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宿命論(12-13)

  12.
  
  “银时。”
  
  “嗯?”趴在课桌上的银发男孩勉为其难地掀起一线眼皮,狭小的视野里刚好容下黑发男孩平静的侧脸。
  
  “你昨晚是没有睡觉吗?”土方将手中的书翻过一页,这才不紧不慢地将视线移向从早上到校以来一直在睡觉的同桌。
  
  “啊?昨晚吃完晚饭看了会动画片就睡了啦,大概……八点的样子。嗯,好像是有点睡眠不足呢,今早七点半就被老妈叫醒了……”银时打了个夸张的哈欠。
  
  不足你个头啊!土方扯了扯嘴角,对于银时的时间安排也没有去纠结「你不写作业的吗」的问题,毕竟这小子今天唯一清醒的时间就是早上到校之后理所应当地拿起他的习题册开始一通狂抄。
  
  “你知道什么人每天无精打采就想着睡觉吗?”土方扯了扯校服衬衫上的领带,一副要开始说教的样子。
  
  “唔,不求……不求什么来着,不求上进的人?”银时厚着脸皮回答道。
  
  “孕妇。”
  
  银时的脸色瞬间变了,原本白皙的脸颊泛上两团红晕,眼睛往下飘,一只手轻轻地揪着自己的衣角。
  
  “其实……我是怀了十四郎的孩子啦……”
  
  “说、说什么啊你这混蛋!”土方羞恼地抓住那把卷毛往下摁,恨不得把这家伙的脑袋按进桌子里让他再也说不了话。
  
  “唔、唔唔……十四郎你轻一点啊不可以这么对孕妇啊!”
  
  “闭嘴!还有不准用这种恶心的语气叫我的名字!”
  
  “十四郎对人家好凶哦……啊啊啊好了好了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别挠我痒痒啊哈哈哈哈”银时一边躲闪着,一边也伸出爪子去挠土方的痒痒肉。
  
  “哈哈哈哈……你别闹哈哈哈马上上课了!”
  
  “那你、哈哈哈、你倒是先停手啊哈哈哈哈”
  
  这两个小家伙脾气都倔得很,谁都不肯先认输,直到老师走进教室才不得不停下。
  
  银时喘匀了气,朝土方丢了个挑衅的眼神,对方也毫不示弱地瞪了回来。
  
  “同学们,上课之前我先说一件事。”松阳用书敲了敲讲台,“学校决定组织大家一起去秋游。”
  
  三十来双眼睛都齐刷刷地望着松阳,教室里沉默了几秒,然后爆发出一阵喧闹,天性还尚未被束缚的孩子们,都在兴奋地和旁边的人交头接耳。
  
  “咳咳!”松阳清了清嗓子,孩子们渐渐安静下来,“现在江滨公园的红叶很漂亮,离学校也不是很远,所以今年我们就决定去那里了。周六早上九点在校门口集合,然后乘巴士到公园,请大家回去之后告诉家长。啊对了,因为下午才回到学校,所以要带上便当和饮料,当天说不定会下雨,所以带上雨伞或者雨衣比较好。至于相机之类的就不用带了,老师会带一部给你们拍照的。——明白了吗?”
  
  “明——白——了——!”孩子们齐声回答道。
  
  “那好,开始上课了哦。”
  
  这个年纪的孩子们最容易兴奋个没完,松阳不得不好几次停下来强调一下纪律,最后也只好放任了。
  
  银时下意识转头去看土方,对方依旧是挺直脊背,一手拿笔一手压在书上,一副认真听课的样子,可嘴角却微微上扬,视线的焦点也早就不知道飘到哪去了。
  
  秋游啊,很期待呢。
  
  13.
  
  今天周五,所以放学后银时按惯例打着学习的幌子跑到土方家来蹭吃蹭喝蹭沙发。经过坂田家门口的时候他扯着嗓子冲屋里喊了句「今天我去十四郎家了」,也没管他妈听没听见,就先一步跨进了隔壁土方家的门槛。
  
  “我回来了!”“打扰了~”
  
  “欢迎回来~呀,银时也来了,正好我今晚准备做炸鸡块来着。快进来吧。”土方妈妈还穿着上班的灰色职业套装,柔顺的黑色长发盘在脑后,温婉又干练。
  
  银时很喜欢土方妈妈。他自家老妈是个标准的家庭主妇,平时也就看看电视逛逛街,偶尔还会把家务丢给钟点工干,虽然也有每天准时做好一日三餐并且厨艺没得挑剔,但是跟土方妈妈比起来简直是好吃懒做。
  
  然而相对地,土方就会更喜欢银时妈妈一些,但要说原因,大概只是银时妈妈并不会干涉他摄入蛋黄酱吧……
  
  土方去卧室放书包,回到客厅的时候银时已经十分自觉地打开电视,选好游戏光碟,拿着两个手柄坐在了沙发上,见到土方过来,他还很体贴地从沙发中间挪到了左边,用手拍了拍空出的右边,表达着「我给你让了个位置哦感谢我吧」。
  
  “你这家伙在别人家里擅自摆什么主人架子啊!”土方一屁股坐下来,看了一眼屏幕上闪烁着的游戏初始界面,不满道:“怎么又是街霸,上次不是说了这次玩超级玛丽的吗。”
  
  “我想玩街霸嘛!”
  
