绛河

银魂真人版观影归来,现在写点感想。

首先,真的很好看!推荐大家都去看看!作为真人版来说真的很还原了!想象以上!!!

因为剧情没啥好说的了我就谈谈演员和镜头之类的。

开头是不同几集的剧情掺在一起所以节奏很快,不过衔接的很好不会有尴尬感。

一开场真是令人怀念啊。苏打的新吧唧可以说很还原了,是说菅田将晖本来就长得比较大众脸?造型师也很给力。除了声音比较磁性还有身高以外基本就是新吧唧本唧了(什么

桥本妹子真的超级拼的!甚至有几个地方我都觉得过分夸张了,如果能多展现一点少女的娇态就好啦。然后如果是穿的旗袍就好了……想看腿(喂)

然后阿银!小栗旬演的阿银真的超级雄啊!那个肌肉那个声音!男前的不...

【银土】宿命論(24)

  24.
  
  “喂,银时,待会一起去游戏厅吧!”收拾好书包的桂小太郎朝银时这边挥了挥手。
  
  坂田银时有些为难的朝土方十四郎投向询问的目光。对方则回以“随你的便”的表情。
  
  银时惆怅地叹了口气,回道:“今天就不去啦,还有作业要写呢。”
  
  “银时这小子什么时候开始写作业了。”高杉晋助不满地啧了一声。
  
  “是啊,银时最近也老实过头了吧。”桂若有所思地看着银土二人离开教室的身影。
  
  “啊,坂田君最近好像是在备考学习呢,”坐在银时后座的井上推了推眼镜,难得地发话了,“还让土方君给他制定了学习计划什么的。”
  
  高杉和桂对视一眼,不出意料地看见了对方眼里的疑惑。
  
  “说起来,...

【银土】宿命論(22-23)

  22.
  
  后来尽管坂田银时尽他所能地藏掖,还是被细心的妈妈发现了身上的伤口。虽然拿“只是体育课受的伤”勉强搪塞过去,也少不了挨了一顿训。
  
  而仓田被“教训”了一顿之后,便也没有继续再传那些毫无根据的谣言。但谣言风波也过了好几天才消散下去,所以土方也从其他同学那里听到了一些风声。
  
  但他没有像坂田那样找谁报仇,甚至也没有公开澄清说“我爸爸不是杀人犯”。
  
  因为连他也对自己的父亲一无所知,他又怎么有立场去反驳呢?
  
  对父亲最初也是仅有的印象,就是很小的时候,妈妈拿着一张旧相片悄悄躲在房间流泪。
  
  刚刚懂事的他担心地拽了拽妈妈的衣角:“妈妈,你怎么了?……这个人是谁?”
 ...

【银土】宿命論(19-21)

  19.
  
  “喂喂,今天去我家打游戏吧土方君!”一如既往上课打瞌睡下课打鸡血的坂田银时兴奋地朝土方十四郎提议道。
  
  这是今天最后一节课前的下课时间,两人习惯性地一起去洗手间,又并肩走回教室。
  
  隔壁三年B组的孩子们刚下体育课,大概是兴奋劲儿还没过,追追打打地在走廊上跑着。
  
  “不去,今天作业太多了。”土方目视前方,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来嘛来嘛,我不也没写嘛~”
  
  银时自然地将手搭在土方肩上,却被对方横跨一步闪过了。
  
  “废话,反正你也是抄我的……啊!”
  
  因为突然往旁边闪了一步,隔壁班的爆炸头小子没收住步伐,结结实实地跟土方撞了个正着。
  
  “喂,小心!...

【银土】宿命論(16-18)

时隔已久的更新

嗯良心发现吧算是。

————

  16.

  时间不知不觉地流逝,小城换了一任市长,院子里栽下的三角梅进入花期,两个每天打打闹闹的孩子也像野草般猛地拔高,他们已经不是一年级的小屁孩,而是三年级的小屁孩了。

  不久前高杉家里新给他买了辆小山地车,车不高,通身刷着深紫色的亮漆,小孩子不懂看价位,只觉得很酷。

  于是高杉晋助也再没让他爸来接送,每天早上蹬着他的座驾“唰”地穿过拥挤的人群,然后放学时“咻”地一溜烟窜个没影。

  银时在又一次好端端地走在路边时被耳边一掠而过的紫色身影吓到后,毅然做出了决定。

  他神色穆然地回到家,郑重地朝他爸道:“老头子!我要学骑车!立刻!马上!”

  ...

【银土】宿命論(15)

15.

