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Halves Of A Whole·第十二章

  12.

  关于一个婚礼的故事。

  【婚礼前夜】
  
  “阿银!婚礼前新郎新娘是不可以见面的!”

  “我已经二十八个小时没有看到过他了!而且这是很重要的事今晚必须要解决!”

  “都说了无论是白无垢还是婚纱土方先生都不会穿的,阿银你坚持也是没有用的。”新八无奈地扶了扶眼镜,所以说为什么自己要给这两个麻烦的人当司仪啊……

  “我不管!身为新娘就要有新娘的自觉,你们怎么可以让他穿!西!装!阿银我期待这一天可是期待了十六年啊!”

  所以,你十岁的时候就这么没下限了么……

  而且你们兄弟的年龄差是五岁来着……

  新八表示他不想再管这个hentai了。

  对面紧闭的房门“砰”地一声打开,穿着衬衫西裤的土方站在门口怒目而视。

  “从刚才开始你这团卷毛就叽叽喳喳的吵死人了,你想干嘛!”

  “我想干你啊!”

  “滚你丫的!”土方重重甩上门。

  “喂、等会!你明天记得穿婚纱!我给你放这儿了啊~”银时暗搓搓地把装着婚纱的纸袋放在门口,然后暗搓搓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婚礼前五个小时】
  
  土方黑着脸坐在楼下吃早饭,毕竟清晨五点被炸弹式闹钟炸醒绝不会让人心情愉快,何况罪魁祸首正在旁边悠闲地喝着咖啡。

  “嘛嘛,土方桑结婚就要开开心心的嘛,来,笑一个,笑一个~”冲田拿起手机给黑发男人拍了两张特写,顺便发到自己的博客上,附文是“开始新的一天的新娘子~”

  土方正要发作,手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近藤勋的电话,大意是催他赶紧去化妆间。

  “嗯,好的近藤桑,我们马上到,先挂了——走了总悟,等婚礼完了老子再收拾你。”

  
  【婚礼前三个小时】
  
  婚礼是很重要的日子,所以稍微化下妆我能理解。

  但是这是什么玩意……眼影?腮红?

  “怎么不干脆给我连口红也一起涂上算了!”他压抑着愤怒转向一旁充当化妆师的志村妙。

  “啊拉,因为阿银说‘十四的素唇就已经很性感了不需要口红那种东西’来着。如果新娘子想变得更漂亮一些我也是可以理解的哟☆”阿妙一副【我明白了】的表情。

  “谢谢……不用了。”

  ——另外一边。

  “神乐,你看我帅吗?”

  “帅帅帅,帅得老娘都想嫁给你了阿鲁·_>·”

  “新八,你看我帅吗?”

  “别担心啦银桑,没人会抢你风头的。”

  “萨达哈鲁,你看……哦,没事,你睡你的。”
  

  【婚礼前两个小时】
    
  “老子的礼服呢!总悟!!!”

  “啊,那个啊,不见了,大概是丢在家里了吧~不过还好旦那有送来备用的呢~”

  是吗,那家伙倒是想得挺周全。土方松了口气,从纸袋中拿出……

  “个鬼啊!这玩意是裙子好不好!”

  冲田一脸惊讶:“新娘子不就该穿婚纱么?脑子被门夹了吗土方桑?”

  “好了好了,十四你就将就着穿吧,毕竟也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我们女孩子都渴望穿上漂亮的婚纱呢,是吧总子?”

  “没错呢猩子~”

  “老子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交了你们这帮损友……”土方拎着纯白的婚纱迈着沉重的步伐走进更衣的隔间。

  总悟掏出手机给坂田银时发了条短信「搞定了,旦那。」

  ——另外一边。

  坂田银时一身纯黑的礼服,站在全身镜前整理着头发。

  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看了发来的短信之后会心一笑,飞快地回了一条「好样的,小舅子。」
  

  【婚礼前一个小时】
  
  “阿八……你确定去礼堂的路是这样走的?”

  “哦,因为市中心有点堵车所以绕了路,放心吧阿银,我对这一带很熟悉的。”

  “好吧。”

  “为什么我觉得我们在绕圈阿鲁?”

