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轟】君だった(六)

绿谷出久×轟焦冻

ABO+原设

前文: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轟焦冻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绿谷出久的,这一点很不好说。
  
  小时候他喜欢欧尔麦特,却因为拿零花钱买了欧尔麦特的玩偶而被父亲斥责。一直依赖着的母亲,也因为自己的缘故发病住院。中学时他喜欢上一个对他笑得格外温柔的女老师,却很快发现老师对他的关照不过是因为他是安德瓦的儿子。
  
  「喜欢」和「爱」,对他来说慢慢变成了错误和禁忌。
  
  所以,他第一次和绿谷一起去食堂吃饭,刚伸手绿谷就给他递来酱油瓶的时候;周末一起出去玩,在车站前的店里买冰淇淋的时候;第一次考临时执照落榜后被小心翼翼地安慰的时候;训练中看见绿谷毫无保留地用尽最后一滴体力的时候,他都将隐隐约约的悸动谨慎地归为友情。
  
  无意之间他注视着绿谷出久的时间越来越多,去绿谷的寝室串门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写着「友情」的箱子渐渐压不住里头泛滥的情感,满溢而出的「喜欢」跟草莓牛奶一样甜腻。
  
  轟很喜欢草莓牛奶,虽然这样的喜好跟他的作风有些反差。原本只是因为觉得好喝,后来是因为绿谷出久知道他的喜好后偶尔会在去便利店的时候顺带给他捎上一瓶。
  
  轟也很喜欢绿谷出久,但他一直没敢说出口。
  
  离袒露心意最近的一次,是高二时拒绝了不认识的学妹的告白后,被绿谷随口问道「轟君不会是有喜欢的人吧」,他望着对方满是笑意的眼,差点脱口而出「就是你啊」。
  
  “……轟同学,轟同学?”
  
  轟抬起头,这才发现讲台上的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教室,而出声叫他的是旁边的八百万百。
  
  “要吃一个橘子吗?”八百万递过去一个半青半黄的橘子。最近的轟同学好像总是不在状态的样子,下午的训练还好,上午的文化课程多半都在走神。如果绿谷同学在就好了,他们关系那么好……
  
  “哦,谢谢。”轟没有多想,一边道谢一边接了过去。
  
  “八百百我也要吃橘子!”芦户朝这边走过来。
  
  “诶……可是橘子只有一个了。”八百万为难道。
  
  “喏。”轟把手里的橘子掰开,递了一半给芦户。
  
  “可以吗!谢谢轟君!……呜哇,超酸!”芦户倒吸了一口凉气,皱紧了眉头,不怀好意地把手里剩下的橘子塞给了路过的上鸣。
  
  “哦,谢了,这个季节就有橘子了吗。”上鸣毫无防备地将小半个橘子一起塞进嘴里,然后瞬间皱成一张苦瓜脸,拼命嚼了嚼之后咽了下去。“太酸了吧!!!轟你怎么做到面不改色地吃下去的!!!是酸到面部神经瘫痪了吗!!!”
  
  “我觉得还好啊,没有很酸。”轟吃完最后一瓣橘子,收拢了桌上的橘子皮,在上鸣和芦户「不愧是轟君」的注视下走向教室后面的垃圾桶。

  下一节课是地理,轟振作了精神,想着这节课好歹要听听讲。
  
  然而当老师指着地图讲起津轻海峡的长度时,他又走神了。
    
  他最近经常做同一个梦。
  
  梦境里是风平浪静的海和礁岩堆砌的崖,绿谷在看海,而他在看着绿谷。
  
  差不多每隔两三天就会梦到一次这个场景,频繁到他甚至记得脚下礁石的纹路,记得身边少年嘴角扬起的弧度。
  
  但昨晚这一次,绿谷出久终于将视线从海平线挪开,转头朝他笑了笑,然后倾身栽下悬崖。他伸手去抓,惊出一身冷汗,醒来仍是午夜,之后整宿都在做噩梦。
  
  绿谷出久已经失踪一个多月了,学校和绿谷的父母达成协议对外界保密,由职业英雄们暗地调查着绿谷的下落。轟虽然想帮忙,但是却没有能插得上手的地方。之前饭田天哉偷偷告诉轟那晚突然出现的是AFO,而从父亲安德瓦那里,也能稍微了解到一些情报。只是以现在的进度来看,除了确定AFO脱逃,与绿谷出久短暂交手并将其掳走以外,没有什么有意义的进展。
  
  那天他被绿谷标记时两人结成了灵魂绑定,所以他觉得这一连串的梦绝对隐含着什么信息。
  
  如果落下悬崖意味着生死未卜,那绿谷出久为什么要对他笑一下呢……
  
  离下课还有五分钟的时候,轟焦冻终于从纷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拿起笔飞快地抄起黑板上的板书。
  
  
  中午的食堂一如既往地挤满了饥肠辘辘的学生,轟焦冻看了一眼面类窗口前的队伍,给自己找了个「人太多了」的借口,然后到旁边的盖饭窗口要了一份猪排饭。
  
  刚刚煮好的白米饭上铺着煮到软烂入味的洋葱丝,上面卧着鸡蛋和分量十足的炸猪排,混着油花的汤汁渗进下面的米饭里,很受正在长身体的高中男生们的欢迎。
  
  轟夹起一块泛着星点油光的猪排,一边想着「绿谷平时都吃这么油腻的东西吗」一边送进嘴里。
  
  其实猪排饭里的猪排已经煮过一次,表面的面衣浸透了汤汁,加上洋葱和鸡蛋的中和,并没有想象中油腻,可轟还是在咽下后觉得反胃。
  
  不应该的,他想。他喜欢的人所热衷的食物,他也想试着去喜欢起来。
  
  可是当他夹起第二块猪排时,胃翻腾着表示着抗议,让他不得不放下筷子。
  
  这种时候就很想吃酸的啊……待会去买瓶柠檬水吧。


————

TBC。

想必大家都知道这是个什么展开了吧

我感到……非常罪恶

现在骨折了比较闲,加上元旦有假,可能更新会勤一点

评论(7)
热度(104)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