时间进入十二月,夜晚越来越长,商城的橱窗挂上今年的冬装,学校门口的小冷饮店刚过六点钟就打烊,土方十四郎去坂田家的频率持续增加。
坂田家有个特别大又足够温暖的暖桌。
某年春天,坂田妈妈路过家电卖场的时候,正逢过了使用季节的暖桌跳楼大降价,就头脑一热拖了那张最大最贵的回家。
事实证明一分钱一分货不是没有道理的。
土方其实挺怕冷,所以一到冬天也就特别沉迷于钻暖桌,如果可以,他都乐意住在坂田家那张大暖桌里。
今天是周末,土方十四郎早上起来,就裹紧了自己加绒的小睡衣,背着小书包,顶着门外凛冽的大风跑进坂田家的小院。
“咚咚咚”他敲了敲门,“叔叔阿姨,我来找银时写作业~”
一身西装的坂田先生很快开了门,看起来他正...

【银土】宿命論(14)

  14.

  
  险些因为赖床没有赶上校车的银时同学叼着一块吐司“咚”地砸进了土方十四郎身旁的座位。

  土方被他满头的汗吓了一跳,然后往旁边挪了挪,表示你不要把汗蹭到我身上。

  银时三下五除二解决了早餐,本来想补觉,但是又突然没了睡意,于是开始骚扰他身旁的土方。
  乖宝宝土方同学正盯着上方的车载电视看得聚精会神,一只胖乎乎的小手悄悄戳向他腰间的软肉,他扬手“啪”地一声打掉了那只意图作祟的爪子。
  没有得逞的银发男孩备感受挫地撇了撇嘴,被打的手背在校服衬衫上蹭了两下。他顺着土方的视线望过去,车载电视上正在播放一档以刑侦破案为主题的电视剧。
  穿着警服的强壮刑警一个箭步冲上前挥拳撂倒了在逃的凶手,...

【银土】宿命論(12-13)

  12.
  
  “银时。”
  
  “嗯?”趴在课桌上的银发男孩勉为其难地掀起一线眼皮,狭小的视野里刚好容下黑发男孩平静的侧脸。
  
  “你昨晚是没有睡觉吗?”土方将手中的书翻过一页,这才不紧不慢地将视线移向从早上到校以来一直在睡觉的同桌。
  
  “啊?昨晚吃完晚饭看了会动画片就睡了啦,大概……八点的样子。嗯,好像是有点睡眠不足呢,今早七点半就被老妈叫醒了……”银时打了个夸张的哈欠。
  
  不足你个头啊!土方扯了扯嘴角,对于银时的时间安排也没有去纠结「你不写作业的吗」的问题,毕竟这小子今天唯一清醒的时间就是早上到校之后理所应当地拿起他的习题册开始一通狂抄。
  
  “你知道什么人每天无精打采就想...

【银土】宿命論(11)

  11.(接01)

  银魂小学和银时他们的家在同一片街区,哪怕是以两个六岁孩子的脚力,走过去也只要五分钟。

  银时出门的时候匆匆瞟了一眼墙上的挂钟,离上课刚好还有五分钟。

  所以现在他拉着十四郎在通往学校的路上小跑着。他心里默默打着算盘,跑过去的话,大概四分钟能到学校,再花两分钟穿过教学楼前的花坛、赶在老师之前进教室,加起来刚好五……诶?好像哪里不对?

  上周满开的樱花现在已经陆续开始凋谢,四月的风缱绻又无情,骤然卷下大蓬的花瓣,再一次让银时打了个打喷嚏。

  他吸了吸鼻子,没有放慢脚步,当然也没有什么伤春悲秋的心情。
  
  手上拖着的重量一轻,十四郎加快脚步跑到了他前面,喘着气回头焦急道:“...

【银土】宿命論(09-10)

  09.
  
  姜黄色的幼稚园校车停在街口,女老师站在车门边和每一个下车的孩子告别。她替银时戴好了鲜红的小帽子,向来接孩子的两位妈妈颔首致意,温柔地对一直一起回家的两人说道:
  
  “那么,银时,十四郎,明天见了。”
  
  “老师再见~”“老师明天见~”两个孩子有礼貌地打了招呼,牵上了各自妈妈的手,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奇怪的是他们俩今天没有像以往的每一天那样一路上笑笑闹闹,而是沉默着拉开了距离,偶尔目光不小心撞在一起,还会狠狠地瞪对方一眼。
  
  「这是吵架了?」两位妈妈面面相觑。这似乎还是她们头一回看见两人谁也不理谁的样子。
  
  从校车下来走到家门口大概要五分钟时间,十四郎姑且不提...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