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Hug

个性事故
绿谷出久幼儿化

——————


“什么?绿谷变成小孩子了?!”

“哎什么什么?绿谷的私生子吗?真好啊俺也想让大胸姐姐给俺生……”

“峰田你闭嘴!”

A班一群人叽叽喳喳地围着轟焦冻怀里的孩子——

看起来还不到一岁的小男孩,手脚都是肉嘟嘟的,短短的墨绿色卷发贴在耳边,圆圆的脸颊两边点着几颗雀斑,同样墨绿的一双大眼睛紧张地看着周围看起来很可怕的大哥哥大姐姐们。

“刚才跟绿谷一起出门的时候,中了路人的个性……”

轟解释道。他难得地露出了有些为难的表情,他是家里的末子,从来没有抱过这样小的孩子。

“轟酱,这样抱的话绿谷酱会不舒服的哦,这样比较好。”蛙吹梅雨双手在空中比划了一下,她原本是想从不知所措的轟手里接过绿谷的,但她刚伸出手,小绿谷就防备地揪住了轟的衣服,搞得她像是要拐小孩的怪阿姨一样。

天生可爱的小绿谷很快博得了所有人的喜爱,砂藤从冰箱里拿出来自己做的布丁喂他吃,原本还有些怯怯的他立马开心地手舞足蹈起来。

“哎,这么小的孩子吃甜食不太好吧?”

“有什么关系!反正再过一天个性就失效了!”上鸣电气在一旁饶有兴味地看着小绿谷吃得沾得嘴边都是一圈布丁糊,轟焦冻一边笨拙地喂他一边给他擦嘴。

“哦!爆豪,你来看,绿谷变成小孩子了!”

刚回到宿舍的爆豪胜己朝这边看了一眼,然后走了过来。他对这个时期的绿谷出久没有什么印象,连话都不会说的幼驯染总算不让他感到烦躁了。

“废久就一直这样挺好的。”他坦率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可能是他平时的表情看起来也十分恶派,小绿谷跟他对视的时候便瑟缩了一下。

“啧,废久就是废久。”最近绿谷很少对他做出这种表情了,爆豪觉得很有趣,三角眼更加上吊了些。

“呜……”小绿谷立马抱住了轟的手臂,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爆豪!”轟拍了拍小绿谷的背安抚他。

“嘁。”爆豪自认气量没有小到跟不到一岁的小屁孩计较,朝轟翻了个白眼之后就转头去厨房接水喝了。

“——怎么回事?”

大家给刚刚赶到的相泽老师让开一条路。相泽大概已经对学生们时不时中一些难以理解的个性见怪不怪了(相泽:谴责同人作者!!!),轻车熟路地问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和个性的效果。

“我明白了。既然明天就能恢复的话,就不通知家长了。轟,反正你跟绿谷关系好,你来照顾他。”

相泽老师风一般来,又风一般走了。
老师真是风一般的男子啊。大家感叹道。

“等一下,这种事难道不是让女生来比较好吗?轟君应该也没有照顾孩子的经验吧?”饭田冷静分析道。

“唔……话是这么说,等绿谷恢复之后可能会害羞到再也不敢直视照顾他的女生吧哈哈哈哈…”芦户想象出绿谷出久一张脸爆红的样子。

有道理!不愧是相泽老师!考虑得真周到!

“总之,如果有需要的话我们也会尽量帮忙的,轟同学!”





轟感到有些头疼。
现在是深夜两点,小绿谷已经断断续续哭了快一个小时了,还不是干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得他既烦躁又心疼。

还好宿舍的隔音很好。

就算说他跟绿谷关系好……就算他们是恋人关系,当其中一方变成听不懂话的小孩子的时候基本上谁都一样吧。

绿谷很会照顾人,所以平时他们在一起的时候,他自己习惯了去依靠对方,即使有时会被抱怨“轟君你也注意一点啊”,绿谷出久还是总会好好地看着他。

——小孩子到底为什么会哭啊?!
轟焦冻在心里发出了绝望的呼喊。

他记得冬美姐有说过他小时候很乖很乖,只有妈妈不在身边的时候才会情绪不稳定。

那也许绿谷也是……想要妈妈?明明刚才跟自己很亲的样子来着。
轟不得不怀疑了一下跟恋人之间的关系。

“……出久?”轟想了想,绿谷妈妈肯定是这样叫他的。

一直抽抽噎噎地把眼泪鼻涕往轟的T恤上抹的小绿谷对这个称呼有了反应,抬头看向轟焦冻。

“出久。”轟又将声音放柔和了些,轻轻拍小绿谷的背给哭得喘不上气的他顺了顺气。

小孩儿止住了哭,把头埋进轟焦冻胸前,将脸上的眼泪全部蹭在对方衣服上。

轟:……

“哭了这么久,也该累了吧……”轟让小绿谷靠在自己肩头,试着想哄他睡觉,然后自己多少也可以休息一会。

也许是真的哭到精疲力尽,小绿谷揉了揉哭得发红的眼睛,从顺地伏在轟肩上咂吧嘴:

“ma……mma…”

等一下,我不是你妈妈啊。
轟哭笑不得。

“睡吧,出久。”

他确认怀里的孩子终于乖乖睡着,花了十分钟小心翼翼地在不惊醒他的情况下将他放进被子里,然后轻手轻脚地在一边躺下,很快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沉沉睡去。






醒来时意识到窗外太阳快要爬到头顶的轟焦冻紧张了一下,随即想起今天是周六,刚放松下来就注意到左手被压得又疼又麻。

他转过头,一张见惯的脸将视线占得满满当当。

恢复了啊。他突然觉得有些可惜,又在心底的某处松了口气。

“出久……”他伸手碰上绿谷出久的脸颊,下意识地唤道。

绿谷出久睁开了眼,脸腾地一下红了:

“轟君……怎么突然叫我的名字了?啊,对不起,我该叫你焦、焦、焦冻吗!”

轟愣了愣,被绿谷出久传染了脸红。

“等等,你,”轟张口,突然忘了自己想说什么。“先让我把手拿出来。”

绿谷出久这才发现自己把轟的左手臂压在身下,一下子坐了起来,一边道歉一边给他揉发麻的手臂。

揉了反而更疼了吧……轟咬了咬唇,却很是受用。

他半眯着眼睛,从绿谷的脸向下看到他从被子里探出的半截上身。

嗯……

“等等,轟君,为什么我没穿衣服?”绿谷突然慌了。

轟焦冻笑了笑,不做回答。

“哎,轟、轟君?昨晚发生了什么??对不起我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轟君你说话啊轟君???”

END。
来自睦月太太的脑洞。

评论(2)
热度(156)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