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土】宿命論(01-05)

新坑来了。

【食用说明】

  本来想叫運命論(うんめいろん),但是中文读出来太拗口,改成了宿命論(しゅくめいろん)
  想表达的意思大概就是命中注定吧。
  这篇文基本上就是各种甜梗堆出来的,后半部分会走一点剧情向,站定【HE】,请放心食用。
  前期清水,后期会有一些R吧。
  关于雷点,本文【主银土,副冲神】,别的CP……应该没有?大的雷点应该没有了w
  关于更新速度的话,我尽量保持两天一更吧,但不会太长。

  
  以上。
  祝食用愉快。



  01.

  薰风撷起枝头上开得灿烈的粉花,悠悠然飘进一户人家的窗,落在床上睡得四仰八叉的银发男孩鼻尖,让他打了个喷嚏。

  他从喉咙里发出一声困倦小兽般的呜咽,抱着被子滚了一圈,继续睡。

  “银时?该起床了。”温柔的女声从他头顶传来,却只是让他裹着被子又打了一个滚。

  “快点啦,不然上学该迟到了。”围着围裙的美妇人无奈地扯住被子的一角把他掀了出来。

  “我,才,不,要,去,上,学!我要困死啦妈妈你别吵我!”男孩抱着被子的另一角,紧紧闭着眼,誓死不下床。

  女人无奈,只好使出杀手锏。

  “不是说好了和十四郎一起去学校的吗?那妈妈让他一个人去了哦?”

  耍着赖的男孩果不其然松了一下手,坂田妈妈眼疾手快地把被子抢出来,看着满脸气恼却又慢吞吞起着床的儿子,得胜般哼着小调回厨房继续准备早餐。

  等银时穿戴洗漱完毕坐上餐桌,那个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黑发男孩早已坐在了他对面,不满地撇了撇嘴:“你这家伙,慢死了。”

  银时懒得跟他拌嘴,端起桌上的草莓牛奶喝了一大口,一边嚼着食物一边含糊不清地跟对面的人说着昨晚的梦,对方也毫不留情地吐槽他糟糕的吃相。

  最后他一抹嘴,一手抓过椅背上的书包,一手自然地牵上黑发男孩的手。

  “走吧,快迟到了!”

  “还不都怪你啊你这蠢货!”

  “啊哈哈不要在意细节……总之快走吧。”

  银发的少妇倚在门口目送两人出门。

  “这两个小家伙,从以前起关系就很好呢……”

  02.

  坂田太太怀着银时三个月的时候,隔壁搬来了一户新人家。说是新人家,其实只是带着为数不多的行李孤身一人的孕妇。

  平时坂田先生工作忙,经常不在家,又出于同样即将为人母的同情心,坂田太太会时不时给她的新邻居帮些小忙,久而久之,也就和土方太太熟稔了起来。

  到后来十四郎和银时相继出生,两个孩子自然而然地玩在了一起。

  也许因为十四郎比银时稍微大了几个月,似乎凡事都要沉稳冷静一些,而银时打娘胎里出来就是个混世小魔王,整天上窜下跳,还连累十四郎陪他挨了不少骂。

  就比如说今天。

  妈妈们在屋里聊天,而两个小鬼被赶到了院子里自己玩儿。

  三岁半的十四郎摆弄着他的玩具刀,而三岁的小银时鬼鬼祟祟地站在自家院子门口往外瞧。

  “你在看什么?”十四郎好奇地凑了上去。

  银时指了指不远处一个穿着小花裙子的女孩,看起来比他们大两三岁的样子,正小心地给绿植们浇水。

  “你想不想看她的胖次是什么颜色的?”银时稍稍仰头看着比他高出半个头的十四郎,满脸纯真。

  “为什么要看她的胖次?”十四郎揪了揪自己的衣角,直觉告诉他这是不对的。

  “哎呀,没时间解释了!”银时胖胖软软的小手拉上十四郎的,在他耳边小声说了几句。

  花裙子的小女孩捧着水壶站了起来,欣欣然地看着自己养的花们。
  
  她突然感到屁股一凉,花裙子在阳光下绽开。

  “看到了看到了!是黄色的!”

