
  
  手上拖着的重量一轻,十四郎加快脚步跑到了他前面,喘着气回头焦急道:“快点,老师要关校门了!”
  
  银时一惊,抬头就看见那个已经在他印象里妖魔化了的男老师,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瞟了他们一眼,低头看了看手表,就准备拉上校门。
  
  说时迟那时快,坂田银时像脚底装了马达一样一溜烟跑得飞快,土方十四郎被他拉扯得臂膀都发疼。
  
  “呀呀呀呀啊啊啊老师手下留情!”银时大叫一声,两人从还未关上的门缝里钻了进去,男老师看着他俩跑远的背影,摇了摇头:“又是这两个小鬼……”
  
  等两人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在各自的座位上坐下时,上课铃刚好敲响。
  
  兼任班主任的国语老师从教室前门不紧不慢地走进来,他穿着普通的白衬衫黑西裤,看起来应该是常年锻炼的身体很好地撑起了衣服挺括的线条,一头让女人都要羡慕的苍灰色的长发披散下来,闪动着柔和的光泽。更让人移不开眼的是那张称得上英俊的脸上似乎永远都不会消逝的微笑。
  
  吉田松阳就顶着这样一张任谁看了都感到温暖的笑脸,语气温和地对银时道:“坂田银时同学,昨天学的汉字抄一百遍,放学前送到我办公室来哦~”
  
  “松阳老师,我今天没有迟到!而且就算要罚,这家伙为什么不一起?!”银时愤愤地指着身旁的土方十四郎。
  
  “因为,”吉田松阳依旧和蔼地笑着,用手上的点名册敲了敲黑板的一角,那里赫然写着坂田银时的名字,“今天是你值日,坂田同学。”
  
  刚才还气鼓鼓的坂田银时小朋友顿时像只瘪了气的皮球,点了点头表示认命。
  
  松阳点过名,开始今天的授课,他声音不大,却刚好能让所有孩子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土方瞟了一眼陷入迷之消沉状态的银时,趁老师没注意,推了推银时搭在桌上的手臂,塞过去一张纸条。
  
  银时稍微振作了一点,借着前面同学宽胖的身材作掩护,展开那张纸条,上面用笔迹幼稚但又整整齐齐的假名写着:「谁叫你不早点起床」
  
  他朝“认真听课”的土方十四郎低低哼了一声,继续郁闷地趴桌子。
  
  松阳的授课其实很有意思,不知不觉地一整节课就过去了,而银时也很快把刚才的不愉快抛在了脑后。
  
  “喂,银时。”坐在他前面的假发小太郎转过身来,一脸的神秘兮兮,“待会帮我个忙。”
  
  “不要。”银时继续装颓废。黑色长发的小男孩把握紧的拳放在银时面前,缓缓摊开,里面是一颗包装精致的巧克力,并且他还拍了拍口袋,示意里面还有。银时一双红瞳顿时开始泛绿光,他最喜欢吃这个牌子的巧克力,可惜因为太贵了,平时妈妈很少会买。
  
  桂见他上钩,便得意洋洋地收回了手:“怎么样?”
  
  “说吧,要我帮你干嘛?如果是去北斗心轩偷看老板娘煮荞麦面的话就算了。”
  
  “不是那个啦。我今天早上来教室之前,在体育馆那边的小树林边的水塘边的亭子里的石桌上看见了——”
  
  “看见了?”
  
  “一只超——级可爱的黑猫!”
  
  “哦·_>·”
  
  “所以,我们午休时间去找那只小猫咪吧!”
  
  “……行。”坂田银时在伟大的甜食面前弯下了他的腰。
  
  到了午休时间,两人飞快地解决了各自带的便当,就准备上路,不对,出发了。
  
  “要不要一起去?”银时习惯性地叫上土方。
  
  土方回以一个白眼,表示我要看书别烦我。
  
   桂拉着银时穿过操场,跑到早上他发现黑猫的地方,但那只黑猫果然早已不在原地。这丝毫没有打消桂小太郎的热情,他想了想,就选了个方向跑去,似乎打算把校园翻个遍。
  
  “那个,假发,不如你去那边我去这边吧。”银时想着多半找不到那只猫,还不如让他偷偷懒,随便糊弄一下这个脑子一根筋的肉球控。
  
  “不是假发是桂!不行,我们要一起行动,我麻麻说走散了就不好了。”桂一边扒拉着旁边的灌木丛,一边认真地回复道。
  
  “在学校里走散你个头啦。”银时吐槽,但也打消了分头行动的想法。他看着桂小太郎严肃的脸,为自己想要偷懒的想法感到无比的羞愧……才怪,他只是懒得和这个固执的家伙理论而已。
  
  两人跑得很远,根本没有听到意味着午休时间结束的上课铃。
  
  教室里的土方十四郎阖上了手里的书,看了看旁边两个空着的位置,提前为他们默哀了三秒,顺便叫醒了前排的高杉晋助,有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就像个操心的老妈子。
  