  “还不是因为你玩超级玛丽的时候总是很烂!”
  
  “你也是因为街霸打不过我才说要换游戏的吧?”
  
  “才、才不是!你承认吧,上次那个超低分数!”
  
  “好啦好啦,你们别吵了,”土方妈妈端着两杯橙汁走过来,习惯性地调解道:“十四郎是哥哥,要让着银时呀。妈妈去做饭了,你们俩好好相处哦~”
  
  银时乖巧地点了点头,目送着土方妈妈走进厨房,就立马从乖小孩模式切换了出来。他扒拉着下眼睑朝土方做了个鬼脸,瓮声瓮气地重复了句:“十四郎是哥哥呀~”
  
  土方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巴掌扇在银时脑门上:“呀你妹啊!”
  
  “疼!”银时抱着脑袋在沙发上蜷作一团,埋着头嘤嘤地哭了起来。土方早就看穿他的伎俩,再也不会上当,任他哭得可怜巴巴撕心裂肺。
  
  所以等银时觉得哭得差不多,抬起头来的时候,看见的不是满脸自责内疚的土方十四郎,而是电视屏幕上跳动的马里奥。
  
  “喂,你怎么擅自把光碟换了啊啊啊!”
  
  “这是我家,我想干什么都随便吧。”
  
  “阿姨刚刚说了让你让着我的!”
  
  “呵。”土方端起桌上的橙汁喝了一口,轻蔑地斜睨了银时一眼,反手把游戏手柄扔了过去。他要是再让着这小子,改天坂田银时就得骑在他头上了。(某种意义上来说并没有错)
  
  事实证明,只要土方十四郎的女王(划掉)气场全开,坂田银时就会毫无理由地屈服。
  
  玩了没多久,就到了开饭时间。
  
  土方妈妈是个相当细致耐心的女人,虽然只是家常小菜,所有菜品也都精心摆过盘,给孩子们的烤青花鱼也已经剔走了刺。
  
  “我开动了~”
  
  土方双手握着一瓶蛋黄酱,娴熟地在盘子里挤下半瓶做炸鸡块的蘸料,留下半瓶待会用来做盖饭。这边银时的盘子里同样出现了一大坨番茄酱。
  
  “啊,果然还是蛋黄酱赛高啊。”土方夹起一块裹满黄色浓稠不明物的炸鸡块送进嘴里,继而发出一声满足的叹息。
  
  “明明配番茄酱才是正常的吃法好不好,你这个异类!”坐在旁边的银时一脸嫌弃道。
  
  “你那种一次吃掉一瓶番茄酱的吃法也叫正常?”
  
  “蛋黄酱狂魔有什么资格说我?!!”
  
  在一旁观战的土方妈妈习以为常地自顾自吃完了晚饭并且收拾碗筷,然而这场似乎永无止境的味痴之战终于持续到了晚饭后。
  
  因为第二天要去秋游,两个小家伙兴致勃勃地说要帮忙准备便当,土方妈妈想着饭团做起来最容易,于是重新淘米煮了一锅饭。
  
  饭团最大的优点大概就在于米饭的可塑性,几乎任何食材都能包进去,所以也就出现了这样的情况——
  
  两个孩子在妈妈的帮忙下在保鲜膜上铺好了一层米饭,然后在选择馅料的时候,不约而同地越过了桌上的食材,拿起了一般来说作为调料的蛋黄酱和炼乳。
  
  相比于土方对于蛋黄酱的情有独钟,银时对甜食就比较博爱,所以他还顺带拿了一瓶草莓酱。这也没什么,但是他很快因为嫌麻烦就把炼乳和草莓酱拌在了一起。(其实说不定很好吃)
  
  土方妈妈大概是对于这样毁灭食物的场面有些接受不能,稍微嘱咐了几句就走出了厨房。
  
  银时非常慷慨地往米饭中央搁了一大勺「炼乳草莓酱」,结果这样多的馅料没法被米饭包裹住,最后他一边舔着手指一边吃掉了第一个不成形的饭团。
  
  另一边,土方妄图让每一粒米饭都裹上蛋黄酱然后用海苔包起来,虽然说想法很有创意(?)但是仍然失败了。
  
  所以就在接二连三的失败尝试后,两人老老实实地各自做出三个正常形态的饭团。
  
  当然,正常的只是形态而已。
  
  白米饭勉强包裹住半流质的馅料,捏成蹩脚的三角形,表面撒上芝麻盐,最后贴上海苔,远远一看还像是那么一回事。
  
  “喂喂,我的土方特制饭团和你的傻逼甜食饭团放在一起会被污染的吧。”土方嘬着手指上沾到的蛋黄酱,对着便当盒里码放整齐的六个无辜饭团直皱眉。
  
  “不准侮辱我的宇宙无敌超美味银时甜蜜蜜饭团!说的是呢,要是明天和你这家伙的搞混了可就糟糕了。”
  
  “嗯……那先做个记号吧,”土方在厨房里转了一圈,最后拈了一丝红姜盖在自己的饭团上,“好了,有红姜的这边是我的,另一边是你的。”
  
  “干得不错,十四丸!”
  
  “十四丸个鬼啦!”
  
  玩家[坂田银时]获得[爆栗*1],HP-10


TBC。

评论
热度(10)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