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wo Halves Of A Whole·第十五章

  15.
  
  一大早刚起床的时候天就阴沉沉的,这会儿已经在下大雨。不少父母都是披着雨衣撑着伞送孩子来幼稚园的。
  
  每天的开园时间是七点钟,现在已经快八点了,只有小枫还没有来。十四端着碗给最小的孩子喂营养粥,有些心不在焉地牵挂着另一个孩子。
  
  可能临时有事没来得及通知吧……毕竟就在小区里,也不存在堵车什么的……哦,也可能是那小子因为天气太冷赖着不肯起床?嗯,没错,就是这样。
  
  忙着忙着慢慢忘了这件事,只是觉得今天的幼稚园稍微安静了些,直到午休时才想起给小枫的父母打了个电话。
  
  听筒那边一直传来忙音,让十四莫名有些不安,正准备继续打,隔壁班的鹿岛老师跑来找他有事。
  
  直到晚上也没联系上小枫一家,一直安不下心的十四拉着银时两人一起去小枫家,敲门,却没人在家的样子。两人只好暂时把这事搁下。
  
  第二天银时下楼倒垃圾时听见楼下两位老太太在闲谈,鬼使神差地停下来听了听。
  
  “听说四栋有对夫妇前天晚上就失踪了,昨天晚上才在河滩上被打捞起来呢。”
  
  “哎呀,你说的是小枫的爸爸妈妈吧?我还挺喜欢那孩子的。你说年纪轻轻的,怎么就这么扔下孩子不管了呢。”
  
  “听说是男的之前欠了高利贷,被债主逼得紧了吧。哎,小枫那孩子也怪可怜的……”
  
  “婆婆,您知道小枫现在怎么样了吗?”银时从楼底的阴影中走出来。
  
  “坂田先生啊。这就不清楚了,家里多少有些亲戚会收留那孩子吧。”
  
  “哦,那谢谢您了。”
  
  ——
  
  再次见到小枫是在三天后。
  
  粽发的男孩显然瘦了一圈,被两个户籍jingcha带着回到了小区,没有回家,而是直接来了幼稚园。
  
  以往总是熠熠生辉的黑眸子如今疲惫且无神地垂视着地面,眼皮耷拉着,在看见走出来的银时和十四后才稍微有了精神。
  
  十四蹲下来抱住甩开女民警跑过来的小枫,明显哭肿了的大眼睛又泛起了水花,用近乎哀求的声音哽咽道:“十四老师,我不想待在叔叔伯伯家,我、我、我想和老师还有银时老师住在一起,可以吗?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调皮了……”
  
  银时惊讶地看向陪同前来的jingcha,刚才牵着小枫的女警将他拉到一边解释了起来:“小枫这几天都住在父母的亲戚家里,但是这三天已经辗转了四五次……”
  
  银时了然,父母欠了一屁股债抛下孩子走了,亲戚们谁都不想莫名多个负担,相互推诿着,估计也说了不少伤人的话吧。
  
  “虽然孩子还小,但实际情况下要从亲戚中找到合适的监护人是很困难的,毕竟安顿好孩子是最重要的,所以我们破例听从了孩子自己的愿望,他说平常大多时候都是幼稚园的老师们在照顾他。如果您不愿意收养的话,我们绝不会勉强;如果您愿意的话,通过三个月的考察期后我们会正式办理收养手续。您可以好好考虑一下。”
  
  “没问题。”一直安抚着孩子的十四大概是听到了对话,抬头和银时交换了一下眼神,“我们会照顾好小枫的。”
  
  【坂田家人口+1】
  
  ——
  
  男孩沉默地牵着两个大人的手看着他们完成了所有的手续,除了期间一些必要的问答以外,他都垂着眼专心盯着自己的脚尖。
  
  三人走出服务大厅,没有了大厅内温度低得冻人的冷气,上午的阳光让世界更具真实感。
  
  男孩突然跑到两人面前,一脸认真:“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儿子了,‘收养’就是这个意思对吧?”
  
  “不是‘以后’,是‘现在’。嗯,而且你的名字已经是坂田枫了哦。”银时强调道
  
  “那……我该叫银时老师‘爸爸’,叫十四老师‘妈妈’,没错吧?”
  
  “喂,小鬼,我也姓坂田啊,为什么不叫我爸爸?”十四怀疑地看了银时一眼,这混蛋不会趁他不在的时候教了孩子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吧。
  
  “嘿嘿,我就是看出来了~银时爸爸~十四妈妈~”男孩咧嘴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
  
  银时赞赏地揉了揉男孩的柔顺短发。不愧是我儿子,眼光就是这么准。
  
  当晚。
  
  “凭什么你就是爸爸,我就是妈妈了?”十四为上午的事怄了一天气,他难道看起来很像个女人吗?没有啊!无论是身高还是身材抑或气质,他无法从任何一处找出与女性相近的特征。
  
  “你说呢?”银时将手伸进十四的睡衣下摆,往臀部摸去。
  
  “精虫上脑么你!小枫就在隔壁房间呢。”
  
  “你别叫得那么浪不就好了。锁了门他也进不来就是了。”
  
  “唔……混蛋天然卷……”
  
  “十四……”
  
  ——隔壁的坂田枫小朋友被奇怪的噪音吵得一夜没睡好。
  
  ————
  TBC。
  随便来一更好了,略短,这几天更得比较频繁来着

评论(2)
热度(1)
© 绛河 | Powered by LOFTER