  女孩愣在了原地,手中的水壶掉在地上,砸歪了一盆蔷薇,随后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哭声。

  结果就是两人各自顶了一个大包,被领着去给人家道歉,然后回到家哭丧着脸听妈妈们训斥。

  “真是,我们可没工夫每分每秒盯着你们俩,老老实实地待着不好吗!”

  “算了算了,不如送你们俩去幼稚园吧。”

  “幼稚园?”×2
  
  “幼稚园里有很多跟你们一样大的小朋友哦,够你们俩折腾的了,也正好让你们多交些朋友。”

  银时听了,立马眼前一亮,他看向十四郎,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同样的期待。

  “怎么样?下个月你们就一起去吧?”

  “嗯!”

  03.

  两个孩子已经在幼稚园待了一个月,又都是活泼爱闹的年纪,早就和其他孩子们打成一片。妈妈们每天早上送孩子上校车,下午校车再把孩子们送回来,乐得轻松。

  这天土方妈妈心血来潮,提前结束了工作来幼稚园看看他们过得怎么样。她向老师说明来意,便走到教室一侧的玻璃窗边,悄悄寻找着自家孩子。

  这时候已经是午餐时间,老师们摆开长长的餐桌,二十来个小朋友围着餐桌排排坐。

  “营养午餐要全部吃完,不能挑食哦~”模样温柔的女老师一边不厌其烦地叮嘱着,一边给小朋友们分发餐盘。

  然后小朋友们开始了愉快的午餐时间。

  ……好吧,事实上并不愉快。

  “老师……我能不能不吃胡萝卜……QAQ”浅色头发的小女孩可怜巴巴地拉了拉女老师的衣服。

  “不行的哦,胡萝卜很有营……光雄!不准把蔬菜偷偷藏进口袋里,乖乖吃完!……胡萝卜很有营养的,要多吃蔬菜才能……美智子,不可以把牛奶倒进别人碗里哦,老师都看到了哦?”

  教室里乱成一团,站在外面的土方妈妈笑着摇了摇头,心疼了老师三秒钟。然后她看向银时和十四郎——

  这两个孩子倒是出奇地十分和谐。

  然而她欣慰的笑刚露出一瞬便僵硬了起来。

  长餐桌的一角,银时用小熊图案的小勺舀起几块他不喜欢的烤秋刀鱼放进了十四的餐盘里,而十四郎也夹起他最讨厌的青椒给了银时。然后银时把挤上了蛋黄酱的土豆沙拉推给十四郎,顺手把十四郎的布丁拿了过来。

  皆大欢喜。

  ……个鬼啊!土方妈妈默默扶额。孩子们能学会合作是好事,可是这挑食还味痴的毛病就改不了了吗!

  她叹了口气,抬手看了眼腕表,想着该回公司把拖着的工作解决掉,匆匆走了。

  “喂,刚才窗边有个女人走过去,好像你妈妈。”银时拿着小勺一脸幸福地吃着两人份的鸡蛋布丁。

  “是吗,哪儿?”十四郎吃得正欢,抬起头扫了一眼窗口,大大的蓝眸忽闪忽闪的,嘴角沾着一点黄澄澄的蛋黄酱。

  “已经走掉啦。”银时鬼使神差地伸出食指抹下他嘴角的蛋黄酱,放进自己嘴里抿了抿。“唔,难吃。”

  “不准说蛋黄酱难吃!你,你……”那双蓝眸顿时染上愠怒,却又不知道怎么反驳银时,“你的草莓牛奶才最难吃呢!哼!”

  “你、你也不准说草莓牛奶难吃!”银时回应道,还不忘狠狠地往嘴里塞上一大勺布丁。“甜食赛高!”

  “蛋黄酱赛高!你这笨蛋!”

  “你才是笨蛋!白痴!大傻瓜!十四大笨蛋!”

  “反弹!”

  “反弹无效!”

  “反弹反弹反弹!”

  “无效无效无效!”

  “坂田银时!土方十四郎!你们再吵待会玩游戏就不带你们了!”温柔的女老师终于不堪其扰。

  “……哼!”×2
  
  04.