  “阿喏……神乐酱你知道接下来该怎么走吗,我一下子有些糊涂了呢,啊哈哈,哈哈。”

  “……等婚礼结束了我保证只把你打到四分之三死。”

  “啊哈哈……总之先问个路吧。”

  
  【婚礼前五分钟】
  
  疾驰的黑色轿车猛地刹车停在礼堂后的停车场,银时三人匆匆下了车,新八作为主婚人先一步准备入场,神乐也跑去了宾客席。

  银时在休息室里找到了一直等候的坂田健一。新郎与父母要先入场,原本他并不打算如此,试着走过一次红毯之后发现一个人会紧张,于是还是拉上了坂田健一一起。

  土方在隔壁房间别扭地摆弄着长长的裙摆,对接下来的婚礼感到一丝不安。
  
  
  【婚礼前三分钟】
  
  站在礼堂的入口处,确定了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进行着,银时有了短暂的发呆时间。

  那个人穿上婚纱,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想着想着,就傻笑起来。

  
  【婚礼开始】
  
  和谐庄重的音乐响起,两个小花童一左一右拉开礼堂的大门,一条红毯延伸到尽头,红玫瑰与白玫瑰的枝蔓相互缠绕着簇拥在每个角落,经过彩色玻璃折射的阳光带有别样的浪漫。

  到场的宾客并不多,不过是两人最亲密的朋友们,以及寥寥几位亲人。

  所有人的目光投射过来,银时不觉加快了步伐。

  在宾客席的前排停了停,新郎的父亲入座。然后他走向主婚人,这时双手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放了,僵硬地贴着裤缝。

  婚礼仪式的内容其实从简了,不用伴郎伴娘——这是结婚前两人达成的少数共识之一。

  接着入场的是两个花童,提着的小花篮里同时还藏着婚戒。

  花童在两边站定后,接着,就是新娘的入场了。

  礼堂的大门故意要吊人胃口般关上了。

  再度拉开时,深蓝的玫瑰花瓣从穹顶倾泻飘落,糅进了上午十一点恰到好处的阳光,金辉灿烂,新娘手持捧花从礼堂门口踏入。

  裁剪得当的婚纱完美地包裹着颀长紧致的身段,纯白锦缎上用白色丝线勾出暗花,抹胸以上裸露的肌肤白皙得耀眼。腰部以下撒开层层轻纱,堆叠成隆重而梦幻的样式,遮掩了男性穿着婚纱的不协调感,同样地,一条浅色织锦披帛盖住了手臂的肌肉。薄纱缀花的长长拖尾铺延了将近一米,随着新娘的步伐缓缓扫过地面堆积的花瓣。

  黑色短发保持了原有的样子,红蔷薇编织成的花环与光滑如缎的黑发相得益彰,花环后拖着质地轻薄的头纱。修长有力的手戴上了素色蕾丝的手套,双手交叠在身前,握着粉色丝缎束好的十一朵蓝玫瑰。

  经过阿妙修饰后的五官比以往更为深刻而精致,稍微上挑的眼角被施以淡淡的咖色眼影,并且在上眼睑晕开一层更浅的杏粉色,同色系的腮红将整个人冷冽的气质衬出一分柔和。两片薄唇抿出微微上扬的弧度,烟蓝的瞳孔凝聚了一世华采,流光闪烁,犹如夜空中璀璨的蓝宝石。

  他凝视着前方等候良久的银发男人,一步步迈得踏实而坚定。

  他是笑着的,笑得温和,纯粹,不染尘埃。

  坂田银时脑子里一片空白,预演过的动作在一瞬间忘得一干二净,看着缓缓靠近的爱人,他只留下一个念头——

  好想吻他。

  于是他这么照做了,身后的宾客席有人低声提醒,“阿银,接吻的环节在后面!”

  但谁还能管那么多呢?

  新郎已经拥住新娘烙下象征誓言的吻。

  主婚人想了想,决定改变一下婚礼的程序。

  “请两位新人交换戒指。”

  两人没有一起去挑婚戒,而是各自为对方选好。

  银时给土方戴上镶着红宝石的白金婚戒,土方为他挑的则正好是蓝宝石的同款。

  佳偶天成。

  “那么,坂田银时先生,土方十四郎先生,你们已与对方完成契约,结成终生伴侣,无论疾病、衰老或死亡,从今时至永远,都忠诚于对方,爱护对方,珍惜对方,永不分离。”
  
  ——
  PS.作为婚礼仪式的最后一项,土方把姓换成了坂田(笑)

评论
热度(1)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