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宿命論(11)

  11.(接01)

  银魂小学和银时他们的家在同一片街区,哪怕是以两个六岁孩子的脚力,走过去也只要五分钟。

  银时出门的时候匆匆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离上课刚好还有五分钟。

  所以现在他拉着十四郎在通往学校的路上小跑着。他心里默默打着算盘,跑过去的话,大概四分钟能到学校,再花两分钟穿过教学楼前的花坛、赶在老师之前进教室,加起来刚好五……诶?好像哪里不对?

  上周满开的樱花现在已经陆续开始凋谢,四月的风缱绻又无情,骤然卷下大蓬的花瓣,再一次让银时打了个打喷嚏。

  他吸了吸鼻子,没有放慢脚步,当然也没有什么伤春悲秋的心情。
  
  手上拖着的重量一轻,十四郎加快脚步跑到了他前面,喘着气回头焦急道:“快点,老师要关校门了!”
  
  银时一惊,抬头就看见那个已经在他印象里妖魔化了的男老师,用似笑非笑的眼神瞟了他们一眼,低头看了看手表,就准备拉上校门。
  
  说时迟那时快,坂田银时像脚底装了马达一样一溜烟跑得飞快,土方十四郎被他拉扯得臂膀都发疼。
  
  “呀呀呀呀啊啊啊老师手下留情!”银时大叫一声,两人从还未关上的门缝里钻了进去,男老师看着他俩跑远的背影,摇了摇头:“又是这两个小鬼……”
  
  等两人气喘吁吁满头大汗地在各自的座位上坐下时,上课铃刚好敲响。
  
  兼任班主任的国语老师从教室前门不紧不慢地走进来,他穿着普通的白衬衫黑西裤,看起来应该是常年锻炼的身体很好地撑起了衣服挺括的线条,一头让女人都要羡慕的苍灰色的长发披散下来,闪动着柔和的光泽。更让人移不开眼的是那张称得上英俊的脸上似乎永远都不会消逝的微笑。
  
  吉田松阳就顶着这样一张任谁看了都感到温暖的笑脸,语气温和地对银时道:“坂田银时同学,昨天学的汉字抄一百遍,放学前送到我办公室来哦~”
  
  “松阳老师,我今天没有迟到!而且就算要罚,这家伙为什么不一起?!”银时愤愤地指着身旁的土方十四郎。
  
  “因为,”吉田松阳依旧和蔼地笑着,用手上的点名册敲了敲黑板的一角,那里赫然写着坂田银时的名字,“今天是你值日,坂田同学。”
  
  刚才还气鼓鼓的坂田银时小朋友顿时像只瘪了气的皮球,点了点头表示认命。
  
  松阳点过名,开始今天的授课,他声音不大,却刚好能让所有孩子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土方瞟了一眼陷入迷之消沉状态的银时,趁老师没注意,推了推银时搭在桌上的手臂,塞过去一张纸条。
  
  银时稍微振作了一点,借着前面同学宽胖的身材作掩护,展开那张纸条,上面用笔迹幼稚但又整整齐齐的假名写着:「谁叫你不早点起床」
  
  他朝“认真听课”的土方十四郎低低哼了一声,继续郁闷地趴桌子。
  
  松阳的授课其实很有意思,不知不觉地一整节课就过去了,而银时也很快把刚才的不愉快抛在了脑后。
  
  “喂,银时。”坐在他前面的假发小太郎转过身来,一脸的神秘兮兮,“待会帮我个忙。”
  
  “不要。”银时继续装颓废。黑色长发的小男孩把握紧的拳放在银时面前,缓缓摊开,里面是一颗包装精致的巧克力,并且他还拍了拍口袋,示意里面还有。银时一双红瞳顿时开始泛绿光,他最喜欢吃这个牌子的巧克力,可惜因为太贵了,平时妈妈很少会买。
  
  桂见他上钩,便得意洋洋地收回了手:“怎么样?”
  
  “说吧,要我帮你干嘛?如果是去北斗心轩偷看老板娘煮荞麦面的话就算了。”
  
  “不是那个啦。我今天早上来教室之前,在体育馆那边的小树林边的水塘边的亭子里的石桌上看见了——”
  
  “看见了?”
  
  “一只超——级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