  进入小学以来半个多月了,土方也渐渐习惯了新的生活,但是除了银时以外,和其他同学都不太能搭话,或者说,压根就不想跟他们有太多的接触,稍微熟一点的也就是桂和高杉,但这也是因为银时和他们走得近的缘故。
  
  事实上,他潜意识里觉得自己会一直和银时待在一起,所以少几个朋友也没什么不好。
  
  这边,银时和桂已经成功转遍了大半个校园,然而都没有发现那只黑猫。
  
  “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我们好像出来很久了诶。”银时坐在地上休息,看着桂小太郎不厌其烦地翻找着堆在校园一角的一堆废纸箱。
  
  “不是还没打上课铃吗,我们再找……嘘——”桂朝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自己蹑手蹑脚地走向旁边一栋楼的背面。
  
  银时跟了上去。这栋楼后面,有一小块干净的水泥地,平时也没什么人来,中午的阳光照在上面暖洋洋的,一只系着金色铃铛的黑猫蜷在上面舒服地打盹。
  
  桂小心地靠近了它,伸手摸了摸它脊背上顺滑的黑色毛发,黑猫懒洋洋睁开眼瞟了瞟它,倒是一点都不怕人,任眼前的小男孩捏它的肉球。
  
  银时似乎看见桂头上冒起了粉红的泡泡。
  
  黑猫被抱起来,这才有了抵抗,龇着牙企图恐吓。桂熟练地用不轻不重的力道顺着它的毛,黑猫舒服得半眯起了眼,但又很快甩了甩脑袋,给了桂一爪子。
  
  银时在一旁抱臂看着,突然觉得这只猫特别眼熟,看起来……很像某个人。
  
  “喂!你们俩!不好好上课在那儿干嘛呢!”巡逻到这里的保安大叔瞥到两个鬼鬼祟祟的小朋友,阴着脸走了过来。
  
  两人吓了一跳,桂下意识地松了手,黑猫敏捷地从他怀里跳出来,两三步就跑进了他们看不见的角落。他俩还来不及懊悔,就被保安大叔拎回了教室。
  
  刚到教学楼下,就碰上松阳正叫上几个老师一起去找他们,于是直接被教训了一顿,哭丧着脸回到教室继续上课。
  
  坂田·苦逼·银时同学蔫了一会儿,又开始捧着桂给他的巧克力瞎乐,土方从课桌下踢了他一脚:“你就不能消停会?”
  
  银时非常听话地收起了手里的巧克力,打算拿回家藏着慢慢吃,他瞅了瞅同桌一头乌黑柔软的短发,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浮现的是桂给黑猫顺毛的样子,于是他也情不自禁地伸出手,照着桂撸猫的手法撸了一把土方的头发。
  
  被触碰的黑猫立马给了他一爪子。不对,是土方十四郎反手“啪”地打掉了银时作乱的手,碍于老师还在讲台上,只对他怒目而视,并且拉远了座椅的距离。
  
  坂田银时讪讪地缩回了手,终于不再折腾,单手撑着下巴装作在听讲。
  
  “叮铃铃——”
  
  一年级下午只有一节课,所以这声下课铃就意味着一天学习的结束,银时放松地伸了个懒腰,却突然石化在半空。
  
  “糟糟糟糟糕!松阳老师说的罚写我给忘了!啊,还有下午的值日!完蛋了……”他从抽屉里翻出国语课本,胡乱找着松阳说的「昨天学的汉字」,数了数,一共五个汉字,每个抄100遍的话……嗯……是多少啊?
  
  正在他为着还没有学过的乘法困扰的时候,旁边冷不丁地飞过来一个本子,正中他的侧脸。
  
  “中午没事干,抄了50遍,剩下的你自己抄吧。”土方十四郎已经收拾好了书包,一张小脸冷冷的,“反正是顺手抄抄,不是特意帮你的,所以不用谢我。”
  
  “哦……”银时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突然叫住他,“喂,不等我一起回去吗?”
  
  土方顿了顿,回头恶狠狠道:“不!等!”
  
  “什么嘛……”银时坐回座位,拿出铅笔飞快地抄了起来,虽然这几个汉字的读音他都忘得差不多了,但下笔仍然飞快——这当然得益于他经常被罚抄的事实。
  
  总算赶在松阳老师下班之前把罚抄交给他,又匆匆回来做完值日,已经不早了。
  
  走出教学楼的时候,天还没暗,偏西的日头将小小的坂田银时的影子拖得高大,因为今天身边少了个人,他显得沉闷了很多,双手握着书包带子,低头专心盯着脚下的路。
  
  所以直到走到校门口,他才看见花坛边坐着一个熟悉的身影。
  
  
  另一边,吉田松阳忙完手头的事,翻开了银时交上来的本子,含着笑意的眼角不禁跳了跳。前半部分工工整整,后半部分纯属狗爬,一看就知道根本不是同一个人写的。他盯着办公桌头座位表上两个紧挨着的名字沉思了一会,摇了摇头,就将这事抛到一边去了。
  
  ————
  TBC。
  嗯……隔了这么久的更新……我有罪……
  太久没写了,我需要复健(趴

评论(2)
热度(8)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