  坂田银时和土方十四郎关系好,这是幼稚园的小朋友们都知道的事。

  但有一个人对此愤愤不满,那就是智美子。

  她一直喜欢着坂田银时,因为那头银色的天然卷真的很酷。奈何他和土方十四郎整天黏在一起,她都找不到和银时独处的机会。

  “喂!阿银~”这天放学,她终于鼓起勇气。银时和十四郎正牵着手走向回家的校车,十分默契地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向智美子。

  “有事吗,百合子?”银时道。

  “她叫智美子啦。”十四郎拉了拉他,在他耳边悄悄说道。

  “哦,那个智什么子,有事吗?”

  “我……我……你们能不能不要老是牵着手?”她涨红着脸,最后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为什么?”银时皱眉,不知道这关她什么事。

  “这个,这个……”她紧紧抓着衣服下摆,一颗心砰砰直跳,却说不出「因为我想牵你的手」这句话,于是大脑一短路,义正言辞地说道:“因为妈妈说过,牵手会怀孕的!”

  “……”

  银时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然后拉着十四郎头也不回地走了。

  “诶,这样真的好吗?”十四郎匆匆看了一眼站在原地的智美子,他看出来她好像想说些什么。

  “懒得管她。”银时有些生气。

   “那我们……是不是不要再牵手了?”

  “当然要!”银时的手握得更紧,捏得他手心都出了汗,“我妈妈说,只有关系好的人才能牵手!”

  “……嗯。”

  “我们……能做一辈子的好朋友吧?”银时想起昨晚看的动画片,里面的男生就是这样问那个女生的。

  “「一辈子」……?”

  “「一辈子」就是……很久很久!”

  “嗯……好啊。”十四郎盯着天边一块蛋黄酱形状的火烧云认真地思考了一会,觉得一直跟这家伙待在一起也没什么不好,点了点头。

  05.

  女人的购物欲真的是可怕的东西。

  今天是周六,两位妈妈兴致勃勃地逛了一整天街,拎回来一大堆购物袋,并且没有忘记自家两个孩子,各自都提着一只童装店的袋子。

  “十四郎,快来看妈妈给你买的衣服,喜欢吗?”

  土方妈妈温柔的笑脸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狰狞。

  十四郎黑着脸,眼睁睁看着他妈妈从纸袋里拿出艳粉色的T恤,浅蓝色的休闲短裤和一双艳粉色的运动鞋。

  “妈妈,我可以不穿吗……”

  母子两人对视了足足一分钟,然后十四郎顶着大家期待的目光抱着衣服进了房间。

  等他别扭地揪着新衣服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迎接他的是两位妈妈的母爱光辉和银时毫不给面子的大笑。

  “噗哈哈哈哈——你像个小姑娘一样啊哈哈哈哈……”

  十四郎羞愤地想开口反驳,可他看了看银时身上普普通通的迷彩背心黑色短裤,再看看自己红艳艳的一身,只能哀求地看向自家妈妈:“这个,没有别的颜色了吗……”

  “有啊,”坂田妈妈接了话,“我都差点忘了,我给银时也买了一套一样的,不过呢,是这个颜色……”

  接下来,就是银时在十四郎幸灾乐祸的、几乎要咧到耳根的「微笑」中换上了亮紫色的同款。

  银时已经无法与十四郎对视。早知道刚才就不笑得那么大声了,他现在后悔得肝疼。

  两位妈妈完全无视了儿子们的哀怨眼神,非要拉着他们照一张合照。

  衣服也试过了,照片也拍过了,明天就把这套衣服塞进衣柜底,打死也不再穿第二次。十四郎一边对着镜头比着剪刀手一边想着。

  明天就把这套衣服悄悄扔掉好了。银时露出一个开心的笑。

  「咔嚓」坂田妈妈按下快门。

  他俩站一块儿,俗粉骚紫,简直绝配。

  “那么,明天带你们去游乐园玩的时候,你们俩就穿上新衣服吧!”坂田妈妈满意地翻着相机里的照片。

  “不要啊——!!!”×2
  
  ————
  TBC。
  第一更惯例先爆个字数。

评论(1)
热度(16)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