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宿命論(15)

15.

时间进入十二月,夜晚越来越长,商城的橱窗挂上今年的冬装,学校门口的小冷饮店刚过六点钟就打烊,土方十四郎去坂田家的频率持续增加。
坂田家有个特别大又足够温暖的暖桌。
某年春天,坂田妈妈路过家电卖场的时候,正逢过了使用季节的暖桌跳楼大降价,就头脑一热拖了那张最大最贵的回家。
事实证明一分钱一分货不是没有道理的。
土方其实挺怕冷,所以一到冬天也就特别沉迷于钻暖桌,如果可以,他都乐意住在坂田家那张大暖桌里。
今天是周末,土方十四郎早上起来,就裹紧了自己加绒的小睡衣,背着小书包,顶着门外凛冽的大风跑进坂田家的小院。
“咚咚咚”他敲了敲门,“叔叔阿姨,我来找银时写作业~”
一身西装的坂田先生很快开了门,看起来他正要去公司加班。
“是十四啊,银时那小子还在睡觉,你先进来暖暖身子吧。”坂田太太把公文包递给丈夫,然后拉着土方进了屋里。
土方当然不会客气,不如说他就是奔着这个目的来的。
罩着厚棉被的暖桌比寻常尺寸大了一半左右,烘得整个房间暖意洋洋。土方摘下书包,哧溜一下钻进被子,并且尽可能地往里拱了拱,心满意足地叹了口气。
坂田太太叫银时起床,然后跟土方打了声招呼就出了门。
过了一会,穿着睡衣的银时拖着枕头从房间挪了出来,走到暖桌边把枕头一扔,钻进去继续趴着。
两人极有默契地都没有说话,土方是懒得开口,银时是压根没醒。
过了良久。
“妈!我饿了!”银时撑起上身嗷了一嗓子。
“你妈出门买菜去了。”土方斜了他一眼。
银时发出长长一声绝望的怪叫,然后挣扎着爬起来,自己去厨房热了草莓牛奶和面包,然后从贮藏室搬来整整一筐橘子,坐回暖桌里,打开电视,俨然做好了一整天不离开暖桌的准备。
土方犹豫了一会,把手撤出暖桌里的天堂,从筐里摸出两个大橘子,换了个趴着的姿势,这样既可以把除了头和手以外的部位埋进暖桌,又可以看到电视。
橘子和电视剧是暖桌的标配,而暖桌是吸人灵魂的黑洞。
银时歪着头看电视,有点不爽,于是他一捞棉被,整个人缩了进去,然后从另一个方向探出头来。
土方嫌弃地推了推从身旁钻出的银色脑袋,不满道:“挤死了,别过来。”
“不!你不能独占电视!”
银时不但没有回去,还挑衅地朝土方那边挤了挤,俩人胳膊贴着胳膊头挨着头,银时还故意缠上了土方的腿,难舍难分。
土方踹了他两脚,没踹开,也就认了,他又不是小姑娘,难道还会害羞不成。
外面渐渐热闹起来,时不时有汽车和行人经过。而房里也出奇地安静,除了电视的声音,就只有剥开橘子皮的窸窣轻响。
打破这份宁静的是坂田妈妈,她风风火火地回家做了饭,自己也没吃两口,就又急急忙忙地出了门,似乎是町内会的例会要迟到了。
两个小家伙依然窝在暖桌里,懒洋洋地吃了午饭,甚至没有去拿不可或缺的蜜红豆和蛋黄酱,吃饱喝足,又回到了米虫状态。
窗外难得的冬日阳光渐渐变斜、变暗。
银时一扭一扭地蠕动着,一张小脸通红,不知道是热的还是憋的。
“十四,我想尿尿。”他软着嗓子道。
“去呗。”
“我……我不想动。”
“那你想上天了吗???”
“要不你去浴室拿个盆来?”
土方放下手里的遥控器,清澈的蓝眸里泛着寒光:“你猜我会不会让你下半辈子都尿不出来?”
“嗯……我还是憋一会吧。”
土方哼了一声,暗自得意。他早就料到这种情况,一整天都没有怎么喝水,所以到现在都没什么尿意。
为了能在暖桌里多呆一会,他也是拼了。
“好暖和。”
“嗯。”

——

大概每一张暖桌都是一个黑洞,让人无所事事地耗去一天。
不需任何勇气,就可以相互依偎,简单又温暖的一天。
后来在每一个寂寞如冬的日子里,他们也常会想起这样一天。

————
TBC。

评论
热度(8)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